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大師丹青妙手塑美夢

2019-05-16
来源:

 含蓄、寫意乃國畫的特色,很多時候觀賞國畫須要慢慢品味箇中意思,才能領略畫家寄託的個人情感和心中意境。即日起至7月中旬,一新美術館舉辦展覽「丹青夢:一濤居藏品」,展出「一濤居」所藏的近50幅國畫作品,包括22位清初至現代國畫大師的作品,通過畫作內容、技法、題識等領悟當中蘊含的「丹青夢」。  文:Janice

 

林風眠作品《山林人家》。

 

畫出心中意境

古時,丹青指繪畫所用的色彩,現時丹青成為國畫的代稱。是次展覽為何叫「丹青夢」?皆因國畫多數不拘泥於「寫實」或神似,而是講求「寫意」、抒發畫家的所想所感。在展覽開幕禮上,一新美術館總監楊春棠對記者表示:「『丹青夢』的名字很浪漫,夢有分美夢與噩夢,但國畫中的夢均是美夢,古時的人便是用繪畫來保存自己的美夢。」

楊春棠希望參觀者在欣賞名作時,可以多角度看。 (Janice攝)

展品的題材眾多,均將心中美好的意境、個人情感寄託在畫中。如展品《苕溪詩意圖》,該畫由石濤所寫,高逾3.5米,記者現場所見,展廳高度有限,令該畫未能完全展開。畫作描繪了北宋文人米芾在苕溪探望朋友的情景,是石濤為了追思米芾創作的。據楊春棠介紹,此畫根據米芾的六首詩創作,現場未能展示的畫作上方正題上了米芾的六首詩,「石濤非常大膽地用畫去表達詩作,且只截取適宜的『景觀』入畫。」此畫雖是畫家憑藉想像而作,卻繁而不亂,線條粗幼有序,作品更獲饒宗頤題跋。

石濤作品《苕溪詩意圖》,1694年。該畫屬石濤罕有的巨幅作品。


張大千的創作情況則與石濤全然不同,眾所周知張大千的作品中經常出現石青或石綠色,現實中的山水鮮有這種顏色出現,「張大千在創作後期因眼疾而導致視力不清,他卻沒有因此放棄繪畫,而是開始使用潑墨兼潑彩技法。」楊春棠補充道。這使張大千的作品變得更「寫意」,展品《青綠山水》及《秋山紅樹》便能看到他如何創作出生機勃勃、恍如仙境的山水世界,寫出自己的心中世界。

張大千作品《秋山紅樹》。


待參透的正能量

細心的讀者或會發現,國畫家甚少寫戰爭或悲鳴的題材,描繪的均是內外皆美的事物,將希望放置畫中。馬駘寫的《松鹿靈芝》講述了簡單的故事,鹿找到靈芝。在傳統觀念上,鹿能找到靈芝,代表長壽健康,惟現實卻非也。因此,馬駘所畫的並非現實,而是他的夢,且希望成真,故畫出心中盼望。畫家將雙鹿、松樹、靈芝及山石瀑布描繪得宜,畫面布局令觀者一眼看到雙鹿,隨後看到其他景物,具立體感。布局同樣充滿巧妙之處的還有楊善深、饒宗頤繪的《落紅不是無情物》,饒宗頤將樹幹寫於畫面右上方,光禿的柳枝還有不少飛白的部分,讓人感覺零落、寂寥。楊善深只是在枝條旁加了幾朵紅花瓣,就令整個畫面變得靈動,也回應畫中詩句「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楊春棠認為:「落紅不是無情,而是有情。花瓣凋落,是變成花肥,也是再生。」如同詩人自喻為落花,即使離開官場仍能報效國家,落下的花瓣能再次變為養分。

楊善深、饒宗頤作品《落紅不是無情物》,2001年。

華喦作品《山水花鳥圖冊冊頁(12)》。


徐悲鴻所寫的《雪景》則擁有另一番正能量,此畫描繪喬戈里峰,是喀喇昆侖山脈的最高峰。不同古人所寫的雪山,徐悲鴻運用了西洋水彩的技法,不以線條勾勒後敷色,而是烘染出雪山的明暗向背,富有層次感。畫中的禿枝寫意,如同國畫中的「鹿角枝」,似是積極向上的意思。而在展廳中,還有不少大師將自己的希望寄情於畫中,但是傳遞的是何種正面信息,還需要觀者一探大師筆下的「夢」。

徐悲鴻作品《雪景》,1940年。

 

展覽詳情
日期:
即日起至7月13日
時間:
星期二至星期六上午10時至下午6時;公眾假期休館
地點:
九龍觀塘海濱道165號SML大廈4樓一新美術館

[责任编辑:副刊]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