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张瑞端:让潮州手拉胚壶“基因突变”

2019-05-07
来源:香港商报网

  偶然发现,几位壶友在陆续收罗了系列宜兴紫砂壶之后,移情别恋,悄悄玩起了潮州手拉胚壶,当然,这与他们同时恋上潮州工夫茶有关。但更偶然的发现,他们玩的手拉胚壶都不约而同地出自同一位匠人之手一一张瑞端,后来才发现,所有的偶然都不是偶然。

  张瑞端是当今最用心的将宜兴紫砂壶文化血脉注入潮州手拉胚壶血液,使它完成“基因突变"的匠人,为此,他在宜兴泡了十年。对于文化与壶的关系,他有自己的解读 : 制壶时,往壶里面融入文化,可能就是一件好的作品,否则,就是一个泡茶的器具。

  宜兴紫砂400年,经历代文人的参与,具有相当的文化韵味,这是张瑞端在创作时非常执着去学习的,你不难从他创作的作品中发见。比如,从他的《傲梅》中,可触摸到何道洪大师的风骨;从《竹韵》中,捕捉到民国大师朱可心的踪影;但是他的《孺子牛•壶》、《晨曲壶》以及它的生肖系列等等,又浸透了浓郁的当代设计理念。

傲梅

竹韵

孺子牛·壶

  打破传统手拉胚壶的工艺羁绊

  张瑞端,圈内人都直唤他端端,看上去敦厚而不苟言笑,虽然外出十年,普通话里仍带着顽固而浓郁的潮州腔,完全符合传统的"纳于言而敏于行"的匠人调性。

  据说,人有三条命: 性命、生命和使命,分别代表着生存、生活和责任。

  对于端端而言,制壶,多少有些责任的担当。虽然清末已取消了匠籍制,可是张家从大儒商张登镜开始,嗜茶爱壶的他,开始自制手拉胚壶,却从不卖壶。每逢知已,以壶相赠,算是高级“茶壶票友"。自开堂号“裕德堂”招牌一悬,张家几代供奉并传承,无形中,成为潮州为数不多的老字号壶艺世家。

  端端当属“裕德堂”第四代传人。作为新一代堂主,他改写了三条"堂规":

  首先是飞出凤凰山,栖息在太湖之滨的宜兴丁蜀,潜心学习紫砂壶艺,他转益多师,将宜兴、潮州两地砂艺都收入囊中,尤其是吸取了宜兴紫砂壶打身简、镶接成型等手法,包括引入雕塑、浅浮雕、绞泥丶烧制等工艺,打破传统手拉胚壶的工艺羁绊,将手拉胚壶兼容宜兴紫砂壶的工艺及审美情趣,更加活色生香; 二是开始把茶壶卖出去,接受茶客的市场检验;三是打破“裕德堂”工艺传内不传外的堂规,广收徒弟,创办裕德堂壶艺研究所,传道授业,以他昔日当海军的视野与胸怀,拥抱这小小的一丸手拉胚壶。

  创新工艺研发新材质代有传承

  我们且忽略去历数端端执着一念,一路走来,获了多少殊荣、大奖,顶着多少大师的光环,单说他多年来研发的黑珍珠泥、古铜泥,令手拉胚壶在材质表现上有了新的跨越这一点,便可窥见端端在潮州手拉胚壶工艺创新成就中,所占的一席之地。

  “裕德堂”那块大匾像一把大锁,不但栓住了端端事业上"红杏出墙"的可能,甚至连张家第五代传人张泽峰也被栓住。心无旁骛地坐在拉胚机旁,这位从艺术设计专业毕业的95后新匠人,起步条件自然优越于同龄人,但往往福音就是魔咒,他自然比同龄人多了几重压力,早已习惯了在家族使命与社会压力中负重前行。

  若单纯地说,端端是为了责任,为了市场,苦哈哈的创作手拉胚壶,倒也不尽然,如果说端端是能够将责任和情怀发电的,这我倒认可。

  心理学理论之父契克森哈顿曾提出过“心流"理论,是说,当一个人全心投入到一项有难度、有趣味、有价值的工作过程中,会达到一种忘我的、兴奋的、完美的内心体验,我想,这就是端端这种匠人,在创作一件心仪作品时的化境。可以想象,端端在创作手拉胚壶时,一定会产生这种迷人的"心流"状态,这也是他高于常人的幸福感。

  人物简介:

  张瑞端,正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美艺术大师、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广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紫砂艺术中心主任研究员、潮州市裕德堂壶艺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肖靜文]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