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鳳凰花開別樣紅
2022-07-05 16:15:57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实习生怡婷

    陳世旭

    正是鳳凰花開的季節,我們來到深圳光明區鳳凰街道。沿麒麟山環道走上山頂,四面是綠樹的海洋,盛開的鳳凰花閃耀其間,像燦爛的雲霞。鳳凰街道轄區二十多平方公里,實有人口近17萬人,是光明區高新企業、大型企業聚集地。年產值超百億元企業4家、超十億元企業15家、過億企業56家,上市企業15家、國高企業192家、規上企業265家……這些數字是那麼醒目,但也許因為職業習慣使然,我更關心的是城市的內涵。

    坐在麒麟山上明亮的陽光下,聽幾位年輕的公務員和企業家侃侃而談鳳凰街道怎樣刻畫生態框架,塑造組織「三宜街區」;怎樣立體開發、產城融合、構築「城市新客廳」;怎樣布局新的文體設施集群、挖掘活力空間、完善民生服務;怎樣用現代理念創辦企業,怎樣延請國外的導師現場指教,怎樣運用讓人耳目一新的先進發展模式和管理經驗,從根本上提振生產力迅猛增長的動力……幾位都有著高學歷或國外留學的背景,國際視野,決定了鳳凰街道建設的高起點、高質量、高標準,令我浮想聯翩,心潮起伏,恍若隔世。

    回想上世紀80年代初期開始的珠三角大開發,外來文化風雲激盪,無數年輕而又熱愛探險的人們走到一起,用前衛、進取和開放的精神洗刷傳統的封閉和惰性,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面向現代化,代表原有封閉生活的傳統意識被新一代的朝氣蓬勃的現代觀念取代。一個新興移民城市獨特的地緣和人文環境,造就了深圳文化的開放性、包容性、創新性。獨特的機遇引發了城市化進程的一系列創新,城市人口構成的多種多樣,為多元文化的產生和發展提供了創造性的思路和答案。在很大程度上我們可以說,深圳是靠夢想和靈感而不是自然資源、更不是靠內卷建造的輝煌城市。

    文化的形成和發展的過程,是一個衝擊、融入與創新的過程。在鳳凰街道這幅不斷展開的現代化寬廣畫卷中,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生產力越發展,經濟與文化的關係就越密切。文化滲透於經濟的全過程,異質文化的衝擊和融入,開放性、包容性和創新性,是文化得以綿延發展的根本要素。

    建設文化新城,是鳳凰街道總體戰略目標之一。其文化建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注重人的整體文化素質的提高,與整個經濟開發、文化心理塑造與價值形成緊密相連,以最終促成整個文化體系的形成與完善。

    相對於政治和經濟,文化本身具有最大發展潛力。透視一個社會,依次有三個層面,技術——制度——文化。文化是人及人類的最終歸宿。小到一個人,大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任何一種命運歸根到底都是某種文化屬性的產物。強勢文化造就強者,弱勢文化造就弱者。人類創造了文明——文明引發了文化過程——文化提升了被文明的人類。文化是社會凝聚力。文化無形,卻能「製造」有形。城市的命脈不在於遺產式的文化積澱,而在於代表着創意和創造力的文化流動。一個城市的文化興盛,有時候並不需要文化積澱作為根據和理由。在工業社會和後工業社會,文化上後發的城市或地區完全可以依托日益流動的資本、人流和文化信息、文化產品,在較短時間內實現文化發展上的超越。文化在一些沒有積澱的邊緣地區興起,乃是一種常見的歷史現象。近代以來,無數文化積澱相對薄弱的城市或地區後來居上。同樣的歷程,我們在深圳的誕生和發展中再一次看到。利好因素在20世紀80年代之後越來越多,菲茲傑拉德評論菲尼克斯的「太陽城」所言的「任何社會在其歷史上都沒有此類記載」,同樣適用於深圳。

    中國的深圳,一座充滿活力、欣欣向榮的新興城市,猶如一顆燦爛的新星,照亮了中國的世紀。

    世界上有許多偉大的城市,有的千年凝滯如一夜而成為古蹟;有的一夜超越似千年而成為奇蹟。深圳就是後者。

    而鳳凰街道,為我們提供了又一個鮮明的例證。

    鳳凰街道是光明區唯一擁有高鐵、地鐵,軌道交通多線匯集的城區,交通網絡完備,「外聯暢達、內聯便捷」,境內多條高速及軌道多線貫穿;高鐵站為廣深港客專、贛深客專中間站,軌道6號線,即將建成的13號線、未來將建成的18號線、24號線貫穿其間。交通輻射莞穗中心,聯通深圳中、西部發展軸、北部發展帶,樞紐地位無可代替。麒麟山下,四面高鐵飛奔,軌交繁忙,隱隱傳來的轟鳴,彷佛是想像中的鳳凰的振翅聲。

    「鳳凰于飛,翽翽其羽」(《詩經·大雅·卷阿》),鳳凰街道,一座嶄新的現代化城區正拔地而起,拓展了深圳的現代版圖。

    願這隻金窩裏飛出的金鳳凰飛得更高更高!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