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深度報道】美元升值勢如破竹 新興市場經濟體承受壓力
2022-05-21 00:45:35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高心云

    在地緣政治衝突升溫和美國聯儲局大幅收緊貨幣政策的推動下,2月底以來美元升值勢如破竹,美元指數一路衝破105點,創下20年新高。強勢美元之下,過去作為避險資產的日圓不再是「香餑餑」,近期一瀉千里跌至20年新低;歐元、英鎊等亦紛紛大幅跳水;人民幣從4月下旬開始不再堅挺,短期呈現出單邊快速貶值的態勢。

    受訪專家認為,在聯儲局升息及縮表的推動下,美元「一枝獨秀」的局勢料仍會持續,美元回流或令新興市場經濟體承壓,一些國家或許要打響貨幣的保衛戰,而人民幣短期急挫並無遠慮,未來會回到雙向波動的常態。

    美元指數一路高歌猛進

    為抑制居高不下的通脹水平,美國聯儲局在今年3月和5月分別升息25和50個基點,並表示將於6月開始縮減規模接近9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此外,從聯儲局官員近期的表態來看,6月和7月各升息50個基點已基本達成共識。

    在俄烏爆發軍事衝突和美國聯儲局升息步伐加快等因素的助推下,衡量美元對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今年以來一路高歌猛進,並於5月13日一舉衝破105的高位,創下20年來新高。如果從2021年5月25日階段性低點89.6開始計算,美元指數至今已累計上漲逾17%。

    從美元指數構成來看,歐元與日圓佔比分別為58%和14%,權重合計佔70%左右。強勢美元之下,歐元、日圓、韓圜、英鎊及新興市場貨幣等均大幅貶值。其中,歐元兌美元近期已接近平價;美元兌日圓近期一度升破131關口,日圓跌至20年來低位;美元兌韓圜5月12日升值1288.50的水平,為2009年7月以來最低。此外,包括新加坡元、港元、印度盧比在內的亞洲貨幣同樣於5月12日至13日跌至多年以來最低水平。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元不斷走強主要受聯儲局激進升息、縮表推動,以及地緣衝突引發部分避險需求。

    接受本報記者採訪的廬山國際智庫-九江學院國際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孫飛亦認為,美元不斷走強是國際政治經濟社會因素及其國內因素綜合疊加作用的結果。「美元不得不走強,只有走強了才能對沖一些壓力,挽救一些不利局面。美元走強對輸入性通脹起到一定幫助作用。同時美元從技術面上打開了上行通道,會有走強的慣性。」孫飛說。

    展望中期升勢仍未結束

    本周美元指數有所回落,日圓、歐元、英鎊、人民幣等非美貨幣的跌勢有所緩解。強美元的趨勢會維持下去嗎?周茂華認為,短期看,美元仍有望維持強勢格局,主要是聯儲局未來兩次會議上有望各升息50個基點,並伴隨縮表,同時,地緣衝突起伏,可能引發部分美元避險需求。但美元進一步大幅走高動力呈現減弱跡象,一方面是市場對聯儲局急速收緊政策進行提前定價;另一方面是歐洲通脹壓力推動歐央行政策轉向鷹派,美歐政策差趨向縮窄。此外,美聯儲激進升息、縮表料損及美國經濟復蘇前景。

    在瑞信的董事總經理、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看來,做多美元已經成為市場上最擁擠的交易之一,市場具有高度的共識。一旦在消息層面、數據層面或政策層面上出現意外,被超買的美元出現調整的機會越來越高。但是以全球的經濟前景、就業市場、貨幣政策、利率差異看,美元在中期的升勢仍沒有結束。

    孫飛表示,未來一段時期內,美元走強的趨勢還會延續,但波動是常態。強美元將推升以美元計價的債券收益率,會拖累債務國並妨礙經濟增長,損害相關國家收益,並導致國際資本從新興國家撤離並流向美國。

    新興市場國家面臨資金流出風險

    今年以來,從原油、天然氣等能源價格,到各種原材料及農產品等價格持續飆升,加劇全球通脹的壓力。而在國際貿易中,大宗商品和原材料等多以美元計價和交易,美元走強和本幣疲軟導致各國進口成本增加。分析人士指出,過去幾乎所有的新興市場危機都與美元走強有關。隨着美元的上漲,發展中國家必須收緊貨幣政策,以避免本幣下跌。如果不這樣做,就會加劇通脹,提高以美元計價的償債成本。

    周茂華稱,本輪美聯儲升息與縮表進程中,新興經濟體面臨全球疫情起伏、地緣衝突、全球需求放緩及美聯儲政策外溢等影響,並且對於存在明顯通脹壓力的經濟體政策空間可能受到一定壓縮。

    國際金融協會(IIF)5月10日發布的全球資金流向報告顯示,4月份,流出新興市場國家的投資總額為40億美元,較上個月98億美元的流出規模有所回落,但這是新興市場國家連續第二個月整體首次面臨資金流出的處境。

    陶冬稱,資金流出新興國家,流入美元資產已成趨勢。部分新興市場出現了美元流動性壓力,本幣貶值,外債出現違約風險。「重債國往往在美元急升的時候爆發債務危機,又到了關注新興市場風險的時候了。」

    日本無懼本幣大幅貶值

    在強美元和通脹高企的衝擊之下,全球多個央行緊跟美國聯儲局升息的步伐而上調利率,甚至有的國家央行在聯儲局按下升息按鍵前,就採取了相應舉措。據統計,僅在5月份,就有包括巴西、英國、墨西哥等8個國家央行先後宣布加息。

    儘管日圓兌美元在過去短短兩個月裏累計暴跌逾1500點,並創下20年新低,但日本是目前為止屈指可數的堅持貨幣寬鬆政策、拒絕加入全球主要國家央行升息浪潮的國家。當前,日本央行仍致力於維持超低利率以支持經濟,並承諾無限量購債,目標是把基準收益率維持在零上下0.25%的區間內。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5月13日再次重申,由於日本經濟仍在從新冠大流行的影響中復蘇,央行將堅持其貨幣寬鬆計劃。

    從目前看來,日圓的一瀉千里並沒有引起日本國內的擔憂,並且似乎有放任日圓貶值之嫌。日本究竟在打什麼如意算盤呢?孫飛認為,日圓大幅貶值有利於日本股市及出口,因為日本上市公司業績主要來源於海外銷售,日圓貶值利於其業績增長,同時也降低了海外投資者持有股票的成本。但日圓貶值使日本國內消費市場承受較大壓力。

    周茂華亦認為,日圓急速貶值是把「雙刃劍」,一方面,日圓貶值利好部分日本企業出口;但另一方面,日圓貶值推升日本企業能源、原材料商品進口成本,企業將部分成本壓力向終端消費者轉移,最終可能抑制日本內需復蘇。

    在日圓大幅貶值的背景下,有市場人士擔憂可能會就此引發亞洲國家貨幣的競相貶值潮,而且從事實上看,當前亞洲國家貨幣確實也在不斷走低,比如韓圜、新加坡元等,儘管貶值幅度不如日本。不過,在強美元之下,無論是新興市場經濟體,還是包括韓國、新加坡在內的亞洲國家,可能更多的出發點不是要競相貶值提高國內商品的競爭力,而可能是要打響本國貨幣的保衛戰,這從一些國家跟隨聯儲局升息的動作或可見一斑。

    周茂華稱,目前看,日圓急速貶值尚未引發亞洲貨幣競爭性貶值,主要是部分亞洲經濟體面臨的通脹壓力。

    人幣料在合理水平雙向波動

    在美元指數快速上漲的同時,今年4月中旬之前表現非常堅挺的人民幣,自4月19日開始亦快速貶值,扭轉了去年下半年以來強勢升值的勢頭。

    在孫飛看來,人民幣快速貶值的動因主要有:美元指數創下過去20年最高值,對人民幣匯率構成較大下行壓力;日圓及亞洲區匯率大幅下跌,加大人民幣跌勢;疫情反覆、經濟下行因素使中國外貿遭遇不利影響,國際投資機構削減人民幣多頭頭寸;全球能源價格上漲使中國進口企業增加購匯額度以採購能源產品,從而拖累人民幣匯率進一步下跌。

    周茂華提到,人民幣近期快速貶值,主要是受中美基本面、政策面短期分化的影響。由於內地遭遇多點散發疫情衝擊,市場擔憂國內需求受抑制,產業鏈供應鏈、物流鏈受阻滯問題可能拖累未來外貿表現。加之美元指數大幅走強,引發非美貨幣出現不同程度走弱。同時,去年四季度以來,人民幣匯率強勢表現略超預期,但受內外環境變化,人民幣匯率出現一定修正。

    「值得關注的是,雖然近期人民幣匯率急速貶值,但市場表現並不恐慌,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已常態化。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CFETS)繼續維持強勢,這反映人民幣外匯市場不斷成熟,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增強。」周茂華說,短期人民幣匯率貶值也符合近期基本面表現,未來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貶值的基礎明顯弱化,預計人民幣仍將在合理均衡水平附近雙向波動。

    強美元之下,人民幣急貶值得憂慮嗎?孫飛認為,強美元對中國而言短期有較大影響但不必擔憂。一方面是中國持有大量美元外匯儲備;另一方面是中國以美元計價債務規模可控。此外,中國經濟保持較高速增長並主動升級,並構建全國統一大市場,打通國內國際大循環。(記者 朱輝豪)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