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貴靈魂 傲骨人生

       1、我今年一百岁,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往前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

  2、我是一位老人,净说些老话。对于时代,我是落伍者,没有什么良言贡献给现代婚姻。只是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潮流下,想提醒年轻的朋友,男女结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双方互相理解的程度。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赏、吸引、支持和鼓励,两情相悦。门当户对及其他,并不重要。

  3、年轻时曾和费孝通讨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懂,有一天忽然明白了,时间跑,地球在转,即使同样的地点也没有一天是完全相同的。现在我也这样,感觉每一天都是新的,每天看叶子的变化,听鸟的啼鸣,都不一样,new experience and new feeling in everyday.

人们为什么如此怀念杨绛

人们怀念杨绛,因为她的作品让人在浮躁的文学风气中感到一股清新。从创作活跃的年代看,杨绛和“鲁郭茅巴老曹”等现代文学大家属于同代人,但因高寿与晚年旺盛的创作力,她又是不折不扣的当代作家。

来源 中国青年报 |  2016-05-26

钱钟书杨绛:一个称心如意的结局

钱锺书跟杨绛这样的读书人还会出现吗?恐怕只能说:不知道。唯一可以确定是属于许姚和钱杨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来源 读特APP |  2016-05-26

杨绛:淡泊背后亦风华

对融贤妻与才女于一身的杨先生,如果说完全的不打扰做不到,咱们还是尽量多读点书,感受杨绛其人其文中的人生智慧,这是送杨绛先生远行最得体的方式。

来源 华西都市报 |  2016-05-26

先生:文学灵魂的镜子

先生昨驾鹤西归,纪念於是铺天盖网,这种纪念是自发的,没有官府的号召,也没有富豪的策划,於是想起一句套话,一个大家自身就是一面宝贵的镜子。正如文学的「镜子说」一样。於是很奇怪地又想起了另二位已然离去的大家。

来源 香港商报 |  2016-05-26

【商报专稿】缅怀杨绛先生

此前,网络已流传杨绛病重。但其侄女曾出面回应, 她只是轻微肺炎,病情已经控制住。据了解,杨绛生前住在北京三里河,独女钱瑗和丈夫钱锺书於1997年和1998年相继去世後,其後她一直与保姆住在这里,闭门谢客。人民文学出版社办公室主任宋强表示,杨绛生前对《杨绛文集》的责任编辑胡真才说过,如果去世,不想成为新闻,不想被打扰。而在2014年出版的《杨绛文集》中,载有杨绛曾向中国社会科学院负责人提出「去世後,不开追悼会、不受奠仪,至多七八至亲送送」的要求。人文社亦透露,杨绛生前有遗言,火化後再发讣告。

来源 香港商报 |  2016-05-26

她饱满的生命力和精神能量,是一个奇跡

華東師范大學陳子善教授评价,與錢鍾書先生的尖銳不同,楊先生的筆調是溫文爾雅的,卻又帶出了人間的冷酷和狡詐。她還有一本劇本《遊戲人間》,現在看不到了。翻譯作品上最出名的就是《堂吉訶德》,也是一本諷刺小說,我個人認為是有內在聯系的,都是諷刺喜劇。

来源 香港商报网 |  2016-05-25

祭悼杨绛:“我们仨”与香港的因缘

1938年秋,钱锺书一家乘法国邮船回国,途经香港,后分头赴昆明与上海。这是“我们仨”初次踏足香港,也是钱先生与杨先生唯一一次香港之行。  

来源 香港下午茶 |  2016-05-25

105岁杨绛今晨逝世 “我们仨”终成绝响

著名文学家、翻译家杨绛先生于2016年5月25日凌晨逝世,终年105岁。与辛亥革命同龄的杨绛先生出身名门,天赋文才,不仅在文学上开辟了自己的一方天地,还与因与文史大家钱钟书的美好婚姻而备受艳羡。钱钟书生前曾称其“最才的女,最贤的妻”。 

来源 凤凰文化综合 |  2016-05-25

高莽忆杨绛:她遇到钱锺书 是幸运也是不幸

“她是一個偉大的女性,才華非常突出。很年輕的時候就寫劇本,寫小說,能遇到錢鍾書,生了一個女兒,能有這樣一個家庭,她是幸運的,但又是不幸的,因為女兒早逝,錢鍾書先生後來也去世了,她能堅持活下來很不容易。”

来源 凤凰文化 |  2016-05-25

钱钟书与杨绛:这世上果然有势均力敌的爱情

《圣经》有言:“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因为,他就是你前世的爱人。”文坛伉俪钱钟书和杨绛的爱情便应了这句话。1932年早春,在清华大学古月堂门口,两人初次偶遇,杨绛觉得他眉宇间“蔚然而深秀”,钱钟书被她“颉眼容光忆见初,蔷薇新瓣浸醍醐”的清新脱俗吸引,丘比特的金箭暗暗射中两人,一段旷世情缘就此徐徐萌发……

来源 豆瓣 |  2016-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