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斥美打響關稅戰第一槍 中國反制純屬自衛反擊-香港商报
首页 > 新闻专题 > 中美貿易戰 > 最新报道

外交部斥美打響關稅戰第一槍 中國反制純屬自衛反擊

2019-05-16
来源:香港商報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昨日表示,中方所作所為完全是針對美方無理行徑的反制。

  【香港商報网訊】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昨日在例行發布會上表示,中方對國際社會針對新一輪中美互徵關稅所表達的憂慮表示理解,但要明確的是,是美國挑起的貿易爭端,不是中國;是美國打響了加徵關稅的第一槍,不是中國;是美國在反覆操弄極限施壓,不是中國。中方所作所為完全是針對美方無理行徑的反制,純屬自衛反擊。

  在外交部昨日例行發布會上有記者提問,我們注意到,國際社會這兩天對中美新一輪互徵關稅普遍表示憂慮,認為中美經貿摩擦升級會對世界經濟帶來新的不確定性。有人用「晴雨不定」來形容當前的世界經濟形勢,並將貿易問題列為「全球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中方對此有何回應?準備採取什麼樣的措施來緩解各方憂慮?

  美一意孤行單方發起貿戰

  耿爽說,中方注意到國際社會的反應,對各方的憂慮表示理解。的確,中美經貿摩擦升級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而且會拖累世界經濟。他同時強調,迄今為止,中方所作所為完全是針對美方無理行徑的反制,純屬自衛反擊;中方這麼做,既是為了捍衛自身的合法正當權益,也是為了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體制。

  耿爽指出,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中美經貿關係既對兩國意義重大,也對全球經濟的發展有着舉足輕重的作用;美方本應與中方一道,肩負起應有的責任,推動全球經濟增長,但美方卻一意孤行,單方面地發起貿易戰,多次在中方滿懷誠意進行磋商之時,違反雙方共識,對華加徵關稅。

  「誰是新一輪中美關稅戰的始作俑者,誰是阻礙全球自由貿易的規則破壞者,誰又是拖累世界經濟增長前景的風險製造者,國際社會自有公論。」耿爽說,「我們希望美方能聽一聽國際社會的理性和正義呼聲,早日認清形勢,回歸正軌,同中方相向而行,爭取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達成一個互利雙贏的協議。這不僅對中美兩國有利,也是國際社會的普遍期待。」

  特朗普曾宣稱美國本土製造不會受到關稅影響,不過他旗下的領 呔 等 商 品 卻 為 中 國 製 造「Made in China」,引發網友一陣嘲諷「你交咗關稅未?」

  「中國經濟不太好」無依據

  對於有記者提問說:據報道,連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對記者稱,中國的經濟不太好,中方十分渴望與美方達成經貿協議。中方是否認同美方看法?中方如何評估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經濟造成的影響?耿爽回應稱,美方的說法毫無依據,事實上,中國經濟一直保持平穩增長,呈現積極向好勢頭。耿爽指出,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會對中國經濟造成一定影響,但完全可以克服,中方有信心、有能力抵禦任何外部風險和衝擊。

  他舉例說,今年一季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6.4%,增速超出預期;內需已成為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去年中國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達到76.2%。不久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下調至3.3%,但將中國經濟增長預期上調了0.1個百分點至6.3%,是世界主要經濟體中唯一被上調的國家。

  此外,今年1月至4月,中國外貿出口同比增長4.3%,其中對歐盟、東盟等出口都出現了大幅增長。耿爽對此表示,中國的貿易夥伴遍天下,中國正加快從貿易大國走向貿易強國,世界各國都想分享中國發展的紅利,實現互利共贏;如果有人不願與中國做生意,自然會有別人來填補空缺。

  他指出,中國擁有完備的產業體系,擁有不斷增強的科技創新能力,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擁有巨大的國內消費市場和投資市場。他強調:「我們對中國經濟前景充滿信心,會繼續按照自己的節奏和步伐,根據自己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堅定推進改革開放,堅定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實現中國經濟行穩致遠。」

  伊萬卡旗下品牌的衣服和紙皮箱均為中國製造。

  特朗普:中美經貿談判並未破裂

  美國總統特朗普說,中美經貿談判並未破裂,對中國在關稅方面採取反制措施並不驚訝,兩國互徵關稅只是小小的爭執。美國財政部發言人指,財長鉧欽已表明中美磋商會繼續進行,財政部計劃不久後會在中國展開新一輪談判。發言人未有提供鉧欽可能訪問北京的具體時間,但稱特朗普計劃6月底在日本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

  拜登指特朗普犯錯 美豆農瀕臨破產

  【香港商報网訊】日前宣布競選美國總統的前副總統喬·拜登當地時間13日在新罕布什爾州一場競選活動中批評美國政府升級與中國的經貿摩擦,稱唯一將為此付出代價的是美國農民和工人。美國多個行業協會也發布公告,譴責美國政府加徵關稅會損害他們的利益。

  據美國媒體報道,拜登在當天的活動上對媒體記者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用了所有的錯誤方式」應對美中經貿摩擦,「總統除了增加關稅、債務和貿易逆差以外,什麼都沒做」。在評論美國政府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徵關稅稅率從10%上調到25%的做法時,拜登說:「目前,唯一要為此付出代價的是(美國的)農民和工人。」

  美國玩具協會14日發表聲明說,美國政府威脅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此舉「將對美國家庭、就業和企業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美國玩具協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史蒂夫·帕謝爾布在聲明中表示,新增關稅將大幅增加玩具成本,重創美國公司特別是小企業,並將導致美國喪失數以萬計的就業機會。他強調,加徵關稅只會導致消費價格增加、企業利潤減少,致使美國家庭和企業為之付出代價。

  該聲明指出,到目前為止,美國的關稅政策已導致不少美國企業裁員,增加美國消費成本,損害美國農產品出口,打擊了美國整體經濟。

  迫切需要恢復中國市場

  近日美國大豆協會(American Soybean Association)也發布公告,敦促美國行政當局取消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的計劃,並迅速與中國達成協議,還強調了中美大豆貿易的重要性,並表示隨談判的拖延和曲折,大豆農民在經濟和精神上受到的重創不容忽視,農民們的耐心也即將耗盡。

  美國大豆協會會長戴維·斯蒂芬斯表示,受美中經貿摩擦影響,過去一年大豆期貨價格每蒲式耳下跌已逾2美元,豆農收益受到顯著影響。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的數據顯示,7月份交割的大豆期貨價格13日收於每蒲式耳8.025美元,跌至10年來新低。美國豆農不願在「無休止的關稅戰」中繼續受到傷害,迫切需要恢復中國市場。

  美國西北穀物公司總裁Gary Mao稱,現在美國的農產品面臨着兩大困境:一是去年下半年的農產品還在倉庫,新的產品就要收穫上市;二是位於南美的巴西和阿根廷,其大豆、高粱等農產品正處於豐收季,而它們的價格比美國還低。

  Gary認為這是美國穀物行業最危機的一個時刻。「原來農民都覺得貿易談判會得到很好的解決,他們(豆農)一直存去年的大豆,沒有出售,就想等着貿易談判之後,價格回升再來賣。現在看來,這是遙遙無期的了。」

  英媒:美進口商為關稅買單

  【香港商報网訊】中美貿易摩擦引發廣泛關注,這場貿易摩擦真的像特朗普所說對美國有百利而無一害嗎?真的為美國財政帶來數以億計美元的收入嗎?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14日刊文分析稱,儘管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國將為關稅買單。但向美國政府交關稅的是美國的進口商,而不是中國公司。專家還指出,幾乎沒有什麼證據證明,增加貿易關稅有過任何作用。

  美國跨國律師行Cooley LLP的律師克里斯多夫。邦迪(Christophy Bondy)認定,向美國政府交關稅的是美國的進口商,而不是中國公司。他說,美國進口商因交關稅而增加的額外成本,很可能用加價的方式直接轉嫁到美國消費者身上。他說:「關稅對供應鏈有很大的破壞作用。」

  英國劍橋大學貿易問題專家梅利迪斯·克羅利博士(Meredith Crowley)說,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中國公司已經開始減價來吸引美國公司買貨。他認為,那些有市場優勢的(中國)產品並沒有減價,可能是因為美國進口商對他們有很大的依賴性。

  美消費者承擔額外支出

  根據2019年3月的兩份研究報告,美國2018年向中國和其他國家進口商品徵稅的全部代價,幾乎全部由美國商界和消費者來承擔。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普里斯頓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經濟學家經過計算得出結論說,向鋼鐵、洗衣機等在內的眾多進口商品徵收高關稅,讓美國公司和消費者,在繳稅之外每月額外支出30億美元。他們的統計結果還指出,受需求不振的影響,另外還有14億美元的損失。

  第二份權威研究報告由多位作者執筆撰寫,其中包括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佩妮洛皮·戈德堡(Pinelopi Goldberg)。該報告發現美國消費者和公司承擔了關稅成本的絕大部分。根據這份報告的分析,把其他國家的反制措施考慮在內,那些在美國2016年大選中支持特朗普的地區內的農民和藍領工人,是貿易摩擦最大的受害者。

  重置生產鏈要付出代價

  特朗普表示,那些原本從中國進口商品的美國公司應該到別的地方進貨,譬如越南,或者乾脆直接購買美國廠家的商品。但克里斯多夫·邦迪說,這並不像特朗普說的那麼簡單。他說,生產和價值鏈要重新定位,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而且都有代價。

  對於美國加徵關稅能否使中國達成協議,克羅利博士說,特朗普新增的關稅可能會讓中國重回談判桌,但是她並不認為中國就會因此作出重大的讓步。

  克里斯多夫·邦迪認為,特朗普威脅增加關稅,更多是為了擴大選民基礎,製造頭條新聞。邦迪指出,要讓人們了解中美談判中所涉及的原則問題非常困難,而「主打關稅就容易多了」。

  中國手握好牌應對外部衝擊

  【香港商報网訊】4月的中國經濟運行數據昨日公布,工業、服務業、消費、進出口總額等主要經濟指標同比增速均較上月有所回落。有學者認為,在貿易摩擦加劇,外部環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情況下,中國經濟要保持穩定增長還有多張「好牌」可打。

  第一張牌,是加快改善營商環境,使投資者「用腳投票」。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研究部原部長趙晉平表示,無論是為滿足企業期待,還是在國際競爭中爭取主動,中國都需要在改善營商環境上採取有力舉措。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王孝松也認為,營商環境能否改善直接影響境內外投資者的信心和決策,決定了對外開放的格局和經濟發展的速度和質量。

  第二張牌,是加大高水平開放力度,激發市場活力。「中國對外開放廣度和深度都有提高空間」,王孝松稱,今後中國開放力點應放在服務業領域,進一步提升電信、醫療、教育等開放力度。同時,中國應繼續降低進口關稅,加快消除各種非關稅壁壘。

  目前,從提出要新布局一批自由貿易試驗區,加快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到要求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加快制度創新,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再到加快商談自由貿易協定,積極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進程,中國正在通過多個抓手提高開放水平。中國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預計,年內中國將出台更多措施加大開放力度,在這方面「中央決心是大的」。

  第三張牌,是與更多國家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加強經貿合作,分散風險。對外經貿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教授崔凡稱,為降低市場集中帶來的風險,中國應更加努力開拓「一帶一路」沿線等多元市場,通過在海外投資設廠等方式完善生產布局,減少外部不確定性帶來的衝擊。在這個過程中,應注意穩步有序,避免國內產業特別是勞動密集型產業過快轉移對穩就業造成壓力。

[责任编辑:蒋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