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藝術】以鳥蟲篆寄團圓之意
2022-01-19 16:19:21 來源:香港商報副刊 責任編輯:副刊

 古文字經歷長時間演變,總是帶有另一番韻味,鳥蟲書是具藝術感的古文字,這種獨特的字體於中國春秋中期至戰國時代盛行於中國南方,字形類似鳥蟲魚的形狀,故以此命名。譚炯興使用多種古文字創作,包括鳥蟲書,藉以寄託愛國情懷。 

 筆畫屈曲如蟲的鳥蟲書,被藝術家譚炯興以篆刻方式呈現。譚炯興的篆刻自學成才,採用的文體廣泛,包括甲骨文、元朱文等,作品古樸、清秀。譚氏的篆刻不拘於傳統派別,力求創新,刀下的字刻不僅活潑靈動,別具匠心,更展現出深厚的篆雕功力,作品並曾於28個國家與地區展覽。譚氏表示:「賞心悅目的美感,需腳踏實地,我認認真真地秉承優秀的傳統,又不斷創新,從嚴謹中求活潑,粗獷裏見嫵媚。」

譚炯興刻畫印章的大多是振奮人心的詩詞。

譚炯興作品《只爭朝夕》清秀淡雅。

譚炯興篆刻作品《勿失勿忘》,藝術家會根據文字的字義,刻畫不同字體的印章。

 譚炯興的新作多以鳥蟲書為主,他刻畫的字體蜿蜒盤旋,或以鳥形作裝飾,外觀精緻典雅,不但有《如意吉祥》、《吉祥》等意頭好、適合祝賀新春的作品,亦有不少藉刻畫詩詞抒發自己愛國情懷的篆刻。作品《不信千年神明胄》出自梁啟超的《賀新郎‧昨夜東風裏》,這首詞描寫詞人深切的懷國、救國之情,「不信千年神明胄」一句交代了詞人堅信中華兒女報國的決心。作品《蝴蝶不傳千里夢》的全句為「蝴蝶不傳千里夢,子規叫斷三更月」,出自於辛棄疾的《滿江紅‧點火櫻桃》,意即鄉夢傳不到千里之外的家鄉,只有杜鵑的淒鳴劃破黑夜。詞中的愁緒同時反映當下許多人的內心寫照:疫情的肆虐使身處異鄉的親朋戚友不能相聚,在外漂泊的打工仔無奈滯留當地,有家歸不得。但譚氏靈動的篆刻卻為此詞添了另一番韻味,彷彿寄望不久的將來蝴蝶不須再千里傳夢,離鄉別井的人能早日歸鄉,與家人團圓,共迎新春。 (記者:Janice、Ruth)

譚炯興作品《如意吉祥》。

譚炯興作品《觀自在菩薩》。


譚炯興作品《不信千年神明胄》。

譚炯興作品《蝴蝶不傳千里夢》。

譚炯興作品《不離不棄》。

譚炯興作品《問春水干卿何事》。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