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青花梧桐芙蓉穿枝牡丹紋天球瓶的藝術賞析與探討
2021-12-31 10:43:33(更新時間:2021-12-31 10:43:00)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杨颖婕

 新中國成立後,青花得到黨和國家的重視,大力發展生產和研究改進提高質量。先後大批製作了青花的建國用瓷,出國展覽瓷、國家用瓷和建國十周年用瓷等,顯示出青花藝術的無窮生命力。

 時間研判暨作者考證

 1965年,以在新平瓷廠(人民瓷廠前身)掛點的輕工部陶研所專家王希懷(青花大師王步之子,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為主,參加人員有羅賢初、張彬、秦紹雄、劉書閣等,幫助該廠對傳統「青花梧桐山水」畫面進行大量改進和實施配套工作,將原來較為繁縟複雜的「清乾風」調整修改為更加簡練、更為規整、更講究青白關係、濃淡關係和實對比關係的新畫面,梧桐樹的篇幅也有增大。該畫面由江西省陶瓷工業公司專家論證審批後最終定案。本作品青花梧桐就呈現了創新成果。

 1968年,傅堯笙在景德鎮人民瓷廠美研所工作期間,有一次閱讀王勃的<騰王閣序>,一種創作的衝動油然而生。他當即展紙揮毫,按《騰王閣序》詩意,結合「江西八景」中的章江門風景,並參考傳統畫面,幾易其稿,成龍配套出一套新的日用瓷裝飾畫面。他根據餐具的不同器型,採取圖案裝飾手法,分別將「石橋行人」、「花鳥林木」、「樓台亭榭」、「層巒疊嶂」、「波光水影」、「雁陣漁舟」等景物巧妙地組合其中。本作品勁部對稱小開光就體現了傅堯笙先生的成果,尤其是青花梧桐更體現了其藝術風格。

 青花梧桐芙蓉穿枝牡丹紋天球瓶陶瓷繪畫上有明顯的傳統陶瓷繪畫的繼承和延續,屬於60年代末岀口展覽瓷。屬於人民瓷廠美研室出品,從歷史資料來看,當年人民瓷廠不僅有陶瓷界有影響力的聶杏生、傅堯笙、魏榮生等身懷絕技的藝術大師,尤其是聶杏生他的藝術特色與王步兼工帶寫的風格迥然不同,他多用雙勾分水法,以圖案化的處理手法塑造人物、動物和花卉蔬果,用筆工整細膩,構圖豐滿嚴謹,分水均勻規整,作品裝飾意味強。綜上所述,該作品是岀自大家之筆,傅堯笙先生作品。

 作品藝術成就

 作品為天球瓶,高51公分,瓶勁14公分,擁有完善的曲面弧度,卻挺拔端直,觀之軒昂,瓶勁繪如意紋,通體大部分手工繪製青花芙蓉穿枝牡丹紋,盛開的芙蓉和茁壯的枝葉穿插得生動自然,雄健有力,剛強奔放的線條,不僅表現了青花藝術傳統的風格,而且給人以朝氣蓬勃,熱情奔放的感受。由於作者匠心,熟練使用青花色料,功力深,經驗多,對全局牽來繞去的線條,難以找出積料瑕疵。手摸眼望,平滑光潤,青翠明朗,四種濃談不一的料水,暈染得發,便單一的色料,表達出「枝幹茁健,花朵艷開,葉脈清晰,層次可辨」的效果。

青花瓷01.jpg

 本作品勁部對稱作小開光,繪《雁陣漁舟》,腹部通體繪對稱大開光《青花梧桐》,兩個開光構圖不盡相同,梧桐樣式大有變化;畫中梧桐枝葉婆娑,生機盎然,虯枝蜿蜒於瓶頸之際,使得畫面構圖飽滿;另一開光繪《五倫圖》或《倫敘圖》,地上洞石錯立,牡丹橫欹而出,悠然妍放,盡顯春風中搖曳俯仰之姿,雌雄祥鳳互相對視,雙足佇立,展翅回首,作歡快啼鳴狀,鳳眼犀利有神,氣宇非凡。繪畫細膩,處一絲不苟,均以細之筆觸點涂輕畫,將鳳之絨毛和羽毛的質感表現得極為逼真,其情態之傳神,絕妙。另外,蒼枝之渲染,疊石之層次,均體現出強烈的立體感,展示高超的繪畫技巧。所繪青花出色穠妍,於瑩白滋潤的釉面映襯之下,益見清雅逸致。從青花釉面發色來看,屬於柴窯燒,釉面肥潤;使用了上等的德國進口青料,呈色青翠而沉穩、分水層次豐富,胎質釉質更細膩。圖案邊角用兩條優美的邊線組成,配上一朵芙蓉花,顯示了瓷質材料的美。底為仿康熙的雙圈款,白釉與色胎圈足中有修足。可惜瓶本身有一小窯裂,從胎體中自然帶來。

青花瓷.jpg

 建國初期優選陶瓷圖案歷來是景德鎮陶瓷藝術重要組成部分,其豐富程度體現了文明古國的審美情趣和積澱,是中華文化與景德鎮陶瓷藝術的獨特創造。比如,「建國瓷」由中國工藝美術學院的許多教授如:梅健鷹、祝大年、高莊等人的設計,多數是按照當時國家領導人的喜好,在傳統的青花紋飾上作了大量的改進,比如將纏枝蓮改為梨花、梅花、辛夷花、菊花、芙蓉花等圖案。本作品從題材的確定,從器型的選擇到製作的匠心,不僅僅代表他們個人的喜好,而是將國家的審美,完美的融合到製作中。在紋飾上取材於寓意幸福、吉祥的民族圖案,注重圖案化的形式處理和層次結構,造型方面摒棄傳統老調,呈現了端莊典雅、樸素大方、飽滿圓渾的藝術特色和具有中華民族氣質的藝術風格。有清一代御瓷中裝飾類似題材最早可追溯至康熙皇帝六十大壽的壽禮瓷,例如上海博物館藏品【康熙 五彩丹鳳朝陽圖盤】,在《上海博物館藏康熙瓷圖錄》頁132,彩圖90可見。

 青花梧桐芙蓉穿枝牡丹紋寓義頗見一番深意。梧桐為樹中之王,鳳凰為鳥中之王,牡丹為花中之王,芙蓉為富貴榮華,四者齊聚,祥瑞之兆也。鳳凰有君子之德,是呈現吉祥的神聖之鳥。梧桐也被賦予代表天下太平,政治清明的祥瑞之物。鳳凰與梧桐二者之融合早在三千多年前的《詩經》中就已經出現。《詩經·大雅·卷阿》:「鳳凰鳴矣,於彼高崗,梧桐生矣,於彼朝陽」。另外,牡丹為花中之王,寓意富貴。 芙蓉花是新中國非常喜歡的裝飾紋樣,其諧音為富貴榮華的意思 ,歷來芙蓉花的寓意都離不開富貴榮華的比喻。魏晉時期的詩人文或士曹植、潘岳、鮑照均作過《芙蓉賦》直至唐代,荷花還常被叫作芙蓉。傳統「五倫」對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應該汲取的寶貴傳統文化資源。

 芙蓉穿枝牡丹、五倫圖、青花梧桐結合是建國以來罕見的,象徵着美好、光明和幸福、富貴榮華。做為新中國青花梧桐芙蓉穿枝牡丹紋圖案寓義上超過元代、永宣時期青花藝人的筆意。本作品寓意一切政權盡歸共產黨,眾望所歸,感恩共產黨,謳歌社會主義優越制度,具有濃郁的中華民族藝術風格,突顯了新中國欣欣向榮,奮發向上的精神風貌,渴望人才盡快報效祖國,施展才華的大好局。

 新中國瓷器是從中國燦爛輝煌的陶瓷文明史一路走來的,通過瓷器燒造成就的又一瓷器文明高峰。青花梧桐芙蓉穿枝牡丹紋天球瓶向世人展示了紅色年代的獨特記憶,裏面有憑着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對政治的見解,把自己的想法和觀念融入到瓷器繪畫裝飾藝術中,是時代的產物,多方面探討它的內涵及背後蘊藏的各種價值,重溫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與火紅的年代,對於弘揚陶瓷文化,繁榮藝術創作,促進新時代文藝產品和推進景德鎮試驗區建設都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記者 王娜 李金宇)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