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美聯儲加息預期提前及孟晚舟歸國
2021-09-30 13:22:13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谢烨挺

 過去的一周有兩條備受關注的新聞,一是美聯儲舉行了9月份的議息會議,加息預期提前;二是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與美國司法部達成暫緩起訴協議,美方撤回對她的引渡申請,孟晚舟隨即離開加拿大回到中國。這兩則新聞看似相互獨立,實則緊密相關,梳理這兩則新聞背後的關聯和釋放出來的信號,可以一定程度上幫助我們理解現階段的中美關係及預測接下來的宏觀經濟的走向。總體來說,美國希望中國分擔其通脹壓力,緩解債務危機,美元逐步退出量化寬鬆,擴大對中國的商品和服務出口,美元對歐元、英鎊和日圆升值,美元指數上升,而人民幣將對應貶值,美元走強將舒緩其通脹壓力,人民幣貶值也將有利於中國對外出口,因此是對雙方有利的局面。同樣,中國增加美債購買和美國商品進口,也會要求美國放寬對華科技限制和不公平待遇。因此,央行有可能繼續降準及實施逆回購,釋放流動性,保障中國國內大循環的順利進行,維持一定的經濟增速。

 9月議息會議聲明與決議顯示,美聯儲繼續維持寬鬆政策立場,維持聯邦基金基準利率0至0.25%不變,但點陣圖及購債進度等資訊,卻釋放了鷹派信號。有分析預計,美聯儲將會在年內開始縮減資產購買,這意味着本輪縮減資產購買過程中,每月縮減規模為120億-150億美元,遠超2014年的每月90億美元。

 同時,9月點陣圖較6月點陣圖更為陡峭,顯示出美聯儲進一步上調了加息預期。點陣圖顯示,2022年聯邦基金利率預測中值為0.25%,2023年聯邦基金利率預測中值從6月議息會議的0.625%升至1%,首度披露的2024年聯邦基金利率預測中值為1.75%。預計至2023年底將加息3至4次,至2024年合共加息6至7次。

 美國時間27日,一項旨在幫助聯邦政府暫時突破債務上限並使其在12月3日前維持運行的法案在參議院舉行投票。由於共和黨領導人的反對,該法案以50票支持、48票反對的投票結果未能被通過(根據參議院議事規則,多數法案必須在100位議員中獲得60票支持才能通過)。接下來,國會需要在30日結束前通過政府撥款法案,否則美國政府將面臨部分停擺的威脅;而有研究機構預測,如果無法提高債務上限,美國國債也將在10月下旬出現債務違約。除了債務危機和不及預期的就業市場,美國目前還面臨着其它難題:即供應鏈緊張和通脹率高企。這一連串的「近憂」,無疑為美國能否順利退出量化寬鬆,復蘇經濟的「遠慮」打上了一個又一個問號。

 作為美債第二大的持有國(截至7月中國持有美債規模為1.068萬億美元,僅次於日本)及全球最大的商品出口國,中國無疑是幫助美國解決目前遇到的兩大經濟問題——債務危機及通貨膨脹的關鍵環節。今年的3月至6月,中國曾連續四個月減持美國國債,總規模達到423億美元,這是2016年以來的最大幅度拋售。有分析認為,各國拋售美國國債將提升美國政府的融資成本,因此穩住中國這個債主不繼續拋售美債且增加購買美債,可能是美國避免債務危機和政府停擺的重要手段之一。

 在通脹方面,今年以來美國國內通脹高企,最近幾個月的資料都遠超2%的通脹目標。一直以來,美國都利用美元的世界貨幣地位,通過加印美元的方式,購買全球的商品,向其他國家輸出通脹。中國作為「世界工廠」,一直以來都是美國優先購買商品的對象。據中國海關統計,2021年前7個月,中美雙邊貿易額達到4045.72億美元,同比增長40%;其中對美出口金額為3024.47億美元,同比增長36.9%。中美貿易順差繼續加大,未來美國一定會要求中國增加美國商品進口,同時中方也會相應要求美對華放寬科技和智慧財產權的管控。

 上周五,在孟晚舟被扣留在溫哥華將近3年後,美國檢方最終與她達成暫緩起訴協定(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DPA)。孟晚舟隨即搭乘包機回到中國。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26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天津會見了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在會談期間,中方向美方提出了兩份清單,其中一份要求美方糾正其錯誤對華政策和言行的清單,裏面就包含撤銷對孟晚舟的引渡。有學者認為,孟晚舟歸國,可以被認為是中美關係向良性發展的一個積極信號。美國執行了天津會談清單上的這一項內容,也一定程度上傳遞了美國希望和中國恢復談判和溝通的積極態度。

 而從中國的角度來看,短期內受到局部疫情衝擊和經濟發展模式轉型的影響,中國也面臨着不小的經濟增長壓力。所有行業中,出口一枝獨秀,但隨着印度等國家經濟的復蘇,有一部分訂單可能會流出,給中國的出口造成壓力。此外,今年以來大宗商品和能源價格暴漲,也給製造業帶來了不小的負面影響。此外,中國還面臨着房地產投資增速下行,消費復蘇勢頭遭遇挫折等問題。因此,面對自身經濟增長的壓力,中國也願意和美國重新回到談判桌上。

 中美緊張關係出現緩和的跡象,給中國貿易帶來利好,美國從加快通脹回落的角度出發,可能降低對華關稅,同時,我國加入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可能性明顯增加。同時,中國也很有可能同意增持美債及幫助美國承擔一部分通脹的壓力。因此,我們認為中國的貨幣政策仍存在放鬆的必要,預計中國仍有可能繼續降準及實施逆回購,釋放流動性給市場。相信在此背景下,中國有望繼續保障國內大循環的順利進行,維持一定的經濟增速。

 (德林控股1709.HK聯合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 陳寧迪)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