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花千紅的金陵奇境
2022-11-23 20:45:11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杨眉

 作者:何進

 千紅生長在連雲港,那裏既有孔望山的古老文明,又面臨徐福東渡扶桑海上絲綢之路的源頭。他自幼酷愛繪畫,攀黃山,下蘇杭,體察造化之神韻。

 30多年前,他成為亞明大師最後一名入室弟子,孜孜追求,在繪畫藝術上嶄露頭角。25歲,正值畢業之際,一場意外的火災,使他失去雙腿,忍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麻醉取皮術之疼痛,告別了死神,留下40多處斑痕記憶。這不幸遭遇,沒有使千紅放棄初心,告別畫壇。致殘半年後,他便坐在輪椅上,重新拿起畫筆,用堅韌與毅力,純樸與真誠,讓生命重新燃起了希望之光,成為生活的強者。他知道,自己的生命還有另一個世界,即中國畫的王國。

微信图片_20221123204416.jpg

 在中國畫的歷史上,金陵畫派從事繪畫藝術是在明末天啟、崇禎到清初康熙年間。他們不受摹古之風影響,從現實生活、大自然中得到啟示與升華,作品寫實性較強,畫法主要繼續五代、兩宋時期的傳統。千紅師承亞明、宋文治、魏紫熙、蕭平等名家之長,兼陸儼少墨韻,既有「萬壑朝宗」之理,又有「風揚激浪」之勢。他堅守「其命惟新」,「筆墨當隨時代」的理念,在創新中以金陵風骨為魂,善用韻墨,常有奇趣,以韻勝,不以力雄。讓水墨開奇境,使自己創作的山水畫突出柔美虛實,秀潤蒼茫,簡法明快,標新立異,具有時代性的特點。通過筆墨的大開大合,使祖國大好山河盡在水墨奇特的表現之中,表達了強烈的入世智慧與熱情。

微信图片_20221123204423.jpg

 中國畫構圖因得勢而稱盡善,因所得之勢不同而產生奇異變化。構圖布勢一般有二種,即一張一斂。張的力量呈輻射狀,畫外擴散且帶風;而斂的力量向內集結,畫外有畫。一張一斂求其變,求其勢。千紅在構圖上是別具特色的,讀着他的《嵐山雲泉圖》、《青山綠水自多情》、《雲山秋色圖》等作品,我們不僅看到高山大壑,松柏蒼翠,雲翊秀郁,氣勢恢宏的一面,而那緊密的勾皴,顯然得之於大師王蒙,通過取墨色相間,濃淡相隔,線塊對照的手法,又讓我們感受到了亭石樓榭,草木花滕,潺潺溪流,露濕青皋等所形成的超然物外,以形寫神,形神兼備之神韻。千紅的扇面作品,細膩入微,脫俗雅致,內在達觀,情趣盎然,他畫的花,層次感強,盤旋在眾香之間,寄託芳思,成為具象世界之外的神奇境地,具有金陵畫派妙幻靈秀又而不失濃郁風情的江南山水特色。

 中國畫的所謂造境,就是畫家在描繪、經營畫面具象的基礎上,進一步將繪畫語言還原於特定的情境、意境與心境。千紅非常懂得這一點,欣賞他的畫作,就可以體會到情境交融的魅力。他在一個開發空間向着無限擴展後,又逐漸收縮為一個有限的更穩定圖景,它並沒有就此終止,而是向自然界萬物萬象的更深層次拓展它的相關性形象,從而獲得世間物象之外的心境與價值。千紅造境,就是由自然而入,由心魂與情愫自然融合,使寫實與想像相互碰撞,相輔相成。在造境的過程中,山體用點墨皴畫而成,章法嚴謹,暢寫胸中之逸,或穩如磬石,或動如迴腸,孕着噴薄而出的陽剛之氣,不乏石濤大師的神韻與骨法,渾化成亦古亦今的意境。有時他完全放棄了控制感,以敏感而開放的心靈擁抱每一個豐富的蘊藏,有時又從對立的物體之中促發一種新的調和意象出現,使心靈轉化為山水蒸騰循環的象徵,呼喚靈魂回歸至淨化,表達了人類高於塵世生活的渴望。情境、意境、心境是精神層面的東西,它使人們體會到了現代山水的美與魅力,在自由創造中釋放出來的快感,體現了人生的至高境界。

微信图片_20221123204426.jpg

 中國山水畫的色彩觀,是以中國傳統哲學為依托的,它充滿了主觀性、系統性、符號性與寫意性。色彩的運用,體現在意蘊上佔有重要的位置。意蘊就是美的山水畫的靈魂。千紅善於運用色彩的調和與配搭,通過墨色變化有致,相和、相映、相應,做到了濃淡相宜,深淺有度,冷暖相應,艷而不俗,色不壓墨,墨不礙色,在四時、朝暮、晴雨、或遠近的變化中,交換着不同的色彩,折射出不一樣的情感。如他的《雲山秋色圖》、《新綠》、《秋鷺》等作品,通過抓住了力感與韻味這兩個筆墨相對穩定的因素,做到了以理活形,以意取神,造化於心。在元氣淋漓之中,促自己去追求,去釋放內心純真的聲音,有如秋水一樣飽脹,體現了剛柔得中,深厚華滋,其色彩變化顯得富麗而不媚俗,雄厚而不失清逸。《新綠》畫的是在一個湖中,幾隻鷺鳥沐浴着撩人的春色,體態柔盈,輕曼若紗,嫩綠蜜意凝潔,筆隨韻起,神隨心動,看到濃淡的花瓣間帶着雲母的光閃,讓我不由自主地呼喚起來:春天來了,春天姍姍而來啦!它帶來了人世間忘我的繾綣熱情與飽滿希望。讓我們感覺到,人不再如宇宙微塵般渺小,而是在擁抱世界,同時也被世界擁抱。

 千紅的金陵奇境,平淡、質樸、雄厚而又奇特,姿態愈饒,熱情洋溢,不凝佇於一個山脈或一湖清泉,往往思接千載。他的山水畫在繼承傳統、思維想像、哲理內涵三個階段的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了自己鮮明的藝術風格,展現了其微妙的具有彈性變化與舒展的內心豐盈世界。讀他的畫,會令人產生愉悅及意境的共鳴。三十餘年來,他創作了幾千幅作品,在國內外舉辦了10多次個人大型畫展。國內外多家圖書館、博物館收藏了他的作品;成為美國、俄羅斯、芬蘭、日本等國政府及收藏家的藏品。多次獲全國性大賽金銀獎;獲「建國六十年60位名家」殊榮;中央電視台《書法畫苑》100期專門播放了他的專題片,獲得了廣泛關注和好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