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港青講港】由國情教育開始 重建青年向心力
2021-11-30 00:10:20 來源: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程向明

 根據警務處資料,2019年上半年被捕的青少年罪犯數目為1234人,是自2011年以來最低,但下半年的情況卻急增146%,令全年總數高達4268人,成為了「非法佔中」後(2015年以來)的高峰。由此可見,2019年6月爆發的修例風波中,有大量青少年參與反政府的激烈行動,令香港又再跌入動蕩和混亂的時代。幸而,中央政府先後頒布香港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令香港重回正軌、恢復穩定,但社會各界決不能掉以輕心。政府必須認真反思,對症下藥,才能真正做到亡羊補牢。

 國教缺位致青年與祖國疏離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身份認同調查數據顯示,認為自己是「廣義中國人」的18至29歲人數比例,在1997年回歸後的31.2%上升至2007年中的33.2%,基本維持不變。適逢香港回歸十周年,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視察香港,並表明「我們要重視對青少年進行國民教育」。此後,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將國民教育納入施政報告,並嘗試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以完善國民教育體制,從根本上防範青少年對國家產生疏離感。可惜,國民教育最終胎死腹中,18至29歲青年人認為自己是「廣義中國人」的人數比例亦暴跌,到2017年僅錄得3.1%。

 青年人的身份認同水平急劇下跌,不單只體現在調查數據上,更反映在社會運動的參與上。參照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發表的《傳媒時事輿情研究(2013)》,當年形成的「進一步推動隔離主義、挑戰中港融合」的媒體評論,可謂是本土分離主義的萌芽點。隨後,2014年的違法「佔中」,開始有較多青年學生參與其中,並公開挑戰中央政府對港管治的絕對權威。2015年的七一遊行,隊伍牽頭的龍獅旗,以至2016年旺角暴動和立法會選舉,這些都反映「港獨」勢力趨向激進化、企圖奪取香港管治權。由此可見,自推動國民教育失敗,反動勢力更加肆無忌憚地公開挑撥香港市民與祖國的關係,造成日後愈趨激烈的亂局。

 國情國安教育刻不容緩

 青少年在成長階段必然面對許多挑戰,其中朋輩壓力、媒體渲染等因素亦成為部分人誤入歧途的原因,正如修例風波被捕者冼嘉豪所言,「如果我有機會跟年輕人談話,我會告訴他們不應訴諸暴力」,他因為一時衝動而身陷牢獄,造成一生追悔莫及的遺憾。這種遺憾絕非個別案件,而是在黑暴風潮的渲染下,成為社會的「共同傷痛」。根據保安局數據,修例風波中被捕的過萬人中近四成是學生,其間約有1800名18歲以下未成年人被捕。2020年1月至3月青少年犯罪率則較2019年同期急增近109%。這些令人震驚的數據,充分反映了香港青少年的法治意志薄弱,確實值得我們正視和反思。

 筆者認為,要根治青少年對國家的疏離感,必須從國情教育和國安教育兩方面入手。前者讓學生了解國家發展的現況,從而建立抵禦反動派抹黑和污衊的「抵抗力」,後者令學生掌握自己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使命和責任,並與祖國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參與到抗擊反動派、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行列當中。對學生而言,沒有任何舉措比在測考中取得好成績的誘因更吸引,由此建議政府積極探討將國情教育、《憲法》及《基本法》教育、香港國安法教育定為中小學的必修內容,並將之納入課程及考試範圍。同時所有學生均需要在中小學畢業時,在相關考核中取得合格成績,以此建立健全並與「一國兩制」相呼應的課程體系。為了深化國家安全教育的成效,政府應在各中小學設立國情教育統籌主任一職,旨在參照目前的《國家安全教育課程框架》,在各個學科中加入國安教育的元素,統籌一套完整全面的國家安全教育體制。(作者:政賢力量青年時事評論員 盧明傑 圖:中通社)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