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當麒麟遇上鳳凰
2022-07-05 16:31:23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实习生怡婷

    張梅

    麒麟和鳳凰都是中華民族的吉祥物和神獸,經常會出現在各種傳統畫和壁畫裏。在《封神演義》中,麒麟是闡教黃天化的坐騎,由其師清虛道德真君所贈。也有說是道教神仙雷祖的坐騎。麒麟一出現,四處祥瑞,五穀豐登。而鳳凰呢,更是神獸的天花板。形態優雅灑脫,是神獸中最後成為人類的坐騎的。而有資格坐上她的人,卻只有玉皇大帝。神話中,鳳凰每次死後會全身燃起大火,然後在烈火中獲得重生,並獲得比之前更大的生命力,稱之為「鳳凰涅盤」,如此周而復始,鳳凰獲得了永生,故有「不死鳥」的名稱。

    五月的一天,微風和煦,陽光明媚,我們在深圳市光明區鳳凰街道轄區的麒麟山上看到了來自鳳凰街道的一些美麗的羽衣飄飄的年輕姑娘,她們在麒麟山上輕歌曼舞,他們身後是火紅的鳳凰樹,這個季節正是鳳凰花開的季節,漫山遍野,宛如一隻只火鳳凰在空中飛舞,和地下正跳著麒麟舞鳳凰的姑娘們形成了天人合一的格局。

    鳳凰街道還有麒麟山,這都是非常吉祥的名字,我們由光明麒麟想到吉祥吉瑞,這些都集中在我們眼前所處的這個地區。深圳市光明區,我們從小就知道,因為我們那個時候都是喝光明農場出品的晨光牛奶。如今的鳳凰街道,集中了我們可以對當代小區的所有想像,而且很多超出我們想像之外。第一天,我們就參加了鳳凰街道主持的「鳳凰讀書會」,場所非常好,非常雅致,有茶點也有健身的器材,是他們街道的「職工之家」,我們在那裏,賓客一起討論城市快速變化,給我們留下了什麼記憶,這個討論的題目也彰顯了鳳凰人的文化和智慧,看出了他們對目前發展的自己的城市文化的思考,也體現出了鳳凰人的素質和眼光。在中國這個40年的城市快速發展的記憶中,深圳是最有代表性的。我記得上世紀80年代初,我送一個閨蜜全家到深圳,她的父親當時候是廣州市某區的書記,然後調去深圳任職。記得我們當時幾乎是抱頭痛哭。因為覺得那個地方太落後了。但是令我們想不到的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鳳凰從我們想不到的地方起舞,麒麟在我們想不到的地方騰起一片祥雲。深圳這40年的高速發展,令全世界都瞠目結舌。我們都是深圳發展的見證者。

    麥雄光書記,一個土生土長的光明人,一個土生土長的深圳人,一個土生土長的廣東人。他的身上具有廣東人特有的質樸和謙遜,對眼前如此光明的建設也沒有誇誇其談,而是不斷地帶我們去參觀小區中心,參觀城中村。他對城中村的改造一直是非常關心,然後他說了很多城中村的細節,如有外地來的人在城中村里是如何生活?在廣州也有很多類似的城中村,這都是高速的城市發展留下來的一些記憶。一座城市的後巷。像廣州的五羊村,我們小時候去過的五羊村,就是典型的南方水鄉,每家前面都有池塘,每條村都有河涌,一到端午節,村村都要劃龍舟。還有祠堂,還有村頭的大榕樹。這一切因為城區改造,都消失了,成為了一棟一棟的高樓。或者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握手樓。握手樓是第一步的,為什麼叫握手樓呢?就是說樓與樓之間的距離很近。握手樓是第一步,然後再下去,連握手樓也要拆了,然後就變成了高樓。原來的五羊村已經全部消失。我們小時候見過的開着荷花的池塘和河涌也全部消失。每逢想起這些,我們都黯淡神傷。

    但我們知道,消失了的只是景象。我們這一生,見過了多少美麗的景象?布達拉宮頂上的雲彩,長灘島的落日,閃電在黑黢黢的海面上奔馳,六月粉紅色的荷塘,哪一樣不讓我們熱淚盈眶。我想光明農場從前也肯定是一派美麗的鄉村景色,浪漫時光。但時代是在前進。他是用另外的一種面貌再重新出現在我們面前。就像鳳凰一樣。她是浴火重生。在浴火中獲得更大的生命力,我們現在看到的鳳凰,看到的光明,看到的麒麟山,都是表現出這種浴火重生的光輝。我們將在這樣的光輝中尋找到屬於自己的火鳳凰。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