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前店後廠」模式歷經N次升級 港深互補發展拍住上
2022-06-23 01:34:20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蒋璐

    港深經濟合作在區域合作的範例中一直是優勢互補、互利互惠的典範。香港回歸25年來,港深兩地都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從以製造業為主的「前店後廠」合作模式,到全面加強服務貿易合作,再到共創科創中心,港深的經濟合作走過了許多「版本」,為兩地民眾福祉貢獻頗多。當前,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港深兩地也被賦予了新的使命,港深經濟合作尚有一些瓶頸待突破。相信在改革開放進一步深入的未來,港深經濟合作仍有更多可以發掘的空間,在全國戰略框架中發揮更積極重要的作用。

    「前店後廠」奠定發展基礎

    提到港深經濟合作,最為讓人耳熟能詳的形容就是港深合作的「1.0」版本--「前店後廠」。這樣的發展模式深度契合了港深兩地當時的經濟發展程度,為兩地經濟的騰飛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港澳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袁持平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港深經濟合作的「前店後廠」模式,一直持續到了香港回歸之後。因此在香港回歸25年裏,「前店後廠」不得不提。在中國加入WTO之前,訂單出口的網絡並不順暢,那時香港其實扮演了一個窗口的角色。「前店後廠」加上「三來一補」的模式,很好地詮釋了什麼叫做優勢互補,互利共贏。可以說,沒有「前店後廠」,就沒有日後深圳經濟的騰飛,香港恐怕也難以達到後來的繁榮。

    如今製造業仍然是深圳的支柱產業之一。袁持平認為,「前店後廠」的模式為兩地經濟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由於香港是一個國際自由港,對外貿易、航運、航空所佔的比重非常大,因此「前店後廠」這一合作模式一直延續至今,只是在這個基礎上雙方合作還在不斷地增加新內涵。

    深化服貿合作結碩果

    隨着港深經濟的發展,兩地之間進行更多經濟合作的需求也在不斷加深。2003年6月29日,《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的簽署,正式標誌?港深經濟合作進入「2.0」時代。

    袁持平表示,CEPA簽訂後,港深之間的服務貿易開始快速增長。香港在專業服務方面世界頂尖,並且其服務業主要是為製造業服務,這就為港深新一輪經濟合作提供了契機。按照WTO服務貿易自由化的規則,內地和港澳之間的服務貿易合作一直在穩步推進,港深之間的服貿合作也是如此。現在香港的服務貿易也能以負面清單的形式進入內地市場,深圳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應該說就是深港服務貿易合作所結的碩果。

16.jpg

    2021年9月6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以下簡稱《前海方案》),提出「建立健全聯通港澳、接軌國際的現代服務業發展體制機制」「深化與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等要求,前海與港澳服務貿易合作將向縱深發展,在行業規則、合作辦學、文化產業、醫療機構、旅遊運輸通關等方面深度對接,成為面向港澳貿易服務自由化的示範區,高質量建設「高水平對外開放門戶樞紐」。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底,前海註冊資本千萬美元以上港企約2500家,已是境內港企集聚度最高之地。

    科技聯手成就「雙中心」

    深圳先行示範區研究中心副主任譚剛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CEPA簽署那年,正值深港兩地政府提出要共建深港都會圈的時候,由此雙方的經濟合作逐漸從製造業轉為服務業,「前店後廠」的合作模式開始出現較大變化。雙城的融合發展,逐漸從垂直分工轉變為水平分工網絡化的新階段。它可以說是「互為店廠」,香港和深圳都可以成為「店」,典型的標誌就是深港科技合作。

    隨着多年的發展,深圳湧現出了一大批以高新技術為基礎的企業,而香港的高校一直以來就擁有較強的科研能力。在這樣的背景下,港深在高新技術產業方面的合作成為必然。

    2019年2月18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發布。譚剛認為,以《綱要》發布為標誌,再加上「東有河套,西有前海」這樣的創新發展格局,港深經濟合作又進入了一個新階段。這樣一個過程中,既包括了以服務業為主的合作,也包括科技創新的合作,而且這樣的合作其實已經改變了過去以香港為龍頭的模式了。

    袁持平認為,《綱要》中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目標,其實是在「前店後廠」以及服務業和製造業相結合後,港深合作的另一個升級版本。那就是香港研發、深圳孵化這樣的科創合作。香港的青年才俊和高校,科研力量很強,而深圳則有優秀的企業,可以孵化香港科研創新成果。這樣看來,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深港兩地的優勢互補始終存在,而隨着深圳實力的不斷增強,「前店後廠」已經轉化為了「雙中心」。

17.jpg

    金融互補提升競爭力

    金融是現代服務業的重要組成部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港深兩地的金融合作也是經濟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特別強調深港合作區要擴大金融業改革開放,提升其作為國家金融對外開放試驗示範窗口和跨境人民幣業務創新試驗區的功能。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教授、前海國際事務研究院院長鄭永年認為,深圳與香港的金融合作在目前的基礎上仍有巨大潛力。他撰文稱,在複雜的國際經濟、金融格局背景下,近年來粵港澳大灣區和深圳先行示範區的建設不斷推進,深港合作共建國際金融中心,強化兩地的總體經濟規模優勢、科技優勢、產業優勢和金融優勢,已成為國際競爭中的應有之義。這樣不僅是大型經濟體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客觀需求,也可以提升中國在國際上金融的競爭力。

    事實上,深圳也是一個金融業發達的城市,因此不少論者認為港深之間的金融合作會有競爭的成分。對此,譚剛表示,兩地的金融定位不同,承擔的功能也有所區別。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承擔?離岸人民幣交易中心的功能,這是內地任何城市無法與之競爭的。因此深港兩地的金融合作顯然是大於競爭的。

    袁持平表示,在當前全球化進程受阻,國際社會摩擦不斷,特別是中美之間摩擦不斷的背景下,香港作為一個獨立關稅區、全球的自由港地位對中國更加有價值。可以看到,中國對外開放的態度,並不因外部環境的改變而改變。這些年來,中國的投資環境更加完善、營商環境也越來越好,這樣外資也未必會因為國際政治環境的變化而改變投資中國的選擇,中美貿易戰以來,這個態勢是很明顯的。香港也是如此,儘管遇到過風波,但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排名依然沒變,這一點非常可喜,港深的金融合作仍然十分有前景。

15.jpg

深圳前海

    深港雙城合作譜新篇

    在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之際,中央再次賦予了深圳一個特殊的「身份」,那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在經濟特區與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雙區疊加」優勢之下,港深經濟合作的前景更加廣闊。當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就表示,深圳與香港毗鄰,長期以來有?緊密關係和高層合作機制。深圳的利好措施對港深合作也有正面作用,有助兩地優勢互補,尤其是在科技創新等方面。

    譚剛認為,當前在粵港澳大灣區這個區域裏,確實有很多國家重大的戰略配置,比如粵港澳大灣區、深圳先行示範區、前海改革方案等。由此可見,在國家整體的戰略框架裏,中央賦予了深圳新的戰略使命,這也必然會對港深合作拓展出一些新的空間。港深之間在構建統一大市場的體制和機制,特別是在規則標準、體制、營商環境等軟聯通方面,也有更多實現突破的可能。如果港深能把「一國兩制」的優勢做得更好,在港深之間率先呈現,進而擴大到整個大灣區,這就是新時代賦予港深合作的新使命。未來,港深要繼續講好「雙城故事」、推進港深雙城合作,不斷拓展港深合作空間。

    袁持平表示,《綱要》出台以後數年間,港深經濟合作的內涵進一步豐富,那就是要助力香港融入國家的發展戰略。深圳與香港是相互成就的,改革開放40多年,香港回歸25年,攜手走到今天,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新階段。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方向不會改變,如何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如何減少市場運行的藩籬、降低企業的成本,這是改革的深水區。它需要有先行先試的地區,因此深圳成為了「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這個使命又落到了深圳肩上。就如改革開放40周年時,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提到的那樣,改革要有新起點、新高度、新視野、新視角、更高水平。在這其中,香港的地位也至關重要,因為港資全程參與了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在新一輪深化改革的背景下,香港與深圳肯定能夠利用更多的政策優勢去突破一個個藩籬,譜寫新的篇章。(記者 伍敬斌)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