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訪手記】正義之師三戰黑衣人 拯救官塘-香港商报

【采訪手記】正義之師三戰黑衣人 拯救官塘

2019-08-25
来源:香港商報網

  昨天示威者的目標是官塘,而且還拿到了最近少有的不反對通知書,難得可以名正言順,感覺到場人數還不少,士氣好像也比較高漲,似乎在齊集力量打算大搞一場。

  一點半開始遊行,但很快就直奔主題,進入重點環節。下午兩點多,雙方就已經在牛頭角警署外面對峙。一開始警方的人不是特別多,只有一小隊警察站在警署外面,但是示威者已經開始設置數層的路障,除了鐵欄杆之外還有大量粗大的竹支,防備要比平時複雜和嚴密,整個防護線拉的也比較長,聲勢浩大。

  粗大竹柱架路障

  這次淪為戰場的偉業街比較寬廣,後方有人行天橋,旁邊有數層高的工業大廈,基本上都站滿了的人,路障後方的示威者和警署外的警察距離比較遠,相隔有將近一百多米。

  期間,除了有黑衣人,還有不少普通裝扮的人不停地挑釁和辱罵警察,還向人群扔磚頭和瓶裝水,不過可能力氣不夠,有不少沒有扔中警察,卻擲中站在他們中間的記者,幸虧沒有人受傷。

  在場警察忍不住當著記者的面,嘗試跟示威者講道理,著他們不要再扔東西,尤其是磚塊,但示威者不但不聽,還繼續破口大罵;有防爆警察實在忍無可忍,手持胡椒噴霧走近示威者,大問,「這就是你們的和理非嗎?一塊又一塊的磚頭,會死人的!」有同僚勸住了他,現場才沒有爆發冲突。

  社工稱市民沒武器 著警員克制

  有聲稱中立的社工在現場用大聲公說,希望警察能盡量冷靜,「我們是控制不了市民的,希望你們可以盡量保持克制,因為你們手上是有武器的,我們是什么都沒要的。」有警察忍不住懟過去,「他們手上的磚頭不是武器的?」

  准備開戰的同時,有其他示威者分成小隊,大肆破壞附近的智慧燈柱,因為懷疑裏面有智能裝置收集人臉,身份證等個人信息。他們的手法十分專業,還帶有電鋸,先從底部割開鐵柱,再用繩子拉倒,然後取出裏面的零部件,每拉倒一只燈柱,現場就發出一陣歡呼聲,拍手叫好。一個下午他們就破壞了20支燈柱,以每只14萬算,政府得再花將近300萬才能重裝。

  下午三點多,現場的警察已經開始增員,包括一對速龍小隊,示威者扔東西的頻次也同步增加,不停見水樽和磚頭飛來飛去,不時聽到女記者的尖叫聲,男記者也趕緊把頭盔戴起來,現場一片混亂,小記在直播的手機也被水樽擊中直摔地上,幸好信號沒有中斷,只是摔爛了玻璃屏幕。

  小分隊破壞智慧燈柱

  警察兩度舉起了紅旗,警告示威者停止攻擊,前方的示威者看到後,馬上飛奔到路中間,敞開嗓子向盟友們汇報情報,要他們小心。在路障前面的示威者,有的不停敲打竹竿,有的則凝神靜氣,似乎在為進攻做准備,也有個別已經開始行動,拿出巨型彈弓,向警察發射石頭,還有一個黑衣人用射飛杆的姿勢,向警察飛扔出粗大的竹枝,他旁邊的人則投擲煙霧餅,氣氛開始緊張起來。

  下午四時半,戒備在警署外的警察突然有所行動,用很快的速度從九龍灣向觀塘方向推進。示威者見狀,馬上轉身逃跑,警察一路追擊,捉捕數人,又發放橡膠子彈和多枚催淚彈。前方的示威者一邊逃跑一邊回擊,不停向後面的警察扔磚頭和竹枝,甚至玻璃瓶,跟跑在警察中間的記者也要不停的閃避,險境環生。有跑在後方的示威者嘗試和警察搏鬥,大力揮動棒球棒,和警棍短兵相見。

  期間,有人從偉業街的旁邊扔出汽油彈,在警察和記者中間爆炸,有記者的腳被灼傷,十分驚險,現場馬上多處火光熊熊,火焰足足有一米高,連防爆警察也要往後退避,還好,沒有釀成嚴重受傷,有警察立即用滅火筒撲滅。

  扔汽油彈燒及記者

  一時間,偉業街亂如戰場,但煙霧迷漫中,不時見到火苗躍起,磚頭,汽油彈從高空橫飛,玻璃落地聲碎,還有槍聲,尖叫聲,急促的奔跑聲,氣氛十分緊張。小記身處其中,也有點慌張,不知道往何處跑才好,雖然算不上槍林彈雨,但一個不小心,被磚頭擊中,甚至汽油彈燒及,後果不堪設想。

  有不少記者跟跑到半路就因突然出現的險境而被逼停下來,其中有很多人被催淚煙擊中,小記也因為中招被迫停止直播,到處找水清洗眼睛,幸好在場同行幫忙,用生理鹽水洗完眼睛,又把礦泉水直接澆到臉上和身上,減少灼熱感。連有專業裝備的警察也被波及,摘下面罩,不斷咳嗽、流鼻水。

  示威者退到常悅道附近的偉業街,警察也停止了追擊。從牛頭角警署到常悅道間的偉業街路面一片狼藉,雨傘,竹枝,頭盔散落一地,還有玻璃樽,汽油彈,燒過的布塊等殘駭,一路上還見到不少單只的球鞋,相信是示威者跑的時候掉下的,旁邊的石欄上則發現了眼鏡,面罩,充電寶等隨身用品,可見當時逃離的時候有多混亂和多倉促,當中還有一瓶車用的易燃液體,很可能是用來做助燃的。

  偉業街一片狼藉

  期間,有示威者轉入附近的德福廣場平台,撬開水渠蓋子,並把洗潔精噴的滿地都是,阻止警察追進,後來速龍小隊發放胡椒球彈,示威者才散去。

  主戰場偉業街方面,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准備,在下午快六點的時候,示威者又發起第二輪的進攻,先把路障往前推,就地取材,挖起人行道上的地磚,再把它敲碎,放在小桶裏,分發給現場的示威者,有的直接扔向警察,有的則用自制巨型彈弓發射,務求擊得更遠。

  這當然又是在逼警方出手,又是數枚催淚彈,加橡膠子彈,一番磚去煙來後,警察向前推進,示威者則是節節後退,地盤又縮小了,退到了順業街附近,雙方第三次對峙,距離也相對比較靠近,只有不到一百米左右。

  擔心被包抄 發起第三輪進攻

  這一次,不到半個小時,示威者就打算發起第三輪的進攻,摩掌擦拳間,突然有後方的探子來報,說是在另外一邊發現有防爆警察的蹤影,那就代表著示威者有可能被前後包抄,探子甩下一句話說,「反正我們後方會盡量配合你們,至於要不要撤,由你們前方的決定,你們定好了,趕緊給我們消息。」

  經過一小輪的討論,示威者很快決定繼續進攻,而且馬上行動,在傍晚6:40左右,他們撐開雨傘,揮著石頭又繼續往前進攻。才走不到十秒鍾,警方的催淚彈就劃過天空送到,示威者撿起彈頭又扔了回去,現場只見白煙飛來飛去,一片迷離,熏得大家都受不了,小記又再次中招,又得洗眼,往臉上和手臂,脖子等暴露在空氣的皮膚上淋水。

  眼睛勉強撐開一條縫,看到在煙霧中竄逃的黑衣人有點慌亂,這一次如果再沿著偉業街後退,很可能會落到剛才探子講的追兵手中,於是他們選擇往右拐,再退到了與偉業街平行的官塘道上,開始即場的破壞工作。

  退至官塘道開始新破壞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應對今天可能發生的情況,官塘道上的多個巴士站早已把鐵欄杆拆掉,取而代之是在地上刷上明顯的黃線以作識別,但示威者不知道從哪裏的遠處拆來了鐵欄杆,很快地又架起了路障,把馬路上的車都截停在中間。

  這個時候有黑衣人提出異議,認為應該開出一條車道,先放行車輛,避免過於擾民,「現在已經沒有地鐵了,如果再不讓車走的話,市民就走不了了。」不同意見的黑衣人爭執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妥協了,著手搬開部分路障,讓堵在馬路中間的車輛離開。

  就在這個時侯,有人發現,向前行駛的車龍後面,竟是黑壓壓的防爆警察,雖然看不太清楚數量,還是可以看見他們頭盔上紅色和藍色的警示燈在黑夜裏閃爍著。

  這一次連對峙都不用,因為防爆警察是從路障後方推進,還打算做第四輪進攻的示威者明顯錯誤判斷形勢,慌忙放下手頭上的各種准備,撒腿就跑,當防爆警察大隊伍押抵路障附近時,黑衣人已經走的一個都不剩了,現場只有一片穿著熒光背心的記者。

  正義之師收兵回營

  不戰而勝,防爆警察不用捉壞人,只能做起服務民眾的工作,清理路障,指揮交通,不到五分鍾,觀塘道就恢複通車,不過得讓大批防爆警察先行離開,返回牛頭角警署。

  官塘道上頓時呈現一大片紅藍燈海,在黑夜裏閃爍前進,甚是壯觀,後面有十幾輛警車跟隨,猶如黑暗中的正義救兵,成功拯救完官塘後,正在收兵回營!

  逃脫的示威者則沿著官塘道向黃大仙方向進發,相信另一隊的正義之師已經在現場等著他們了,又一場正義之戰蓄勢待發!

  文 | 木子

[责任编辑: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