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最終裁決!美國7年前11起反補貼措施違規-香港商报
首页 > 新闻专题 > 中美貿易戰 > 最新报道

WTO最終裁決!美國7年前11起反補貼措施違規

2019-08-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據WTO官網文件顯示,在8月15日WTO爭端解決機構(DSB)會議上,WTO爭端解決機構通過了中國訴美國反補貼措施案(DS437)執行之訴的上訴機構報告。在國際貿易和WTO爭端解決領域擁有多年經驗的高朋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錢文婕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稱,此次報告的通過標志著本案的最終裁決生效,意味著中國可以向WTO申請授權,對美國進行報複。

  上訴機構報告於2019年7月16日發布,裁決美國針對中國生產的油井管、太陽能電池板等產品實施的11起反補貼措施違反《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定》(SCM協議)相關規定,支持了2018年3月發布的專家組報告裁決結果。

  中美反補貼措施案(DS437)源自美國商務部從2007年到2012年期間對中國出口美國的產品發起的17次反補貼調查,涉及22項產品,並在此後征收關稅。2012年,中國就美國反補貼措施在WTO啟動爭端解決程序,同年專家組成立,多國作為第三方參與此案。經過審理,2014年,WTO專家組和上訴機構裁定美國違反世貿規則。2018年,WTO發布執行之訴的專家組報告,美方仍未取消這些違反世貿規則的關稅。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7月16日表示,本案原審專家組和上訴機構均已裁定美國涉案反補貼措施違反世貿規則,要求美方糾正其違規措施。但令人遺憾的是,美方在執行世貿裁決過程中仍繼續使用違規做法。上訴機構的裁決再次證明,美方違反世貿規則、一再濫用貿易救濟措施,嚴重損害了國際貿易環境的公平公正性。

  錢文婕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WTO裁決可分為兩大階段,原審之訴和執行之訴。原審階段的上訴機構報告發布之後,敗訴方有時間和機會進行整改,以便履行WTO的判決。執行之訴是原告勝訴之後,針對被告不履行判決而再次啟動的爭端解決程序。執行之訴階段上訴機構如果再次裁定被告方敗訴,那么敗訴方將不再有整改的機會,勝訴方可以申請報複。

  “上訴機構報告相當於國內的二審。此次執行之訴美方敗訴,意味著中國可以向WTO申請授權,對美國進行報複,而WTO的授權程序很容易通過。”她說。

  美國代表團表示,它不認為WTO的調查結果是有效的,也並未就WTO上訴機構上月通過的報告達成共識,稱WTO上訴機構在爭端解決中使用了“錯誤的法律解釋”。

  “美國政府尤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質疑WTO裁決的效力,這是預料之中的。如果中國征稅,美國可能會采取報複措施。但從WTO的角度,成員國必須通過法定程序(即WTO爭端解決程序),才能進行報複。否則,未經授權的報複不符合WTO規則。” 錢文婕稱。

  她指出,雙方也可以達成賠償協議,通常是敗訴方進行讓步,以此說服勝訴方放棄報複措施。根據WTO《關於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的諒解》的規定,如在合理期限結束期滿之日起20天內未能議定令人滿意的補償,則援引爭端解決程序的任何一方可向爭端解決機構請求授權中止對有關成員實施適用協定項下的減讓或其他義務。

  中國常駐WTO代表團8月15日在聲明中表示,中國對於專家組和上訴機構的報告並不完全滿意,但報告足以證明,美國在“對事實上不存在的補貼”的相關調查中采取了違法行為。“美國商務部不能假定中國的國內價格是‘扭曲的’,並迫使應訴企業證明相反的事實。”

  中國常駐WTO代表團還指出,中國對專家組和上訴機構有關反補貼程序中“公共機構”的解釋表示失望,這應引起所有WTO成員的關注。據了解,公共機構作為提供補貼的主體,其定義一直沒有被明確。至於裁決的其他方面,包括美國商務部使用外部基准來確定薪酬,以及對補貼專項性的認定,專家組和上訴機構的調查結果將有助於分析美國商務部在這些領域自由裁量權的濫用行為。

  中國代表團表示,與美國不同,中國不認為上訴機構超出了其職權范圍。中國呼籲美國更廣泛地改革其反補貼調查的做法,以符合WTO規則和爭端解決機構的裁決。

[责任编辑: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