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
有片 | 香港海關一姐專訪(上) 勁過TVB劇集 勇探毒穴出生入死
2022-01-11 15:22:26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黄丽盈

 喬裝打扮、上山下海、飛車追擊,這些好像電影般驚險的片段,何珮珊都經歷過。在把關30年後,她成為了香港開埠以來的首位女關長。

 這位海關一姐直言,自己是土生土長的海關人,和部門的感情已無法分割,「海關肯定是我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也因此認識到我先生,似乎都是不錯的安排。」她強調:「性別在香港海關不是優勢,也不會是障礙!」

 何珮珊的名字注定要載入香港的史冊,她用「榮幸」形容這份榮耀.「大家都會覺得很難得,一個女性海關人員在一個紀律部隊做到一個首長的位置,但說真的,我走到今時今日這個位置不是我個人的努力,是我遇到很多好老闆和前輩,給了我很多機會,幸運的,我把握了,有所發揮,同事亦非常配合和支持,才會產生第一個的女關長。」

 任命宣布後,何珮珊成為了勵志典範,鎂光燈都集中到她身上,「其實我小時候並沒有甚麼理想,懵懵懂懂的,家人希望我努力讀書,不要學壞,如果可以長進,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那就最好!」她坦言,沒有想過自己會加入海關,更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做到關長這個位置。

 大學畢業後,何珮珊「長進」地成為一名會計師,但從小到大都是「男仔頭」的她嫌悶,轉去投考海關,還好,家人沒有反對,「雖然辛苦,可能會有危險,但家人看見你做得很開心,很有滿足感,會覺得你的付出都值得,你喜歡才會很有拼勁地做,所以相當支持。」

 入職不久,上司看中了何珮珊的會計專長,調派她去做財富調查,「即是洗黑錢的調查,當時老闆覺得,通常讀會計出身的人都對數字比較敏感,洗黑錢調查正正需要這方面的專業才能。」之後她就一直留在情報調查部門,輾轉做過毒品調查,打擊侵權和打私等,一做便是30年,其中在毒品調查科的經歷令她印象最深刻。

 回想剛接手毒品科時,科裏的每個人年紀都比她大,何珮珊坦言,壓力很大,「別人覺得你只是靚妹,我會有一些壓力,覺得是一個挑戰,因為你去到是別人的老闆,但你的經驗和知識亦不是特別強,要如何在短時間去掌握緝毒的知識呢?」於是她不懂就問,和前綫同事經常交談,尤其是緝毒的老前輩,「你聽多了,再加上實際經驗,將這些知識經驗轉化成自己的工作策略,你就會覺得更加得心應手。」

 最令何珮珊印象深刻的是元朗大麻種植場案件,當時手中只有主腦一張陳舊的照片,盯睄多時都沒結果,最後有同事憑着金睛火眼,終於在毒販家附近捉到這個和照片上己很不相似的嫌疑人,又攀山越嶺,上高山偵察布局,又扮鬼扮馬,入到保護意識很重的八鄉調查,最後破了當時歷史上最大的大麻場,又再順藤摸瓜,拿下兩個小的大麻場。

 期間,還要追車毒販,險象環生,但她直言,值得!「工作的滿足感就是,你花光了你全身力量,全程投入,整個團隊都向着同一目標,那個感覺相當好,當你經過長時間的跟蹤調查,真的讓你破了一單很大的案件,那個開心的程度,是你幾日幾夜沒有睡覺都不會計較的。」

 事隔多年,憶述起當時的情況,何珮珊仍眼光閃動,臉上有掩不住的激動。她嘆言,緝毒的工作很特別,「每一日很長時間和隊員一起,見他們多過見家人,是非一般的兄弟姊妹感情,是出生入死的感情,我覺得走過一趟毒品調查科,所有的見識,對我日後,無論在任何一方面的工作,都很有用。」

 前綫的歷練,造就了今天的女關長,但30年前,何珮珊剛跨入海關大門時,女生可沒有這麼好的發展機會,基本上都是負責一些文職,行政支援的工作,是後來有一些女前輩主動涉獵前綫工作,表現得出色,才讓長官覺得女生也可以挑大樑,做一些嚴重罪案的調查,女生才慢慢開拓了新的發展方向。

 時至30年後的今天,女生已在海關撐起了半邊天,「女同事不只在口岸執法,還經常獨當一面,在大型行動中做指揮策劃!」何珮珊認為,想要有好的發展,關鍵要跳出自己的舒適圈,勇於接受挑戰和嘗試不同的工作,才能更容易開發自己的新天地。「到了今時今日,男性同事和女性同事無論在職位調派、培訓和晉升機會是一樣的,性別在香港海關不是一個優勢,亦不會是一個障礙。」

 就算是成為了海關一姐,何珮珊仍認為,管理治上沒有性別差異,「我相信我的同事從來不會介意首長性別是什麼,反而會更想要一個接地氣、能夠明白他們,當他們遇到困難和挑戰,會盡方法幫他們解決的管理層。」

 統領7000關員,她的座銘就是重視內部溝通,要求管理層要經常外出接觸前線人員,幫他們排憂解難,同時,要紀律嚴明,賞罰分明,「要令同事知道你的要求是什麼,相信在管理上就會比較容易得心應手。」

 回望30年的海關生涯,何珮珊笑言,從做會計專業轉去紀律部隊,自己做了正確的選擇,感恩所有的老闆和合作過的前輩,「有他們的支持和鼓勵,我才可以做到這個位置,我亦因為做紀律部隊認識到我先生,似乎都是一個不錯的安排。」她說,很多人做紀律部一做就是一輩子,「我是土生土長,亦是海關一代代培育出來的,和部門的感情無法分割,海關一定是我人生一個很重要的一部分。」

 從基層前綫做到了海關的最高位置,何珮珊會否規劃轉戰其它部門,再更上一層樓?她直言,自己沒有想得這麼長遠,「我也是剛剛埋位兩個月,不如做好現在的工作,策劃部門的未來發展,這才是當前急務。我希望有更多、更大的貢獻!」(木子 羅璇 孔巧倩)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