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观察】中美要找到新平衡點-香港商报
首页 > 新闻专题 > 中美貿易戰 > 最新报道

【时事观察】中美要找到新平衡點

2019-02-01
来源:香港商报

 

资料图

  作者: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中美雙方正就貿易戰展開談判,結果如何,尚未知曉。不過戰情發展至今天,從各方的採訪報道來看,出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就是你採訪中國經濟學家,不少人會悲嘆:「完啦!糟啦!大難啊!我們糟糕了」;你採訪美國經濟學家,他們同樣說:「完啦!糟啦!特朗普把美國折騰成這樣,將來麻煩大了!」

  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雙方都是經濟學者,都是專家,為什麼都唱衰自己的國家?筆者很認同國防大學金一南教授的見解,他的結論是:「皆因雙方對自身的缺點都瞭若指掌,雙方對對方的缺點都有所不知。」換言之,中國經濟學家對國家經濟的短板知道得太多了,美國經濟學家也一樣,對美國本身的弱點太清楚了,但大家對對方的毛病知道的卻不多,因此都擔心一旦被對手擊中要害,難以招架。

  兩國專家知己不知彼

  金教授曾於去年8月應邀出席一次演講,談「新時代中美的戰略博弈及關係走向」,以「國防」的角度來剖析今次中美貿易戰,其視野便與單從經濟實力較量的角度有明顯分別,甚有參考價值。他分析,中國的三大優勢是製造業優勢、市場優勢和開放優勢;美國的三大優勢是科技優勢、貨幣優勢和軍力優勢。由於雙方優勢各異,故兩國的經濟學者視點亦有所不同。

  貿易戰一開打,中國處於被動,中國不少經濟學者看到的,大都是國家近期受制的情況,難免憂心忡忡;美國經濟學者則知道得罪全球最大市場會很麻煩,害怕貿易戰一拖長,對美國中長期的經濟非常不利。

  不過,最引起筆者注意的是,金教授在那次演講已提到了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名字。金教授認為中國應對貿易戰最大本錢,並非外匯儲備、美國國債或貿易盈餘,而是民眾!什麼樣的民眾?他便舉了任正非為例子,43歲創業,「1987年以2.7萬集資創建華為,到2015年華為全年營收利潤110億美元,2016年華為國內納稅700億,海外納稅200億,將華為發展成了震驚世界的科技王國,震驚了美國人,要堵截華為。」

  除了勝利無路走

  為了華為的發展,阿富汗戰亂時,任正非到當地看望員工;利比亞開戰前兩天,任正非才剛離開該國到了伊拉克。一位中國企業家何故不畏危險頻撲於第一線?任正非說:「除了勝利,我們已經無路可走。」須知道,金教授的演講是差不多半年前,當時還未發生「孟晚舟事件」,而今人們應該明白「孟晚舟事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理解為什麼美加對她的所為會引起舉國憤慨。

  華為最近高調發布了全球最強5G芯片「華為天罡」,可說代表了中國人民對美國霸凌主義的回應,亦使任正非「除了勝利,我們已經無路可走」這兩句說話更擲地有聲。

  克林頓的高級軍事顧問泰森曾講過,美國高科技行業能否抵住中國的挑戰,並不取決於美國能否成功地遏制中國的進步,而是取決於美國自身保持和支持美國公司創新能力。然而,特朗普明顯是個四十後的老派人物,他仍鍾情於傳統的工業,以為煤炭重新開採,鋼鐵重新生產,美國的黃金歲月便會重臨,故不惜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任由濃煙滾滾。

  美國人說,特朗普30年沒有進行任何的教育了,各種培訓班他都沒進過。金教授認為這就是特朗普為美國帶來最大的麻煩,由於30年沒有接受過任何培訓教育,所以他的認知和思維還停留在過去的年代。

  特朗普思維滯後

  正因如此,他徵收中國重稅的產品劃分甚細,共有幾千種產品,以為足以令中國無法應付。顯然他未認識到,被制裁的絕大部分只屬中間產品,不是最終產品,中間產品進入美國後,還要進行加工,再升值,這便會牽連到美國本土企業的利益了。特朗普似乎仍未懂得,全球化經濟發展到今天,很多產業鏈已跨境跨國,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制裁中興便是一個典型例子:當美國宣布不准供應芯片給中興,除了中興「休克」,大叫「救命」的還有美國高通。要救高通,就須向中興鬆綁,這就是今天的產業鏈。

  金教授指出,美國的交班很怪異,奧巴馬是1961年出生的,特朗普是1946出生的,即六十後交班給四十後,四十後上來了,然後拿過去那一套來處理現代的問題。

  對於中美貿易戰的戰果,金教授預測是:「短期看,結局必然是兩敗俱傷;長期看,貿易戰不但將倒逼兩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而且通過一段時間的較量,反而有助於雙方找到新的平衡點。」筆者對此也有同感,且看這階段的中美談判,能否有助早日找到新的平衡點。

[责任编辑:蒋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