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
有片|「深港雙城記」系列之一:香港建設北部都會區釋放什麼信號?
2022-02-18 08:21:35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谢烨挺

 編者按:深圳向南,香港向北!隨着深港聯繫日趨緊密,本報特別策劃推出「深港雙城記」系列融合報道,以深度訪談的方式,對話粵港澳大灣區及海內外各界精英和意見領袖,解畫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背景下,深港「相向而行」、融合創新的廣闊前景和未來。敬請垂注!

 從香港元朗眺望對岸,是深圳中心區繁華的都市天際線,深圳平安金融中心分外醒目;在香港北部的新界、元朗,大片未開發的土地,與對岸深圳成熟的都市區形成鮮明的對比。而在未來十數年,這種反差極大的景象或將被打破。

 2021年10月6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本屆任期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提出建設「北部都會區」構想,將在新界北興建90萬伙住宅單位,供250萬人居住,並建造5條新鐵路,打造3萬公頃北部都會區,引入「兩城三圈」概念,融入大灣區發展。這一前所未有的規劃方案,令人眼前一亮,也給大灣區發展帶來巨大的想像空間。各界紛紛憧憬,這一構想釋放了怎樣的信號?又將給香港、深圳以及整個大灣區帶來哪些不一樣的機遇?

 香港釋放融入灣區重要信號

 為港深未來融合發展定調

 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創院院長海聞向本報表示,香港提出建設北部都會區,首先釋放的是香港要進一步跟內地融入的信號,因為香港過往的主要中心區都是在維港兩岸,現在想要建立一個新的中心區,把香港的很多創新企業和高等教育等業態放在更加靠近深圳的這樣一個地方,這種地理位置的靠近本身也是一種信號,就是希望將來能夠把香港的經濟、教育、科研、金融更多地跟大陸(內地)融合。

 「這不僅僅是一個地理上的靠近,實際上確實是一個明確的信號。」海聞強調說:「這一點確實是香港回歸以後的一個重要的轉變,可能跟近幾年的變化也有關係,至少通過這段時間的經歷讓香港更加認同:香港的發展,跟中國內地的發展必須緊密地融合在一起,而且必須藉助內地的這種經濟發展和巨大的市場潛力,來推動香港的進一步的轉型和發展。我覺得信號還是比較明確的,那麼同時我也認為是一個非常明智的做法,因為香港在這塊地區實際上還是屬於待開發的地區,而且這塊地方離深圳又很近,所以通過開發既更好地利用了資源,同時也更好地靠近了整個內地,跟深圳進一步融合。」

 在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港澳及區域發展研究所所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張玉閣看來,香港提出建設北部都會區是香港發展史上的一個重大事件,因為香港自開埠以來,一直是圍繞維港都會區來發展,而在維港都會區與內地之間,是一大片未有開發的空白。如果說是歷史形成了香港過去這種單一集合的發展模式,那麼北部都會區概念的提出,實際上是代表着香港整個發展思維、發展領域和發展戰略的一個調整,這意味着在維港都會區和深圳中心區之間的一大塊空白地帶將會崛起。

 「發展北部都會區,對香港來說就是由單一集合變成了雙集合,雙集合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上也是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或者說深度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一個重大舉措。」張玉閣向本報如是表示。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政策與實踐研究所所長肖耿向本報表示:「香港特首林鄭提出的關於北部都會區的發展,對香港和大灣區都非常重要。」

 他分析說,從深圳河兩岸看深圳和香港,基本上有高樓大廈的都是深圳,在香港這邊基本上是農田和魚塘,這個主要是由於歷史上在港英政府時期,基本上北部是一個緩衝區,是沒有發展計劃的。林鄭提出來的方案,實際上是從未來發展的方向上,改變了香港過去的傳統,所以對香港和深圳未來的合作與融合都是非常重要的。

 深港融合創新輻射灣區

 提升大灣區國際競爭力

 在香港科技協會副會長、廣東省數字產業研究院院長李德豪看來, 香港特首提出「兩城三圈」的建議,對於香港人的震撼其實不亞於內地。原因就在於,香港自回歸以來,始終都沒能打破兩地的界限,無形的一個隔離牆將香港同深圳分離得好遠。

 他說:「從粉嶺坐一個站去上水,坐兩個站去羅湖,看起來距離不遠,但其實是一天一地。原因是在港英政府時期一直在製造一種隔膜,讓香港人不能感受到中國是自己國家的感覺,在香港回歸之後,在很大程度上也未能打破這種隔膜。」

 他表示在兩地隔膜的情況下,香港的創新是帶動不到大灣區的。而建設北部都會區、構築大灣區「兩城三圈」,將令到整個大灣區發展非常之有潛力。有了這個政策指引,未來大灣區將成為數字科技的重點城市、重點區位,國家數字科技的標準都會以大灣區為領先。

 早在2007年時,張玉閣所在團隊曾經做過一個課題,裏邊就提到了在香港和深圳之間有一大片屬於新界北的未被開墾的土地,在他看來,這個地方其實是粵港澳大灣區或者說粵港澳最具有價值的一塊空間。

 「這個空間就意味着什麼?它屬於香港,但是鄰近內地,鄰近深圳,鄰近廣東,如果這個地方一旦發展起來的話,那麼它和香港和內地的這種協同也好,一體化也好,融合也好,都會加快,也會更加緊密。」

 張玉閣進一步分析說,在實施香港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之後,香港推出北部都會區這一重大戰略,意味着整個大灣區會形成三方的合力,它在國家戰略中的地位,在代表國家參與全球競爭的功能和實力會大大增加,意義非常重大。

 他表示:「北部都會區建設不僅僅是香港的一個重大決策,它也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大工程,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應該上升為國家戰略。」(策劃、撰文:李穎;攝像、剪輯:謝燁挺)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