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紫荆专访】回望20年詩姐說「法」:一國兩制成功落實達至初衷

2017-07-13
来源:香港商报

梁爱诗 记者 李晓颖 摄

  「大浪淘沙,始見真金」。大紫荊勋賢、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詩姐)如此形容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詩姐最近接受香港商報專訪時從六方面剖析認為,「一國兩制」在港成功落實達到初衷——回望20年,香港做到無縫交接順利過渡、仍實行資本主義、原有生活方式不變、法治健全而司法獨立、民主向前發展,以及外事上保持活躍。另外,詩姐在多個場合均表示,特別認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大會上所講,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及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對於未來,她期望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及其新班子能拿出勇氣、決心及信心將「一國兩制」落實得更好。香港商報記者 李曉穎 林駿強

  全世界都說「一國兩制」成功落實

  面對回歸祖國20周年重要歷史里程碑,詩姐開宗明義指:「為何要有『一國兩制』?為了國家和平統一、領土完整,保持特區繁榮穩定!這照顧到了香港的歷史及實際情况。」她從六方面分析,認為香港「一國兩制」成功達到初衷——

  第一,香港回歸做到無縫交接、順利過渡。1997年7月1日,香港的行政、立法、司法機關齊備;前港督彭定康雖於1993年實施政改,將原來「直通車」拆路軌,令最后一屆立法局議員不能順利過渡,但推委會於1996年底選出臨時立法會,并審議了13個條例,包括《香港回歸條例》、《公安條例》等。首任行政長官亦於1996年年底選出,并由當選的董建華推薦班子,她成了回歸后首任律政司司長。詩姐說,「其他地方殖民地時代終結會有流血、革命、暴動,香港回歸沒這些事發生,全世界都說『一國兩制』成功落實。」

2005年10月,梁爱诗卸任律政司司长之际,本报对她进行了全面客观的报道。资料图片

  「一國兩制」保障香港繁榮穩定

  第二,「一國兩制」下,香港仍實行資本主義。詩姐指,這保證了香港的繁榮穩定。雖然香港經過兩次金融風暴,但仍站得很穩。香港根基比較穩固,政府廉潔而具效率,加上法治健全、專才匯聚,令經濟得以蓬勃發展。近年,香港更得利於國家發展與經濟政策,如自由行、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等,「今后,『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更將給予香港很多機會」。

  第三,香港原有生活方式不變。她點出,港人的自由及權利因《基本法》而得到保障:「這不是自己話自己,其他國際評級機構都說香港是最自由經濟體之一,最近標普AAA評級也可印證。」

  第四,香港法治健全、司法獨立。詩姐表示,不只《基本法》能保障香港法治,法律制度本身亦能維持。她強調,特區立法機關通過法律,不能跟《基本法》有底觸;法官判案不受任何干預,在港影響法官判案須受刑事制裁;本港法官任命制度同樣穩健,備受國際肯定。

  香港民主正循序漸進向前發展

  第五,民主得以向前發展,以循序漸進方式進行。詩姐回顧道:「第一屆行政長官由400人組成的推選委員會選出;第二屆選委會人數升至800人;第三屆政制發展未被通過;第四次是2011年,行政長官由1200人組成的選委會選舉產生;2015年政改未能成功,否則特首會由一人一票選出。」至於立法會組成,最初直選席位只有三分一,經兩次進步已增至一半;她形容,最大改變是2012年,有了5個俗稱「超級區議會」的區議會(第二)界別議席,每位選民都可投2票,做到人人平等。

  2015年政改沒能成功。不過,詩姐并不悲觀,認為相關過程令港人掌握了民主發展經驗,可作日后參考。對於政制前路,她指:「《基本法》已有規定,行政長官由一個具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最終達至普選產生;立法會議員,按香港實際情况,循序漸進,最終達至所有議員都由普選產生。」

  政改最重要是什麼?詩姐言簡意賅稱「認真執行《基本法》」。她期望政黨能協調,最終找出共識,通過方案后再改善,一步一步推進民主。詩姐明言看不到全國人大「831決定」會有修改。至於政改重啟,她稱關鍵在於行政、立法關系改善。

2015年4月,时任政务司司长的林郑月娥与梁爱诗共同主持《基本法》25周年展览开幕式。资料图片

  香港於外事領域保持活躍

  最后,香港於外事亦保持活躍。她說,香港以「中國香港」名義參與國際性組織或會議;當涉及的組織以國家為單位時,香港亦可成為中國代表團成員之一。20年來,有119個領館、官方機構在港設立;香港亦曾舉辦大型國際活動,如2006年的世界貿易組織(WTO)部長級會議、2008年的北京奧運馬術比賽等。

  詩姐總結道,以上各方面都證明了「一國兩制」在港落實成功。「大浪淘沙,始見真金!」她不認同部分對香港回歸感憂心的聲音。面對未來,她期望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及新一屆政府班子能拿出勇氣、決心及信心,團結一致將「一國兩制」落實得更好。

今年1月23日,财爷陈茂波(中)、梁爱诗(右)与香港商报社长陈寅(左)在“2016香港商界最关注的10件大事”评选颁奖礼上谈笑风生。资料图片

  詩姐認同習主席講話:

  要加強憲法與基本法宣傳教育

  1997年7月1日回歸后,香港就面對着新時代。梁愛詩指,「一國兩制」及《基本法》下,香港原有的法律制度、普通法等都可繼續實施;歸根究底,《基本法》是當中最重要一環。她表示,完全認同國家主席習近平於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大會所講,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及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

  身為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詩姐重申,憲法給予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解釋權,并在《基本法》清晰寫明,因此人大釋法完全合憲;對於《基本法》23條立法,她認為「23條有立法需要,但何時立法需看社會情况、審時度勢再決定」,亦認同新特首林鄭月娥所指,若社會氣氛不合適,再提為23條立法只會帶來爭拗,達不到預期效果。

  5次人大釋法完全合憲

  香港回歸以來,經歷了5次人大釋法。詩姐指,法律解釋對香港而言確屬新事物,亦是回歸以來爭議最大的法律議題。

  她解釋,按照普通法,任何人都可解釋法律,但唯一有權威性、約束性的法律解釋是法院審判案件時作出的解釋。不過,國家範圍如此之大,每個地方情况都不一樣。她稱:「如果同一法律在不同地方有不同解釋,爭議怎解決?所以,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作出法律解釋,做澄清與補充;(中國)憲法67條,給予人大法律解釋權;這權力亦在《基本法》158條清晰寫出。因此,人大釋法是合憲的。」她說,但凡牽涉到中央管轄的事情、中央與特區的關系,相關案件判決前有需要提呈全國人大常委會作法律解釋。她亦補充指,20年來,人大5次釋法,都被香港法院確認其有效性。

  23條立法對香港有利

  「23條立法」,亦是回歸以來最大的爭議性議題之一。詩姐坦言,23條其實已十分照顧香港:「誰最懂得立法來保證國家安全?當然是中央政府!為何全國性、保障國家安全的法律不在香港實施?中央考慮到兩地生活方式不一樣。正因如此,中央政府責成特區政府自行(就《基本法》23條)立法。」

  她提醒說,23條并不是中央用以箝制香港自由,而是照顧到香港現實情况:「23條不是洪水猛獸,對我們很有利的;《基本法》已有這規定,相信中央政府可要求特區政府履行責任。」

  2003年,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23條立法草案,最終卻被叫停。梁愛詩時任律政司司長,回憶這段歲月,她淡然稱這其實不屬爭拗情况。她憶述道:「原本關於國家安全立法的諮詢經過了3個月;當年2月,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相關草案已吸收不少意見。這時出現『沙士』疫情引起很大恐慌,直至5月疫情受控,惟相關經濟影響已顯現。」

  之后,反對派發起「七一游行」。詩姐分析,游行人士訴求其實各异:「那天風和日麗,大家便上街游行。他們試圖表達不同意見,不只為23條立法,還有如宗教團體擔心被取締、對居港權的訴求、要求社會福利,等等。」

  「當年,特區政府在23條上本得到足夠政黨支持。七一游行后,有一個政黨撤回支持,令政府不能完成有關工作。」詩姐說。

  至於「23條立法」前路,詩姐指,「(2003年的經驗)并不代表沒可能通過。這不需三分二立法會議員同意,只需過半數即可。」她始終認為,維護國家安全、領土完整,是每位香港市民的責任;而且,《基本法》能照顧到香港,即使就23條立法也并不會剝奪港人的自由及權利。

[责任编辑: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