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再出新招 反彈浪化為泡影-香港商报
首页 > 新闻专题 > 中美貿易戰 > 最新报道

特朗普再出新招 反彈浪化為泡影

2018-08-09
来源:香港商报网
   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升級了與中國的貿易戰,下令他的政府考慮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擬徵的關稅提高一倍以上,從10%變成25%;8月2日,美國貿易代表聲稱擬將加徵稅率提高至25%;8月3日,中國國務院稅則委員會決定,對美國約6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作為對美方對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的反制。至此,中美貿易戰的前景更加惡化,港股醞釀中的反彈浪也化為泡影。
 
  我們之前曾認為在8月底美國對2000億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的諮詢期完結前,特朗普可能不會推出新的貿易戰升級措施,因而中美貿易戰有機會進入一段壞消息的真空期,有利港股出現一個較大的反彈。但現在,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再一次打破了這個幻想,趕在諮詢期尚未結束時再次升級中美貿易戰,打擊了市場情緒,基本扼殺了潛在的港股反彈浪。
 
  我們認為,特朗普如此急切地再次升級中美貿易戰,可能反映了他希望盡快在中美貿易戰取得成績的願望。習慣於極限施壓的特朗普,可能希望通過不斷的推高給對手所能造成的傷害,迫使對手盡快低頭,回到談判桌,按特朗普的意願達成協議。
 
  貿易戰對美方壓力更大
 
  從貿易戰開打以來美國國內各派力量的反應可以看出,隨貿易戰帶來的損失慢慢變成現實,從商界到國會議員和部分政府官員,反對特朗普貿易政策的聲音正在逐步增加。特朗普政府不得不用補貼農業、給一些企業以豁免等辦法緩解這種壓力,但從趨勢上可以看出,隨時間的累積,貿易戰造成損失的增加,特朗普貿易政策面對的壓力會越來越大,對美國長期堅持貿易戰不利。雖然貿易戰同樣給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帶來了很大困擾,中國政府也面臨較大的壓力,但首先中國的體制使得反對力量發揮的空間有限;其次中國政府明顯在心理上做好了與美國打一場貿易「持久戰」的準備,所以,中國政府看起來並不急於按美國條件結束貿易戰。
 
  特朗普有可能之前對貿易戰的設想比較簡單,從他的「貿易戰是好的,很容易贏得勝利」的言論可以看出,可能他設想的貿易戰,應該是一種對手很容易就投降的貿易戰。美國施壓→對手很快投降→貿易戰結束,大概就是特朗普頭腦裏設想的貿易戰形式。而一旦貿易戰變成「持久戰」,大家比拼承受傷害的能力,可能就落在了特朗普的貿易戰設想之外,所以,難免他有些急。
 
  中方不會選擇投降
 
  迫不及待地升級中美貿易戰,希望中國頂不住壓力而投降,按特朗普的意願達成中美貿易協議,大概是特朗普現在的想法。但這個想法實現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產生這樣的想法只能說明對中國完全的不了解,雖然改革開放40多年,中國一直實行以美國為重點的政策,也大致上滿足了美國的各種要求,但中共從根子上來說,是一個從戰爭和流血中成長起來的黨,是一個從沒有屈服於任何外界強大力量的黨,這個黨過去在多次生死存亡的關頭都不曾選擇妥協和投降,現在面對一個小小的貿易戰,怎麼可能會投降。
 
  中國不會選擇投降,基本沒有疑問。從前一階段中國政府的言論看,其態度是要打奉陪,要談可以,但美國政府先要有信用;其大致策略是用「持久戰」的方式,打到美國政府願意放棄霸凌態度與中國政府平等對話,然後雙方在平等、互相尊重的基礎上達成協議;這個策略與特朗普極限施壓、尋求快速按其要求達成協議的策略南轅北轍,就像兩股道上跑的車,根本沒有交集。所以,中美貿易戰,短期來看有轉機的機會不大。
 
  由於特朗普自認是貿易戰中佔優勢一方,仍在不斷地升級加碼中美貿易戰,所以,很難想像他會主動認輸,從已經喊出來的立場上後退,放棄霸凌與中國平等談判;而中國又不可能按特朗普的要求投降。所以,雖然中美雙方都有不打貿易戰的願望,但看起來,貿易戰繼續打下去、並將逐步升級,卻也無法避免。
 
  如果中國不讓步,那就只有一種情況可以結束中美貿易戰,就是美國放棄過分要求,平等對待中國,然後雙方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達成協議。但這種可能性特朗普是不可能主動做出的,只能是當美國國內反對的力量足夠大,最後迫使特朗普改變其不現實的想法和策略。也就是說,貿易戰一定要打到美國國內有廣泛的反對聲音,就連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都無法繼續忍受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結束。
 
  貿易戰對經濟壓力持續
 
  從這個角度講,貿易戰的陰影仍將持續帶給經濟與股市壓力,短期有所改善的機會不大。考慮到中國政府會出台措施對沖一部分貿易戰的負面影響,給市場帶來一些支持,因此,估計港股後市以弱勢震蕩、緩慢尋底的方式發展的機會較大。
 
  另一方面,不管此次貿易戰如何結束,中美關係都將從以前的合作為主轉變為又合作又鬥爭,鬥爭的一面將顯著增強,雙方經貿合作的重要性將明顯下降。過去中美經貿關係長期在中美關係中扮演了壓倉石和推進器的角色,隨這個壓倉石慢慢變成負累,中美關係將面臨更多的起伏。作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雙方鬥爭的增加將帶給世界經濟更大的不確定性,也增加了股市和經濟前景的不明朗。華大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 楊玉川
[责任编辑:李振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