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专题 > 港青北上 > 最新報道

港女梁彥婷的北上求學路

2017-05-09
来源:香港商报

  梁彥婷很文靜,眼眸純净,表面看,這位在內地中山大學讀二年級的香港學生,與時下內地的大學生沒有什麼不同,然而她的話語又分明告訴你,她確有不同之處。

  作為廣東高校香港學生聯合會的第三任理事長,從不為選擇的對與錯而糾結,不管是北上求學,還是出任社團負責人,她只奉行「只要選擇了就會去盡力做到最好」的原則。對於自己的未來的職業發展,她有著清晰的規劃--將個人具有內地視野的優勢與港人身份相結合,在內地尋找更大的發展空間。香港商報記者 黃裕勇

梁彦亭在中山大学学习

港生聚会照

  那天是春節后最強寒潮襲粵日子,在中山大學大學城校區的第二學生飯堂,記者見到了梁彥婷,她穿得并不多,分明能感覺到她有點冷,但她卻沒有表達過半句怨言,采訪結束后的禮節性握手,她的手特別的涼,此時,你才會感受到這個香港學生的忍耐與堅強。一個多小時的訪談,她與記者分享了在內地中山大學的學習、生活、粵港聯任職的心得,以及對內地發展的諸多看法。

  隨家庭北上求學

  祖籍廣東恩平的梁彥婷,出生於香港,小學三年級前,她的童年在香港度過,與同齡的香港小朋友沒有什麼不同。因為爸爸北上深圳工作的緣故,她的生活翻開了新的一頁,從此開啟內地生活狀態。

  爸爸從事企業管理相關的工作,在內地有著更好的工作機會,小學三年級,她隨著家庭北遷。小學在深圳完成,她記得在香港讀小學時,小朋友要做很多手工課,但回到大陸讀書,動手的學習比較少,更多上課安排是讀書。

  初中時候,她選擇去了東莞虎門外語學校讀書,高中再回到深圳就讀於深圳東方英文書院的港澳台校,在這里,梁彥婷認識了很多跟自己有相似背景的香港同學。他們大多都來自廣東和福建,都是從小就隨父母從香港北遷工作和生活,在內地長大。

  在深圳東方英文書院的港澳台校,老師提倡用港澳台教育模式教育學生,雖然在學術上不會太難,但會有更多的活動安排:卡拉OK大賽、體育比賽等等。至今,梁彥婷都跟中學同學保持著緊密的聯繫,他們中很多同學,也都會選擇未來在大陸工作。

  北上讀書也要好成績

  高中的時候,她通過港澳台聯考到廣州念大學。雖然在難度上,這個考試與大陸高考相差不大,但會給港澳台及華僑學生以比較低的門檻進入大陸的大學,不過,梁彥婷仍憑藉著600多分的高分,考入廣州中山大學,現在已經是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的大二學生。

  很多在大陸讀書的香港同學,受益於國家教育政策,他們的成績,客觀而言沒有內地學生好,寫論文能力也沒有大陸生好,不過,梁彥婷一直以內地大學生,甚至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自己也是600多分考進中大,與高考生沒有差別」,她不想因為自己是香港學生而降低標準,同時,也想證明,并不是讀不好書的香港學生才選擇北上求學。香港學生北上求學,也有成績好的。

  與內地同學相處融洽

  剛到中山大學時,在她看來,內地的大學與香港學校真的很不同,這里校園很大,而且學霸很多,中大很多學生,都是內地各省排名前幾百名至一千名的高考生。「都是很TOP的學生,甚至有北大、清華的落榜生來中山大學,堪稱『狀元』」,梁彥婷對在此能夠與這麼多優秀的學生一起讀書感到幸運,也充滿信心。

  中大是一間有很豐富教學資源的內地高等學校,這里不僅圖書館藏書多,教師資源也很充足,在這裡,每個學院都有小班教學,每個同學,都會受到教授的更多關注。在她的記憶里,自己有一門課,叫「社會科學研究方法」,任課的教授要求每個同學都要講,自己想寫什麼樣的研究性論文,并給予指導。

  在中大,她與內地學生住一起,四人一間的宿舍,雖然略顯局促,但也慢慢適應,與同學交往也沒有什麼障礙和隔閡,雖然香港生與內地學生消費習慣有點不同,對社會問題的看法有差异,但梁彥婷說,這并不妨礙大家交朋友。

  「與大陸同學相處很好,沒有語言差异」,她說,可能由於自己長期在內地求學,很多生活習慣和學習習慣都很相似。同宿舍的同學,大家都很努力,知道在大學不僅要認真讀書,還要多學點技能。跟他們相處,梁彥婷也知道自己有哪些不足,這也是一種督促,因為大家都這麼努力,所以自己也會更加努力。

  既然選擇就全力以赴

  已經在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讀了接近兩年,現在回看當初的選擇,梁彥婷說,「選擇沒有對與錯,只有合適與否。」她說自己是幸運的,從小爸爸媽媽都會尊重她的選擇。記得從小學開始,不管是挑學校,還是初中換學校,父母都不干預。所以她只要決定了做一件事,無論開始時如何選擇,都會用后面的努力去證明,當初的選擇是合適的。

  雖然沒有在香港讀大學,但這個聰明的香港女孩也有著自己的規劃,中山大學每年有挺多到國外交換的名額,「我在考慮下學期申請到國外大學當交換生,目標是德國的大學」。不過,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中山大學是一間不錯的高等學府,但可能在全球不算是最好的,但無論怎麼樣,這里都會出人才,關鍵看是不是能夠在這個平台上找到機會,并借此獲得發展」,梁彥婷如是說。

  未來的職業選擇,她回答得很堅定,那就是在內地就業。因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內地的文化和生活習慣,這里的生活環境沒有香港那麼緊張,工作壓力也沒有那麼大,她希望利用好港人的身份,以及自己具備的內地視野,在內地尋找更好的發展機會。

  加入粵港聯在更大的平台上「跳舞」

粤港联就职典礼。

  梁彥婷在內地求學,還有另一個身份,就是廣東高校香港學生聯合會的理事長,她說,在粵港聯這個大平台上,既服務了香港同學,又鍛煉了自己,「接觸的人多了,看到的事情不一樣,看問題的角度也不同了,使自己多了機會與社會人士交流對社會問題的看法,溝通也更深入」,她這樣概括自己的收獲。

  她是在內地讀大一時,在香港師兄的引領下,加入粵港聯,這個覆蓋了廣東省逾9間高校香港學生的港生社團,現在服務一千多位會員。一開始她任職社團的公關部干事,后來涉獵社團更多的其他工作,到去年6月社團換屆,梁彥婷被同學們推舉為新一屆粵港聯的理事長。

  粵港聯現在覆蓋了廣東省內的超過9間高校,平時會舉辦各種各樣的活動幫助香港學生適應內地生活,社團也會選擇中大、暨大這些港澳生集中的學校的港澳社團合作,搞活動,服務北上求學的香港學生群體。

  出任理事長后,粵港聯主辦了2016粵港聯聖誕聯誼活動,當時邀請了中聯辦、駐粵辦、省青聯等政府部門的嘉賓,她說之所以這樣安排,就是希望給香港同學提供與社會人士交流的機會,也希望通過這個平台,為香港學生在內地學習和生活提供不同的體會。

  舉辦這樣的活動需要耗費很多精力,每天都會有調整,不斷變化,而且要與部門、組織交流,需要很強的公關能力,所幸,這個活動很成功,原定100人的規模因為同學報名太踴躍,最后加到130人。

  社團工作,讓梁彥婷學會了同政府和社會組織溝通和打交道,也克服了自己比較膽小的性格弱點,此外,還要學會如何團結社團的同學,因為一個團隊不僅要自己厲害,還要學會用人之長,將社團同學的優點最大化,才能把工作做好,她坦言自己現在還在摸索。

  出任粵港聯理事長后,梁彥婷覺得自己有了一個比較大的平台。接觸的人,看到的事情,都會不一樣,以前會多跟同齡人交流,但現在更傾向與較自己年長、有更豐富社會經驗的人交流,就社會現象溝通,深入交流。

  寄語港同齡人內地有好前景

  中國經濟上升到全球第二,越來越多的西方人,開始學漢語,了解中國文化,學習與中國人打交通,做生意,梁彥婷對此深有感觸,「香港已經回歸20年,香港的同學不僅需要有全球的視野,也更需要了解內地的經濟發展情况,現在中國有著龐大的市場和廣闊的就業前景,香港青年人需要對此有深刻的認識。

  北上讀大學,是香港學生了解內地的絕佳機會,特別是在一國兩制安排下,香港學生北上讀書可享受優惠政策,而且北上就業、創業兩地政府也有相關政策扶持,身為中國人,香港青年應該了解內地是怎麼樣的。不能還停留在內地很落后的感覺中,因為現在的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真的比香港還繁榮」。她建議,香港年青人不要局限於香港這個小地方,要深入內地,了解內地的文化和經濟發展,比如說,內地在高科技和新能源方面也有很多強項。「北上內地求學,給自己多一些機會也給未來職業發展選擇多準備一條路徑。」

  去年,粵港聯與香港青年協進會合作,在駐粵辦及廣東省青聯等機構的幫助下,給香港學生安排暑期在內地實習,為香港學生了解內地,提供一個窗口。據前兩年參與該計劃的香港同學反映,在香港讀書,來內地實習,他們會覺得,內地沒有他們想象中這麼差,而且在內地實習,有與香港不同的體驗。

  不過,梁彥婷也表示,粵港聯也收到部分在內地讀書的香港學生反映,由於兩地學生身份不一樣,在內地實習會遇到煩惱。比如說,由於香港學生與內地學生買的保險、簽的合同會不一樣,香港學生在辦理入職時相關手續較內地學生麻煩,所以有內地企業,會在同等條件下不選擇香港學生,她期望兩地政府可以幫助解決。

  番茄工作法管理時間

  在內地讀書,要跟其他同學一樣優秀,出任粵港聯理事長,社會事務又很多,如何分身有術,梁彥婷分享了自己的時間管理方法。

  在她的微信網誌中,曾提及求救爸爸的事情。剛出任粵港聯理事長的時候,她感受到責任和壓力,為香港學生服務工作量很大,在壓力之下工作又難以做好,時間分配不好,又容易生病。爸爸告訴她,工作是做不完的,要記住社團是一個平台,不需要全部心思都擺在那里,不能不吃飯,不睡覺去做,得镕也要去放松,去運動,與同學去玩玩,調節一下自己。

  現在的梁彥婷已經適應了學習與社團工作的雙重壓力,下午或者晚上有時間就會去做運動,并學會了時間管理辦法,每天尽量為自己保留點自己的時間。

  「我平時會用番茄工作法」,在半個小時內,讓任何人都找不到自己,保留時間全心全意做自己的事情。事情做完后,才會去看手機回覆信息。此外,她習慣早起,每天6點多起床,利用同學們還沒有起床的安靜時間,安排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安排社團同學要做的事情,也可以利用這個時間,看書,練習法語,做功課,她說,「這兩個小時很珍貴」。

  尽管如此,社團的工作,有時候還是比較多,輕重緩急,都需要她去調配時間,「天天都要調整日程安排」,我爸爸都取笑我,「說我是一個社會人士啦,工作安排真多」。

[责任编辑: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