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范围扩大 传美方正在调查华为 华为声明称已遵守所有规定-香港商报
首页 > 新闻专题 > 中美貿易戰 > 最新报道

贸易战范围扩大 传美方正在调查华为 华为声明称已遵守所有规定

2018-04-26
来源:香港商报网综合

资料图

  【香港商报网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华为公司是否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司法部的调查进展到多远,以及正在就哪些具体的指控调查。这篇报道称消息来自于“熟悉此事的人士”,并称华为发言人对此事不予置评。

  华为拒绝置评 称已遵守所有规定

  对此,华为拒绝置评,但发表声明称,华为遵守其开展业务的国家的所有适用法律和监管规定。

  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华为声明称,华为遵守其开展业务的国家的所有适用法律和监管规定,包括适用的联合国、美国和欧盟关于出口管制和制裁的法律与监管规定。

  据腾讯科技报道,美国政府最近还提到,华为对美国在未来移动通信市场竞争中的领导地位构成了威胁。知情人士称,针对华为的调查是依照美国商务部和财政部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针对与制裁有关的问题发出的传票进行的。司法部的调查之前没有被报道过,而刑事调查本身就意味着华为可能存在着更严重的不当行为。商务部和财政部可以对该公司实施行政处罚和监管制裁。

报道截图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华为这次受到的指控,比之前中兴受到的制裁性质更严重。从机构性质来讲,此次美国司法部对华为的调查属于刑事调查,意味着华为有可能面临额外的“刑事处罚”;而之前中兴受到的美国商务部制裁属于行政处罚。

  华为被调查的消息传出后,英伟达、AMD、高通等美国知名芯片制造商股价悉数下跌,这也延续了美国科技股最近集体暴跌的颓势。

  华为面临更严重的指控

  华尔街日报称,美司法部对华为的调查属于“刑事调查”(criminal investigation),而美国商务部和财政部还可能对华为另外施加行政处罚和监管制裁。

  如果美国司法部的调查结果认定华为故意违反美国的出口法律,那么华为可能还面临刑事处罚。此外,所有涉嫌参与非法活动的个人也可能面临起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纽约时报去年早些时候曾报道称,美国财政部早在2016年12月就向华为发出了行政传票,指控华为涉嫌违反制裁。

  在更早前的2012年,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称,华为和中兴通讯可能涉嫌从事威胁美国技术机密安全的活动。自2017年年底以来,美国政府也已经采取了进一步措施限制这两家公司在美活动。

  华为和中兴对此均已否认会对美国未来的移动通信发展构成威胁。华为的发言人也表示,没有任何政府曾要求公司监视或破坏其他国家。

  据研究公司Dell ‘Oro Group的数据,2017年,华为以27%的份额引领全球电信设备市场,中兴则以10%的份额位居第四。

  不过,这两家公司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均低于1%,比起他们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差了很多,这也要归咎于美国政府对华为和中兴的种种打压限制。

  华为在美国遭遇重重阻击

  去年12月,特朗普签署法案,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设备参与美国核武基础设施的建设;同时,参众两院的立法者也发起了一项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及其承包商使用华为和中兴通讯的电子产品;美国国会的助手们也表示,他们希望将该法案纳入下一年度的国防开支法案,以确保迅速通过。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还称,之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们在建议特朗普阻止博通对高通的恶意收购时,还专门提到了华为在电信设备行业的主导地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周,由共和党人汤姆·考腾领导的两党参议员小组还致信美国农业部,要求农业部考虑不再购买华为和中兴的通讯设备。此外,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上周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禁止美国小运营商和乡村偏远地区的移动运营商使用华为和中兴的电子产品。如果运营商使用了这些中国制造商的电子产品,它们将拿不到FCC的补贴。

  美国电信运营商也决定与华为分道扬镳。进入2018年,华为进军美国的计划连连受阻,继此前被美国四大电信运营商中的AT&T和Verizon拒绝合作销售手机后,美国最大的电子零售连锁店BestBuy也传出将停止出售华为手机的消息。

  此外在美国政府加强对华为审查的大背景下,美国的一些盟国也变得更加谨慎起来。华为在欧洲等市场也同样有着体量庞大的业务,将来可能受到冲击。

  面对中国,美国到底在焦虑什么?

  据微信公众号“侠客岛”报道,昨天下午,特朗普表示,美国财长姆努钦和贸易代表莱希泽将在数日内率代表团前往中国就贸易问题进行磋商。

  不过,此行成果究竟如何,还有待观察。如此前有专家所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摩擦问题背后,有可能是美方全面对华策略的调整。

  今年2月份,美国前国务院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与前副总统拜登的副国家安全顾问雷特纳,在美国《外交事务》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重估算:北京是怎样让美国期望落空的》的文章。文章虽然不似特朗普政府的《国安战略报告》般“咄咄逼人”,但其行文,同样以美国视角审视中国的发展道路,并对此表达出“失望”。阅读此文,也能看出目前美国对华战略的深层逻辑。

  综括

  “美国一直期望能够决定中国的进程,但是总是过高估计了自己的能力。” 开篇第一句,作者就为全文定下了基调。

  为此,文章从两个维度举了例子:

  二战后,美国派特使乔治·马歇尔前往中国,期望两党达成和平协议;朝鲜战争期间,杜鲁门政府期待阻止中国军队跨过鸭绿江;越南战争期间,约翰逊政府相信中国会限制在越南的参与。但在这些事情上,中国都让美国很“失望”。

  尼克松政府也曾对中国下过乐观的赌注。尼克松和基辛格认为,与中国友好,可以在中国和前苏联之间设置障碍,让中国更亲近美国。总之,美国人认为,凭借美国的实力和霸权,美国可以把中国塑造成为一个让美国喜欢的国家。但是历史证明,华盛顿对自己实在太过自信。

  一言以蔽之,无论美国祭出“大棒”还是“胡萝卜”,都没能如其所愿地改变中国。具体地,文章将之分成了三个部分来论述:经济、霸权、挑战国际规则。总的来看,可以分为政治和经济两部分。

  经济

  在市场经济领域,美国对中国的“幻想”是直接而迫切的。段落第一句话即道出了真相:美国希望以加强与中国的商业合作为契机,促进中国经济的开放和自由化程度。

  比如,从1990年代老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开始,美国就认为,加强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对于促进中国的经济改革至关重要。因此,美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帮助中国改善与外部世界的贸易状况,包括2001年支持中国加入WTO,2006年从启动与中国的高端经济对话,并且在奥巴马时代与中国建立了双边投资协定。

  由此,两国的双边贸易额从1986年的80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5780亿美元,增长了超过30倍。

  然而,这种仅有贸易额的增长,对于美国来说显然是不够的。他们还期待,中国能够进一步加强经济改革。但在作者看来,中国完全没有做到他们预想中的经济改革,比如“没有履行入世承诺”,过多利用行政手段干预经济,对国企支持力度太大,没有对外企一视同仁。

  不仅如此,他们还引用了去年美国商务部公布的一组数据,百分之八十的美国企业认为中国政府对他们不够友好,百分之六十的企业对中国扩大开放的举措没有信心。

  政治

  政治领域的所谓“期待”自然更是落空。

  文章称,过去美国一直对中国抱有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就是只要中国坚持改革开放,融入世界经济,变得更加富有,那么其政治民主化就是一个必然的趋势。然而,目前的情况是,中国政府在完全保留其政治体制既有特性的同时,又充分利用了全球化带来的经济机遇,极大地增强了自己的经济实力。而这,反过来又加强了他们自身的执政合法性。

  更让美国感到危险的,可能还是中国的一系列国际战略。

  在文章看来,一方面中国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加入亚太经合组织,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并参与伊朗和朝鲜问题的斡旋;另一方面,中国建立亚投行,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并且,中国还明确表示,这些机构要建立自己的价值准则,区别于现有的、美国和欧洲的准则。

  紧接着,文章指出,中国积极推动建造“世界级的军队”,建造第三艘航空母舰、谋求在南海进行军事部署。这些无不显示中国的军事力量正在向美国靠近,而这是苏联解体以来未曾见的。

  “中国领导人已经不再坚持邓小平所说的‘韬光养晦’,而是强调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

  于是,文章得出结论:中国谋求取代美国的地位。“2008年金融危机、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让中国觉得美国必然衰落……中国领导人强调,中国的发展模式为其他国家提供了新的选择。”

  应对

  无疑,文章所列举的一系列事件都让作者产生了很大的不安全感。

  “华盛顿现在面临着现代史上最强大、最可怕的竞争者……华盛顿首先要放弃对中国一厢情愿的期待,接受以前对华战略失败的事实。其次,美国需要专注自己以及亚太盟友的发展。”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的发布,于作者而言,是一丝新的曙光。在他们看来,这一报告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是正确的一步。不过,特朗普政府的诸如缩小双边贸易赤字、放弃多边协议、质疑盟友的政策,却使得华盛顿变得越来越没有竞争力。与此同时,中国却在避免冲突中逐渐增强自己的实力。

  因此,文章提出,美国必须面对现实,既不寻求孤立、削弱中国,也不再幻想让中国“变好”;同时,美国应该更多地关注自己,以及盟友的权力和行为。

  对于这一文章,国际社会也各有看法。比如,香港《中评社》就刊社论称美国的这一政策很吊诡。此文同样得到了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转载。此外,耶鲁大学法学院中国中心的一位资深研究员也认为,文章没有正确理解中美过去四十年的历史;外交关系协会的亚洲项目主任易明则撰文称,这相当于把洗澡水和孩子甚至澡盆一起倒掉,有失公允。

  事实上,在岛妹看来,这与郑永年教授所说的西方的新冷战思维有着颇多相似之处。郑永年教授曾指出,西方既没有能力围堵遏制中国,也没有能力改变中国。因此,一个可行的选择就是把中国变成另一个“苏联”,这样西方至少可以团结起来尽最大的努力遏制中国的扩张,并且也能孤立中国,与之进行一场新的“冷战”。

  从目前看,美国对中国崛起的顾虑是深层次的,是两种意识形态,两种思维逻辑的对立。可能中国需要向美国等西方世界解释中国崛起的无害,但也可能,美国更需要换一下脑筋,接受一个多元世界的必然现实。

[责任编辑:蒋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