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鑪峰遠眺】「愛國者治港」須確立新思維
2021-11-25 01:07:00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黄丽盈

    周八駿

 《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總結一百年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偉大奮鬥所積累的寶貴歷史經驗,這就是: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人民至上,堅持理論創新,堅持獨立自主,堅持中國道路,堅持胸懷天下,堅持開拓創新,堅持敢於鬥爭,堅持統一戰線,堅持自我革命。十個方面,其中兩個:堅持理論創新和堅持開拓創新,都強調創新。這兩個方面的創新,都包括中國共產黨提倡和實踐「一國兩制」。

 如今,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施行香港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後,繼續推進「一國兩制」,是否還必須「堅持理論創新」和「堅持開拓創新」?回答應當是肯定的,而且,首先需要做的,是克服關於「愛國者治港」認識和實踐的分歧。

 克服關於「愛國者治港」的分歧

 分歧大體有三種。一種是關於政治團體定位的矛盾。若干政治團體既以為自己屬於愛國者,卻又保留「非建制派」的標籤。在香港,眾所周知,「非建制派」是「拒中抗共」政治團體的代名詞。如今,「拒中抗共」政治團體式微,「非建制派」標籤應當被送入博物館。

 另一種是關於「愛國者」標準的故意混淆。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今年2月22日講話,提出關於「愛國者」的基本要求,和關於身處特區重要崗位、掌握重要權力、肩負重要管治責任的「堅定愛國者」的更高要求。在香港,一些人口頭上接受夏主任的闡述,但在實際上堅持所有業已加入特區管治架構者均符合關於「堅定愛國者」的更高要求。按照這些人的觀點,香港貫徹新選舉制度,推行「愛國者治港」,只要把「拒中抗共」政治團體趕出香港立法會就足矣。的確,「拒中抗共」政治團體不僅退出第六屆立法會延長一年的運作,而且抵制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於是,關於香港政治已進入歷史最好時期的觀點似乎符合實際。其實,這種觀點掩護混入特區既有管治架構的「潛伏者」、「偽裝者」,企圖阻止「愛國者治港」深入。

 再一種是關於「愛國者治港」的願景。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今年6月12日講話中指出:「推進『一國兩制』事業,必須堅持和維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全面深入貫徹「愛國者治港」,構建香港管治新格局,最根本的一條,就是加強和完善中共中央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領導機制。這樣的機制,必定不同於內地各省市自治區,但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必須同樣接受中共中央領導是確定無疑的。然而,有些人認為,香港需要構建愛國者管治聯盟,在中央和特區政府領導下運作。這種觀點存在兩方面缺失。其一,把特區政府與愛國者管治聯盟相區別,沒有把構建香港管治新格局的重心置於特區政府,而是談論愛國愛港陣營中各政治團體如何建立加強思想和政治上的團結。其二,把中央與特區政府一起置於領導位置,而忽視中央既建立和完善領導特區政府的機制,也建立和完善領導愛國愛港陣營包括各政治團體的機制。

 思維慣性產生錯誤認識

 產生上述錯誤認識的重要原因是思維慣性。在香港,不少人依舊囿於傳統思維。其中最具影響力的,一是對愛國愛港中堅力量的偏見,二是對傳統精英的迷信。

 對愛國愛港中堅力量持偏見者,是看不到香港回歸祖國以來,愛國愛港中堅團體在政治上顯著進步,是不願意相信愛國愛港中堅團體會在參與特區管治過程中經受鍛煉和考驗,不斷提高思想政治水平和管治才幹。

 傳統精英中間不少人,面對香港急劇變遷的內部局勢和外部環境,無法與時俱進。有些人在九七前就與美英等西方若干國家建立並長期保持密切的經貿或專業聯繫,對美英與中國關係急速惡化感到不適應甚至幻想超脫;有些人接受西方教育,認同西方價值觀,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中國共產黨缺乏理解,對國家主體的價值觀感到陌生甚至格格不入。

 「愛國者治港」,必須以愛國愛港中堅力量為主要骨幹,觀迎傳統精英轉變觀念、積極加入。這一切,要求香港社會各界摒棄思維慣性。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