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专题 > 港青北上 > 最新報道

陳維德:在中國「捱世界」非「嘆世界」

2017-05-09
来源:香港商報

大明集團董事總經理陳維德在車間。

  【香港商報網訊】14歲從香港負笈加拿大,2009年從加拿大卑詩大學畢業,返回中國內地,回歸家族企業,接過大明集團的接力棒。摘下全球避孕套生產行業的王冠,於2013年獲得「吉尼斯薄度紀錄保持者」榮譽,榮登2016年度「福布斯」亞洲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榜單。

  頭頂如此多的光環,大明集團董事總經理陳維德卻相當冷靜。他告訴香港青年:「要想在內地獲得商業上的成就,必須放弃固有的思維定式,迎接新事務和新思維」。香港商報記者 黃裕勇

  理智思考 返內地發展

  在廣州花都區新華鎮的大明集團內地生產基地,接受記者專訪的「少東家」陳維德沒有西裝革履,而是以休镕打扮出現,紅色的休镕褲格外顯眼,這份裝扮透露出,他是一位不走尋常路、有著創新思維的企業家。

  大明集團由陳維德的父親陳汝霖創立,旗下「奧妮」品牌在20世紀90年代初在香港建立,原來經營醫藥生意的陳汝霖,敏銳地發現內地市場的巨大潜力和與日俱增的消費需求,從貼牌生產開始,代工廠從內地開到日本,直至開到橡膠產地馬來西亞。后來,為跳出代工的制約,加上看中花都的投資環境和工業園的配套優勢,2000年,大明集團在廣州市花都區建立起屬於自己的避孕套生產基地。

  陳維德是典型的子承父業。14歲時去加拿大讀書,2009年從加拿大卑詩大學(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簡稱UBC)畢業,23歲的年輕人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主修機械工程學的陳維德不諱言自己曾考慮過留在加拿大,找份舒服、安逸的工程師工作。然而考慮到加拿大商機不如中國,雖然已習慣在加拿大的生活,但經過理性分析,這位家中的獨子決定到當時比較陌生的中國內地,選擇回歸家族企業。因為這里有成熟的企業平台,可以給這位職場年輕人更多嘗試的機會,這種機會在國外公司是幾乎不可能的。陳維德說自己回內地工作是:「捱世界」,不是「叹世界」。

  創造中國企業的「吉尼斯」紀錄

  「從父輩手中拿到了大明集團的接力棒,就是想繼續發揚光大我們的產品猁猁避孕套」,陳維德告訴記者。

  他先從生產管理做起,一干就是兩年,從了解避孕套生產的各個環節,到熟悉產品的工藝。直至2012年看到國外同行推出世界最薄產品的廣告,陳維德得到了啟示,看到其中蘊含的新商機。因為在避孕套產品同質化的當下,行業相關標準缺失,各家企業都說自己做的產品最薄,「如果奧妮能做到更薄,就能實現與競爭對手顯著區分」。

  為了生產出這款最薄避孕套,陳維德召集公司10餘名技術人員投入研發,從2013年3月向吉尼斯遞資料就開始專注在「薄」上下功夫,經過1年的研發,投入超過百萬。「尽管生產安全套不是生產火箭這樣的高精尖技術,但是真正做起來是非常精細的事情,是需要精細管理和心血投入。」陳維德說。在產品研發的路上,困難總是接踵而至。提高薄度,但避孕套扛不住一系列檢測,推倒重做。

  在原有生產線上研發,一旦開機,就意味著大量的損失。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改良產品配方和生產設備的研發,一年多后,避孕套最薄世界紀錄終於由這家中國企業締造。「奧妮超薄001」以0.036MM的厚度,於2013年12月2日被吉尼斯世界紀錄認證為薄度紀錄保持者。

  這一厚度僅僅相當於頭发絲的一半,而且比日本企業此前創下的紀錄還要再薄0.002 毫米,陳維德說:「這證明了大明集團避孕套行業的世界地位,因為避孕套的薄度幾乎是衡量一個企業綜合實力的一大硬性指標,薄而不破,解決了『更薄與更堅韌』這一矛盾」。

  返香港設廠專攻海外

  在研制世界最薄避孕套產品的同時,陳維德用專業所長,展開了對生產設備的研發進程,參加展會,了解最新機械技術,請教行內機械工程師,改良現有工藝,陳維德戲稱:自己在做「敗家游戲」,花了很多錢。

  現在這套新型生產設備真正做成功了。新設備模塊化思路,可以便捷實現不同生產工藝的任意切換,設備更小,也解決產品共性與消費者需求的差异,可以滿足消費者進行小批量的定制化生產要求。

  新設備也為企業帶來新的發展機會。由於生產設備的自動化,人員需求更少。體積上的減少,意味著可以突破生產場地限制,取得生產的成本優勢。正是基於這些優勢,大明集團在香港建立起新生產基地。陳維德告訴記者,新工廠選址在香港元朗,現在工廠已經基本建成,正在進行內部裝修,預計今年年中可以投入生產。他說,香港生產基地的產品將專攻海外市場。

  大明集團內外兼修,在加強國內市場運作同時,拓寬海外銷路的「藍海」。自從2014年開啟的國外市場銷售以來,目前海外產品銷售占公司20%的市場份額。陳維德對海外市場抱著很大的希望。因為隨著亞洲人時興的避孕套最薄潮流,正帶動國外市場接受度增加,銷售增長潜力巨大。憑藉超薄001產品,大明集團將大舉拓展海外市場。目前公司產品已遠赴歐洲、美洲、東南亞等地區的數十個國家,下一步或將考慮朝其他洲的市場進軍。

  以定制化應對工業4.0時代

  內地方面,大明集團也在多渠道全線出擊。「作為國產品牌,我們沒有能力大量投放廣告,而是靠品質、靠口碑打開市場。」陳維德坦承,「現在,還沒有能力覆蓋全國市場,主要覆蓋國內二、三線城市。」

  不過,在一線城市,大明也已經進入到華潤萬家、家樂福、百佳、怡康大藥房、7-11等線下渠道,設立產品銷售終端。此外,公司也展開了線上的渠道銷售,在京東、淘寶、天貓、亞馬遜等網上平台設有旗艦店和代理經銷商的店舖。

  在渠道多元化的同時,大明集團展開了新產品開發,推出更多迎合不同消費人群的產品,細分產業線。然而,陳維德期望走得更遠,將要推出迎合個人需要的「訂制服務」,他認為,這是企業經營進入工業4.0時代的標誌。從這也可以看到陳維德的思維超前性。

  國人應支持優質國貨

  在談到在內地經營的感受,這位歷經困難成長起來的新生代企業家也有著自己的困惑。在陳維德看來,亞洲的國家都經歷了模仿、創新、替代的過程,這些企業也最終被自己國家的消費者認可。然而在中國,雖然起步、發展的路徑差不多,但最終的結果,卻有著明顯不同。中國消費者仍然崇拜洋貨。中國的企業積累了技術,產品質量領先,但卻并不一定被國人待見。

  以大明集團的奧妮產品為例,產品質量已經超越國外產品,品質世界一流,由於品牌影響力不及國外產品,產品仍只能局部普及國人,無法與國外產品取得公平的競爭。陳維德特別期望,中國消費者能轉變觀念,支持優質國貨。

大明集團位於花都的工廠。

  在中國營商要「與時俱進」

  從2009年回到內地發展到今天,內地營商環境已經發生很大變化。陳維德說,「在內地做生意,要做到「與時俱進」很難,因為中國內地經濟發展太快,商業模式不斷創新,創新經濟因為無根基會死,有根基的企業如果發展慢了也會被淘汰,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取得平衡。」他感言,「中國市場最考驗商人的智慧」。

  陳維德認為,內地營商環境最「獨樹一幟」,其「優」與「劣」,都與國際市場的普遍認知不同。為什麼得出這個結論,他解釋說,「國外的營商思維不可以用在中國;同樣,中國的營商思維也不可以用於國外,而且國外的常識,在中國也行不通」。為此,他總是抱著「做到老,學到老」的態度,學會順勢而為,從普世價值出發,針對中國消費的習慣,做出自己的產品特色。

  跳出固有思維 大膽創新

  作為過來人,陳維德認為,香港青年是否要北上就業和創業,首先要看清楚,想清楚。如果要想在內地獲得商業上的成就,香港青年一定要放開自己固有的思維定式,才能接受新的事務和新的思維,「國內機遇多,關鍵是你要準備好」,他給予這樣的北上建議。

  回想自己剛回內地工作時,陳維德也遇到不少挑戰,「自己的文化與西方更接軌,回到內地,遇到比較大的冲擊」,不過,他也慶幸自己的爸爸,尽管與自己有著不同的思維模式,仍然很體諒他。

  對他而言,回內地工作,最大的挑戰還是來自與內地員工的相處。「我不是一個要求苛刻的人」,陳維德說,「內地員工工作上主動性不強,做事不夠精細,要求管理者有高超的技藝,工作安排也需要更仔細,考慮得更多」。

  面對工作思維不同,陳維德說,惟有調整自己,「在內地工作就是要不斷適應環境,不是環境來遷就你」。

  現在,在內地與香港,或者與國外的工作和生活間切換,陳維德有時也會混亂,國內是先持懷疑態度,在國外談生意,信任是首位。他表示,自己在國內待久了,也會以國內思維應對國外客戶,有時會令國外客戶奇怪。

  在內地待了近8年的陳維德,在國內擁有了更多朋友和社交圈,他說:「隨著越來越多海歸回內地工作創業,曾經不被理解的想法,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共鳴」。他現在與海歸群體保持著密切的交流和溝通,甚至在探討新的商業機會,最近就有朋友發出邀約,希望能夠一起在內地開設「月子中心」,爭取內地二胎商機。不過,他說項目仍處於考察期。

[责任编辑: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