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鄉俗紀聞|疫情下之鄉村節醮誕慶
2022-12-01 10:14:29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靜文

 過去三年疫情反覆不定,市道固然差,新界的民俗活動亦烏雲蓋頂,節醮誕慶取消的取消、精簡的精簡。面對大時代,汰弱留強雖是自然,但轉數快的港人會坐以待斃嗎?

 神誕大醮規模大減

 疫下最受打擊的風俗,首推神誕。平時大陣仗的廟會,諸如天后誕、洪聖誕、北帝誕等都一律偃旗息鼓,齊齊低調度過三年「生日」。然意外的是,今年大澳楊侯誕居然能在疫情稍歇的瞬間,不足一個月,就搭棚公演粵劇,其間雖遇上風暴,但一往無前,這簡直是一場人定勝天的意志之爭!之後東涌侯王誕亦如期上演大戲,其間戰戰兢兢,最後輕舟已過萬重山,那大氣壓力總算是給一眾負責人捱過了。

 醮也是重災區,今年的高流灣七年一醮延遲。泮涌十年一醮,請了喃嘸先生也突然叫停。至於蓮花地五年一醮,則停演大戲,而同是五年一醮,大埔七約本要大大慶賀創市130年,最終亦只得閉門做醮。

 未能返回內地省墓

 那過節又如何?鄉村人十分重視重陽節,但不少宗族都停辦偏遠的墓祭。錦田鄧族也深受影響,因為疫情,他們已三年沒有公祭十五世祖洪儀公(即著名的「荷葉跋龜」)及上代之大太公,代之的是安排適量子孫前往秋祭,簡單的組合包括辦祭(安排祭品之人)、主祭、禮生、執事共四人,總算是禮數依舊,儀式未減,但場面就難免冷清。至於回內地省墓,因他們在東莞有多處大太公墓地,昔日安排專車接送宗親往祭,例如八世祖皇姑的「獅子滾球」、九世祖梓公、十世祖榮叟公及十一世祖辛翁公三穴相連的「金錢落地」等,如今就只得電請東莞宗親代辦(拜山後拍短片相告),至於七世祖元亮公之墓穴「漁翁撒網」,因位於寶山,地高陡斜,他們為恐宗親有危險,唯有無奈暫停了。

17.jpg

 錦田鄧族祭祖,取消公祭,只以簡單人手組合負責。錦田鄉委會提供圖片

 有關慶的活動,婚禮喜宴是首當其衝的,在村內擺盆菜宴已絕跡多時,因為主人家就算夠膽擺,都沒有客人會到。筆者近見有圍村豎起個牡丹紅色的新婚花牌,相當醒目罕見,想是村民靜極思動,反正擺不成盆菜宴,變下招,花點錢做個花牌,等大家高興,未嘗不是一件爽事。

18.JPG

 在圍村路口的新婚花牌,醒目非凡。 周樹佳提供圖片

 錦田的朋友相告,他們近日找回1945年建醮的丁口冊,故相信在戰後艱苦時期,他們仍有打醮,以信守先祖對報謝周王二公恩情之承諾。鑑古「思」今,這道銳氣我深信在今日的新界仍廣有流傳,鄉人的見招拆招,不就是最佳的明證?

 作者簡介

19.jpg

 周樹佳,曾當編劇記者,如今是香港史地掌故研究者、民俗文化課程導師。著有《香港名穴掌故鈎沉》、《李我講古》系列、《香港民間風土記憶》系列、《香港諸神》、《鬼月.鈎沉》等二十餘書。

 頂圖:東涌侯王誕是今年疫症下仍做大戲的地方之一。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