首页 > > 103

搖滾先驅查克·貝裏去世

2017-03-21
来源:凤凰网

   美國當地時間3月18日下午,搖滾奠基人、天才吉他手、搖滾詩人查克·貝裏(Chuck Berry)在密蘇裏家中去世,享年90歲。

  密蘇裏警方和急救人員接到報警進入其家中,發現查克·貝裏已無任何反應。當日下午1時26分,查克·貝裏被宣布死亡。

  在查克·貝裏身上有很多個第一。他是第一個為節奏布魯斯和搖滾之間架起橋梁的人(至少是第一個以這樣的嘗試為大眾熟知並接受的);第一個創造了最基本的12小節搖滾solo的樂句模式;第一個在1950-1960年代贏得白人青少年熱烈歡迎的黑人音樂人;也是刷新白人觀眾對吉他表演的既成觀點,讓他們看到一個吉他手可以在舞台上如此瘋狂攝魄的第一人。他的標志性“鴨子步”(Duck Walk)和“搖擺舞”,用之不竭的新鮮詩句和豐富暗喻,還有他那一把出神入化的吉他,是一代代搖滾人的必修功課。

  貝裏演奏吉他。

  “披頭士”(The Beatles)和“滾石”(The Rolling Stones)把查克·貝裏視作曲庫,在貝裏的《Roll Over Beethoven》、《Maybellene》、《Rock and Roll Music》、《Sweet Little Sixteen》、《Little Queenie》、《School Days》和《Johnny B Goode》裏清晰可辨日後搖滾的雛形。

  1986年推薦貝裏進入搖滾名人堂的時候,基斯·理查茲(Keith Richards)的推薦語是:“對我來說談論查克·貝裏非常困難,因為我的每一個音樂樂句他都早已用過。這位紳士是開始這一切的人。”

  米克·賈格爾(Mick Jagger)表示:“他的詞作比別人的更為閃耀,為美國夢投下一縷不尋常的光影。貝裏你如此令人贊歎,你的音樂將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保羅·麥卡特尼(Paul McCartney)稱他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好的詩人之一”。

  成名前曾參與貝裏的那些臨時召集樂隊的布魯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稱他為“搖滾史上最偉大的踐行者、吉他手以及最純粹的搖滾樂創作者”。

  Questlove寫道:“查克·貝裏面前,搖滾無神。”

  “海灘男孩”(The Beach Boys)的布萊恩·威爾森(Brian Wilson)對他的贊譽亦至高:“查克·貝裏把所有的經典歌曲都寫完了。

  美國搖滾樂先驅查克·貝裏

  查克·貝裏的時代,優秀的黑人音樂人才濟濟。他所在的芝加哥廠牌Chess Records旗下即有穆迪·沃特斯(Muddy Waters)、小沃爾特(Little Walter)和“嚎叫野狼”(Howlin’s Wolf)等猛將。

  與他們不同的地方在於,貝裏的音樂事關青少年的叛逆和憤怒,而非成人的夜生活和感情生活。他的音樂裏呼嘯而過燃燒的性幻想和飛馳的小汽車,開闊無盡的公路和激情四射的校園舞會。他幫助一代青少年(白人/黑人皆有)塑造了獨立的自我以區分於他們戰前出生的父母。早在搖滾與青少年的孤立感和反抗權威掛鉤之前,查克·貝裏就已經把張狂的吉他riff、酷烈的鋼琴和弦與撞擊心髒的鼓帶到了白人少年的舞會地。

  1926年,查克·貝裏出生於聖路易斯的一戶中產階級家庭,其父為教會執事。高中才開始玩吉他的貝裏很快便成為派對和舞會的吉他手常客,標志性的“鴨子步”則開始於更早的童年時代。

  長長一生中,查克·貝裏麻煩不斷。黑人的身份和躁動的荷爾蒙輪番將他推入險境。僅僅看他一生中的數次遭逮捕、入獄,便是一部生動的美國黑人境遇沉浮史。

  少年時,他因持假槍搶劫汽車未遂被投入勞改學校三年,失去繼續求學的機會。29歲發布第一首單曲《Maybellene》前,他是有前科的通用汽車工廠流水線上一員。

  1950年代貝裏成為全職音樂人,與另兩位朋友成立一個三人樂隊穿梭於聖路易斯各俱樂部。沒有演出的時候,他還兼任演員們的發型師。

  1955年,貝裏與穆迪·沃特斯和制作人萊昂納多·徹斯(Leonard Chess)的相遇成為其音樂生涯的轉折點。在接下去的幾年中,貝裏把流行元素融入美國南方的鄉村及布魯斯音樂。他的作品開始出現在電台,並通過電波傳至更遠的地方。

  樂迷在貝裏的雕像前獻花。

  1950年代是貝裏的黃金時代,他最著名的單曲如《Rock & Roll Music》、《Roll Over Beethoven》、 《Johnny B Good》皆出自這一時期。

  約翰·列儂(John Lennon)說過一句著名的話:“如果你想給‘搖滾’取另一個名字,你可以叫它‘查克·貝裏’。”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一個黑人的成名總是伴隨麻煩,尤其當他在白人世界獲得影響力之後。1959年,貝裏二次入獄,原因是在密蘇裏一個本地舞會上一個白人女孩親吻了他,他亦報之以吻。很快,一夥暴徒將他圍住。最終,貝裏因“妨礙公共安全罪”被扔進監獄,並交納了700美元的罰款。

  同年,根據曼恩法案關於以不正當目的運送未成年女孩出國境的規定,貝裏被判有罪,入獄20個月。這一次的入獄對他的一生產生巨大影響。在朋友們眼中,出獄後的貝裏仿佛成為另一個人。

  1964年參與其巡演的吉他手卡爾·伯金斯(Carl Perkins)告訴記者:“我從未見過一個人發生如此大的改變。他從前是個很隨和的人,是那種在休息室看到大夥都在場,會開開心心加入其中吹牛打屁的人。出獄之後,他變得疏遠、冷酷而苦澀。這不僅僅是因為監獄生活,還有他所經曆的那些一夜夜的臨時拘留。它能磨掉一個人的心性,逐漸殺死一個人。”

  另一個對查克·貝裏產生巨大影響的事件是他早年經曆的唱片業潛規則和腐敗。這些事件導致了他終身不信任唱片公司,並養成了巡演過程中雇傭本地樂手,與他們現金交易,僅僅在演出前夕才與之見面排練的習慣。

  查克·貝裏的一生中有很多“不打不相識”的朋友。不守規則、桀驁、自負、沖動,這一部分的“搖滾精神”在他身上不僅體現在舞台形象,也同樣表現在為人處世上。

  基斯·理查茲與查克·貝裏長久的友誼生涯中最不缺的就是摩擦。理查茲記得在1960年代因“碰了他的吉他而推我”的小摩擦,事後貝裏誠懇地道了歉。到了1987年,功成名就的二人又在一次排練中因為出場順序而發生爭執。年輕一點的理查茲最終向前輩低頭。

  貝裏與另一位搖滾傳奇傑瑞·李·劉易斯(Jerry lee Lewis)的友誼亦始於一次大打出手。用劉易斯的說法是:“貝裏說他是搖滾皇帝,我說我才是。”

  1972年,東山再起的查克·貝裏發布了他一生唯一一張登頂排行榜的專輯《My Ding-a-Ling》,並持續與搖滾領域的大拿們在舞台上過招。

  在他成功的職業生涯中,麻煩始終如影相隨。

  如果說1979年因稅務問題而入獄四個月尚不是大問題,1990年警方在他家中發現大麻、武器及女士如廁的錄影帶無疑已走得太遠。錄影帶被查獲後,59位女士指控他在自己位於密蘇裏的餐廳洗手間安裝攝像頭。

  諷刺的是,當年作為黑人少年貝裏常因輕微罪名被捕,如今犯下大錯卻僅以120萬美元的罰金了事。

  盡管1979年以後他長達37年未出新專輯,貝裏的巡演事業卻持續至80歲高齡。2000年,貝裏從克林頓總統手中接過肯尼迪中心榮譽獎。

  2016年,他發布最後一張專輯《Chuck》,吉他手和和聲皆由他的孩子們擔任。

  官方聲明中,貝裏對自己相伴68年的妻子托蒂·貝裏(Toddy Berry)說:“親愛的,我正在變老。這張專輯花了我很長時間,如今我可以安心離開了。”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