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到上月底,內地銀行年度業績已全部發布,國有控股大行幾乎「零增長」的成績單令市場嘩然。從火熱的十年「黃金季」到寒意逼人的「秋意濃」,一向穩健的銀行業這是怎麼了?「業績輝煌」與「壞賬暴增」如閃電般快速切換的緣由何在?本報組織專門力量挖掘了內地18家上市銀行的上千組數據,試圖從中尋找解開銀行業困局之鑰匙。

銀行業困局:風險大考拉開序幕

今年3月以來,穆迪、標普先後將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展望調至負面,市場嘩然,中國官方多次回應不表認同。新近公布的一季度數據顯示中國經濟回暖向好,似乎給了中國反駁評級機構的足夠底氣。但在分析人士看來,靠天量信貸支撐的此輪回升能否持續仍然存疑。早在去年底,穆迪已將中資銀行業評級展望調至負面,各上市銀行2015年報數據,亦證實了評級調降並非空穴來風。

来源 香港商報 |  2016-04-25

困局之二:盈利能力降違約風險增 銀行業風險埋身

2015年內地銀行的日子相當不好過,整體經營壓力增大,又陷入盈利困局之中。從已經披露2015年年報及業績快報的13家銀行的財務數據來看,一方面銀行的盈利能力在下降,11家銀行公布的去年年報顯示,營業收入增幅為13.50%,

来源 香港商報 |  2016-04-25

困局之三:內銀差異化發展砥礪前行

隨著五大國有銀行和各股份制銀行年報的集中披露,2015年中國銀行業的「成績單」揭開了神秘面紗。2015年內地經濟疲軟,銀行日子也隨之不好過。數據顯示,五大行的平均淨利潤增速為0.75%,勉強維持正增長。

来源 香港商報 |  2016-04-25

困局之四:幣策扭曲M2畸高 銀資錯配難破解

在全球寬松貨幣政策下,2015年全球M2余額高達366萬億元,其中中國M2余額佔全球貨幣供應總量的近40%,存量和增量位居全球第一,並且新增信貸也創曆史新高。不少市場人士認為,央行多個矛盾沖突的政策目標導致M2長期畸高,

来源 香港商報 |  2016-04-25

困局之五:銀政關系錯綜復雜 兜底論再復活

上個世紀末,代價高昂的內地國有商業銀行業改革,以政銀分開、政企分開、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為基本目標,經曆10年蛻變完成股份制改造並陸續上市。2016年隨著盈利能力大幅回落,內地銀行業正式步入寒冬。除

来源 香港商報 |  2016-04-25

困局之六:不絕殺僵屍企業 銀行也會變僵屍

銀行不良資產的形成,與經濟下行背景下、產能過剩不無關系。雖然,各大銀行均表態響應供給側改革,為化解過剩產能、扶植中小企業出力,但是實際上銀行能在這方面做多少貢獻?內地產能過剩到今天的地步,銀行需要負多少責任?

来源 香港商報 |  2016-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