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肇慶
2022-07-05 16:29:01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实习生怡婷

    王劍冰

    有時你會把端硯的「硯」,想成艷麗的「艷」,那一方方不盡相同的硯,怎麼都那麼艷麗無比。那是石頭的艷麗,雕刻的艷麗,構思的艷麗。

    每方硯台都讓人想像一雙巧手,想到制硯人的內秀。感覺走在肇慶街上的人,個個身懷絕技。端硯成就了很多人,也成就了肇慶。

    西江從中國的西部流來,發源地有一個曲靖的名字。那個地方我去過,清清的水流流成了這般澎湃。月亮升起來,詞牌名《西江月》是因你而起的嗎?那美妙的詞牌,是用來唱曲的。

    星湖也是一方硯池,池邊上點綴著七星岩和古塔相映的鼎湖山,山上一股清泉,如珠璣瀉入硯池。池邊雕刻有香煙縷縷的清庵、渾黃的鐘聲與燦然的梅花。經典的硯,映照著肇慶,磨洗著肇慶。

    說不上第幾次來肇慶。最近的一次,也已相隔十年。十年,人生不短的時間,但讓人感覺就是一瞬間。水還是這樣的水,山還是那樣的山。覺得時過境遷,時過景又未遷。是肇慶和肇慶人,維護著這個環境。我想明天,甚至再十年以後,或還是這般美妙。

    從包拯算起來到現在差不多已近千年,包拯做端州知府的時候,這片山水肯定伴隨過他。包拯考中進士,出任建昌知縣。包拯是個孝子,孝能看出一個人的本性。為孝敬父母,他辭官去職。雙親去世,守喪期滿,還不忍離去。

    包拯到端州也就是肇慶那年,四十有二了,包拯在肇慶執政三年,包拯的口碑很好,山水、環境和民風都不錯,這使得皇帝很滿意,將包拯升知首都開封。包拯到了開封很頭疼,他肯定後悔了,他的臉色很不好,被人說成「黑臉包公」。他不得不製造行刑大鍘,解決讓人頭疼的事情。也不得不經常出行,賑災或者慰問百姓。

    在肇慶包拯可是一片明朗,心清氣靜。由此他帶領官民在州城內外鑿出一口口清靈水井。他將中原的治水技術用於農田,興建豐濟倉儲糧備荒。他創辦端州第一所學校星岩書院,讓一批批學子走進走出。他還建立端州第一個交通和郵政總站,讓期盼和聯絡變得不再遙遠。

    我想包公有時候會抬頭向南仰望,只有在這時,他會露出些許笑容,那是他看到了肇慶,看到了他時常站立的老城牆。他的案頭上的硯台必不是從肇慶帶去的,肇慶的那方硯,長久地留給了肇慶。千百年來的佳話,就是「不持一硯歸」。傳說包拯擲硯的地方,後來隆起來一塊陸地,就是現在綺麗的燕洲島。

    走進麗譙樓後面的府衙,那是古端州的治所,包拯曾經在這裏辦公。走進去能聽到包拯的腳步,感受到他宏大的氣場。抬頭看到拱門上的對聯:「星岩朗曜光山海,硯渚清風播古今。」

    儘管只有短短的三年,肇慶人卻將包拯在這裏的一切,都當成肇慶歷史的重要組成。肇慶人尊重他,給他修了祠堂,給他立了塑像,把他所有的遺蹟都保存下來。現在這裏還有「包公井」、「米倉巷」,而且他走之後還有了崧台書院、端溪書院等一個個學館,他用端硯寫出的詩,刻在了肇慶的牆壁上。在他難得的人生驛站端州,千百年來,那麼多的人,都秉承著他的原則,延續著他的風格,實現著他的意願。「清心為治本,直道是身謀。秀干終成棟,精鋼不作鈎……」朗朗書聲里,是他的不朽詩篇。

    紅色的紫荊花開滿了水邊,飛落成好看的彩蝶。白色的鷗鳥在水面舒展,雲空高遠而碧藍。

    肇慶,包拯的肇慶,文化味濃濃的肇慶,幸福感濃濃的肇慶,到處是水,處處見山,斑駁的古城,寬展的廣場,煙霧間的虹橋,細雨中的遊船。空氣總是那麼清新,微風總是那麼潤甜。

    有人說,黃山美得像個盆景,而肇慶,我把你看成一方端硯,你滿含山石的樸拙,古典而現代,厚重而深秀,豐贍而斑斕。

    當我於夜晚仔細打量這方端硯,我又看見了高懸於西江之上的明月,它就像端硯上的金絲玉眼,意味深長,妙不可言。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