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鳳凰的概念
2022-07-05 16:18:45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实习生怡婷

    蔣子龍

    「鳳凰」是個街道,由當地一古村名演繹而成。此地曾有一山,昂首向東,甩尾於西,兩翼往南北伸展,狀若鳳凰展翅。

    先提供一個鏡頭。

    背景是2022年5月20日,疫情肆虐,有些大都市,或已經封閉數月,或正在「靜態管理」,或一遍遍做「全員核酸檢測」……一些舉世知名的繁華大街,空蕩蕩,冷清清。

    而這裏,建於前清的古村甲子塘,如今是深圳光明區鳳凰街道的甲子塘小區。清晨7時一過,上班的人陸續走出主街兩旁各種二三十層高的住宅樓,進入胡衕,由胡衕湧向主街。如同從各個山峰上下來的溪水,最終匯成滾滾洪流,浪催浪趕,奔向街口。

    他們大部分人騎著電動車,也有少數人駕駛著汽車。每天早晨準時爆發的「洪峰」,是14000輛電動車和汽車,街口有「刷臉」的檢測設備,每個人只是稍一停頓,種種健康指標一目了然,便可意興飛馳地駛向自己的工作崗位。這是忙碌的車水人流,也是歡樂的洪峰,暢然爽然,夾帶着詩人的吟唱:「日出不是早晨,是朝氣……」

    疫情中被「隔離」過的人,體驗會更深刻:仿照托翁的句式,人生唯一可能的,唯一真實的、長久的、最牢靠的快樂,首先是從工作中得來的。大疫當前,這裏的人們,依然保持着一種生氣勃勃的進取狀態,積極拓展生活,雷厲風行地過著自己想要的日子。

    鳳凰街道還有4個這樣的小區,常住人口近17萬,而戶藉人口卻只有2.2萬多人。其所轄21.86平方公里,街區內有兩條高速公路,還有高鐵、地鐵、廣(州)深(圳)(香)港客運專線,可謂無往而不通,通則達——這就是發達的標誌、令人欽慕的「現代海綿城市」:人氣暴漲,色彩旺盛,生活有厚度和堅實的質地。

    更令人驚嘆的,鳳凰街道境內竟有4條河流:茅州河、大氹水、鵝頸水、東坑水,外加一個鵝頸水庫。在江南水鄉這或許算不得稀奇,但在一個大城市裏,這就是極其珍貴的自然資源。它給鳳凰街道造就了兩個濕地公園,水清、岸綠、草色開闊、河灘水墨。城市的繁華中,還有凌亂的繁蔭,蒼翠溢眸,颯颯萬條風,花開千層層。

    鳳凰街道有個「鳳凰之環」,由珍珠、鑽石般的高端企業建築構成,每到夜晚,光華璀璨。而河流、道路就是環上五彩靈動的飄帶。環的中心是世界一流的科學城,卻被人們稱為「田園科學城」。高樓大廈並不新奇,田園般的高樓大廈或高樓大廈式的田園,就不一樣了。建築本身沒有內容,是其內在質量、對社會的貢獻和文化的輸入,決定它的品位。

    何況,活水是利,流動則財源不斷。鳳凰街道是深圳光明區高新企業、大型企業聚集地,轄區有年產值(以疫情中的2021年為例)超百億元的企業4家,超十億元的企業15家,產值過億的企業56家。2021年鳳凰街道「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1418.88億元」。這其中「規模以上」這個詞,讓我感到新鮮,企業要達到一定的規模,才可進入統計範圍,無以計數的小打小鬧,不在計算之列。

    一個鳳凰街道的產值,幾乎等於某些地區一個中小城市,而那些中小城市卻未必有鳳凰街道這麼多高質量的大型企業。

    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中國還有「鳳凰」這樣的街道!按美國城市規劃學家沙里寧的說法,城市是一本打開的書,從中可以看到它的抱負。我就在咂摸鳳凰街道的抱負:它有龐大的工業體系,強勁的經濟實力必然會選擇適合自己的文化,於是鳳凰街道所轄的街區內還有4所中小學、12所幼兒園,十幾座圖書館、博物館和劇院,轄區竟然還有一座「鳳凰城」——街包城,街大於城。這該是怎樣的一個街道?

    一個光明區有數個這樣的街道,而深圳有數十個這樣的街道,我似乎終於想明白,深圳為什麼會發展得這麼快,原先是在國內「數一數二」,疫情後或許就只「數一」了,卻依然顯現出強大的實力和後勁。

    ——就在於這種全新的城市運作模式。每一個細胞是健康的、飽滿的、生命力強盛,整體自然就有強大的免疫系統,保障有足夠的力量向前奔跑。

    既來到鳳凰街道,我自然想看一個企業,那是我的興趣所在。主人安排了東江集團,主打產品是模具,恰好是我所熟悉的,過去我工作的生產車間就離不開模具。我一直認為,製造業是一個國家經濟的脊樑,現代高端、精密製造業離不開模具,諸如通訊、數碼、醫療、家電、汽車等器械都不可沒有模具,最常見的如手機的保護殼,汽車的儀表盤、保險槓、門面板等等。模具在製造業有「工業之母」的尊稱。

    我終於見識了一個能提氣的現代大型模具廠,其數控銑床、電火花加工等讓我眼花繚亂。東江集團被中國模具工業協會定為「模具出口重點企業」,是歐洲奔馳、寶馬、大眾汽車公司以及北美手機行業的一級部件供貨商,成為中國模具製造業的代表。

    既然是企業,能體現它的經營現狀的唯有數據:幾年前東江集團在香港上市,以香港的計算標準,2021年其銷售收入24億港元,凈利潤2.4億港元。在製造業有這般效益,應該可步入當今世界先進製造業的行列。

    東江公司創始人李沛良,完成了從創業者到企業家的改變和從富人到「貴人」的涅盤。所謂「貴人」,是有些工程技術人員和員工稱李良沛是自己的貴人。天助自助,貴有人助,他的心力都用在招募人才和模具的發展上,正一步步在穩紮穩打地厚植根基,而不在意自己財富的積累。

    鳳凰街道的模具廠是東江集團的總部,在香港、蘇州等地還有三個生產基地,疫情洶洶,公司卻秩序井然,生產幾乎沒有受到太多影響。難怪他出奇的從容和沉靜,曠懷深厚。儘管當下的疫情環境和世界模具市場,詭異多變,稱之為險惡也不為過,他卻不扭曲、不糾結,境界開闊。

    看完模具,李沛良竟領我去看他公司「後花園」里碩果纍纍的果樹,和養魚池裏各色二三十斤重的錦鯉。給我的印象卻是:他的模具控股公司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儘管現代化並不簡單地等同於社會的進步,但經濟學家早有定論:生產方式決定社會的進步和變化。而一個有前途的社會,不能沒有榜樣。

    我在鳳凰街道,強烈感受到了這種榜樣的生機和力量。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