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2819

权力寻租引发社会不稳定 消除行政垄断方能破局

2018-07-23
来源:香港商报网

   

   嘉宾简介:尚震宇,中邮证券董事总经理,经济观察报宏观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国信证券财富管理博士后,美国佐治亚理工访问学者。

         核心观点:

  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引发了国内医药领域的信任危机,同时使得内地社会信用体系遭受重创,严重损害了医药行业的整体估值,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权力寻租致使面向市场竞争的价值链生态退变为权力下的地方政府与企业合谋,阻碍经济长期发展,引发社会不稳定,是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根源所在。

  重构中国经济,核心是界定政府权力,建立一个透明、公正、清洁、高效、易受监督、易受追责的制度体系,消除权力寻租下的行政垄断经济。

  以下为正文:

  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引发了国内医药领域的信任危机,同时爆出的长生生物上市财务造假和行贿地方官员等使得内地社会信用体系遭受重创。这次信用风险,不仅给国家医药生物领域带来了恶劣的负面影响,而且严重损害了医药行业的整体估值,导致行业估值整体下调,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当前国家供给侧改革遭遇中美贸易战,外汇储备和经济增长承压、内需有待提振的影响,形势不容乐观。金融乱象四处丛生,新的经济增长点和经济驱动模式尚未建立,国家经济转型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唯有继续深化市场化的供给侧改革才能破局,因此不能单纯从过去的经济体制改革视角看待当下的经济形势,只有站在更高的层面,从国家经济安全高度来统领深化市场化供给侧改革,才能为国家经济转型提供根本保障。

  从国家经济安全层面,权力寻租短期或会促进经济发展,但中长期来看,增加了制度成本,将致使信用环境和法制环境缺失,抑制市场主体的科技研发与创新驱动,严重挫败企业家精神,削弱整个经济体的竞争力,使得市场价格机制失效,无法引导资源合理流动和有效配置。

  权力寻租的存在,致使面向市场竞争的价值链生态退变为权力下的地方政府与企业合谋,从而阻碍经济长期发展,也导致基尼系数过高,容易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这也是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根源所在。

  将经济系统高度抽象为家庭、企业与政府三大经济单元,从可持续发展的视角,三大经济单元有各自对美好生活的核心需求。家庭:教育、事业、健康;企业:融资、人才、竞争胜出、社会责任;政府:财政体制、货币体制、体系制度的优化、民富国强。家庭需求中的健康、企业需求的社会责任、政府需求的民富国强,是三大经济单元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重构中国经济,核心是界定政府权力,建立一个透明、公正、清洁、高效、易受监督、易受追责的制度体系,消除权力寻租下的行政垄断经济。

  首先,使用安防科技、人脸识别、云计算等技术,落实依据宪法和国务院组织法出台的国务院“三定规定”,创造一个行政职权透明、公开、易受监督的制度环境,为信用和法制经济奠定基础;其次,推进“三张清单”配套改革措施,权力清单“法无授权不可为”、责任清单“法定职责必须为”,确保政府简政放权,负面清单“法无禁止皆可为”,释放企业与家庭的经济活力;再次,公权公用,行政行为接受三大经济单元全过程监督,创造易受追责的制度环境,对违规行为及时制止和纠正,对违法行政严厉问责,体现三大经济单元在诉讼主体间的平等,形成通过法律而不是运用权力解决行政争议和纠纷的良好环境;最后,全面深化改革,政府由管理者转向服务者,把素质高、能力强的政府职员派往中西部地区,组建当地的执政团队,提升当地政府服务效率和服务意识,打造良好营商环境,公平正义的法制环境、向上守信的社会环境、廉洁高效的政务环境。

  此外,推进国家人工智能进程,对政府行政体制进行内部优化,重构制度体系,特别是财政赤字省份,由电子政务向人工智能政务过渡,创造一个公正、清洁、高效的制度环境,降低三大经济单元之间因信息不对称引发的道德风险,大幅降低制度成本,促进生产力的快速发展。

[责任编辑:程向明]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