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正直光明不屈,直心直受真福
2022-10-03 09:15:43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罗维维

 正直,是中華民族歷來崇尚的傳統美德。儒家五經之一的詩經《小雅·小明》 篇云「嗟爾君子,無恆安息。靖共爾位, 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意在勸誡君子:不要貪圖安逸享樂,應當以恭敬嚴謹忠誠的態度,認真對待自己的職責職守,愛好正直的品德、親近正直的賢者,神明聽到這一切,就會賜給非常多的好福氣。

 《論語·雍也》篇中,孔子說:「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意思是,人活世上,需要具有正直的品格。那些不正直的人,即使苟且活着,也只是暫時幸免於災禍。

 《論語正義》云:直者,誠也。誠者,內不自欺,外不欺人。天地以至誠生養萬物,日月星辰,各安其位;風雨雷電,各守所責;春種秋收,四時有序;晝夜更迭,循環不息。自然界各物種能夠生存在天地之間,都是倚賴天地的正直無私,至真至誠。如果天地失誠,則日月失明,風雲失色,陰陽失調,四時失序,自然界所有生物都將失去生存基礎。由此可見,真誠正直的可貴。

 正直,是人立身於世的基本道德和品格,更是培養「浩然之氣」的基礎和前提。孟子云:「我善養吾浩然之氣。」 「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 則塞於天地之間。」

 人不正直,就會輕易丟掉做人的原則; 人不正直,就會輕易喪失做事的底線。近代法律史學家程樹德說:「聖人教人以為人之道,惟正直得全其生,亦即『率性謂道』之理。」

 關帝在《降筆真經》中說:「吾是漢關聖帝,敕諭大眾聽聞:世上不齊等事,全憑一點真心。正直光明不屈,死生順逆當分。」「直心直受真福,巧計巧來禍因。 有過昭如日月,無私天地同群。」

 正直忠義,光明磊落,是關帝偉岸人格中最為耀眼奪目,為世人所敬重尊崇的道德品行。自古及今,千百年來,無數忠臣義士都是從敬仰崇拜關帝,汲取到自身所需的正能量,從而奮發有為,在中華民族發展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頁。

 明弘治朝首輔大臣徐溥在《順天金山口勅修關公廟記》中說:「則其忠義之所憤激,剛大之所充塞,此心此氣,雖死猶生,宜其極六合而無間,歷百世而彌光。」

 明朝末年,蘇州府太倉人張采(字受先),秉性正直,嫉惡如仇。崇禎二年 (1629年),他在任江西撫州府臨川知縣時,摧強扶弱,懲治惡霸,解民疾苦,受到人們的愛戴。次年秋,他因病乞假回鄉,人民泣送載道。

 崇禎十七年五月,福王朱由菘在南京建 立政權,史稱南明。張采擔任禮部儀制司主事,又升員外郎。不久,張采因病乞假回鄉。順治二年(1645年)乙酉元旦,張采夢見關帝送來一塊匾額,上有「乾坤正氣」四個大字。張采不解其意。

 同年五月,清兵渡過長江,福王出逃, 南京陷落。一幫對張采懷恨在心的歹徒趁時局混亂,將張采劫持到城隍廟,用大錘等兇器殘忍折磨張采。張采血肉模糊,歹徒以為張采死了,便命人將張采拋屍野外。

 歹徒經過關帝廟時,張采屍身突然非常 沉重,任歹徒如何搬抬也無濟於事。一群 歹徒趕來想要砍下張采的頭顱。這時從關帝廟裏出來一個相貌怪異的僧人,將張采挾在腋下飛奔而去。僧人將張采放在關帝 廟一塊匾額上,匾額上四個大字正是「乾坤正氣」。

 在僧人和眾義士的齊力救治下,張采得以康復。而劫持張采的歹徒,第二年也被全部捉拿到,一併斬於市。張采與陳子龍 一起在浙江嘉善水月庵隱居避世。留有著作《太倉州志》、《知畏堂集》等。

 正直,是做人的脊樑,是天地的正氣。 宋代清官包拯有詩云:「清心為治本,直道是身謀。秀幹終成棟,精鋼不作鈎。倉充鼠雀喜,草盡兔狐愁。史冊有遺訓,毋貽來者羞。」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行得端,走得正,坐得直,俯仰無愧天地, 舉止無愧良知。

 明代文學家馮夢龍在《警世通言》中說:「心正自然邪不擾,身端怎有惡來欺。」一個人,內心坦蕩正直,行為光明磊落,就不用擔憂邪物的騷擾,因為人有正氣,邪鬼邪神都會敬而遠之,不敢靠近。反而那些存心詭詐奸刁,一味欺瞞哄騙的人,必然會累積惡習,朝着邪惡的方向越陷越深,即使短時間內僥幸逃脫了法律的制裁,也必然難以逃脫 天災天譴的懲處,這就是「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古往今來, 莫不如此。

 弘揚關帝慈善基金會 彭允好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