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融通大灣區】優勢互補 互惠共贏 灣區共建世界級港口群
2022-09-17 09:52:55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靜文

 粵港澳大灣區製造業發達,商品出口往世界各地,海運和港口對區內經濟發展極其重要。為了實現大灣區利益最大化,香港可作出哪方面貢獻?香港運輸及物流局局長林世雄接受本報書面訪問時稱,香港將致力推動高端高增值航運服務發展,並與大灣區其他兄弟城市優勢互補、協同發展,共建世界級港口群。

 林世雄表示,香港將加快與大灣區港口合作,探討與廣東省各港口城市建立溝通平台,加強兩地之間港口溝通協作,憑藉香港港口高效率、連繫性強和覆蓋面廣的特色,鞏固香港作為高增值海運服務中心和亞太區重要轉運樞紐的地位。

 港宜發展為高端航運中心

 香港的葵涌貨櫃碼頭,是大灣區最早的世界級碼頭,但其貨櫃吞吐量,早已被深圳和廣州的港口超越,位於區內第三(見表),現時全世界貨櫃碼頭中排名第八位。另一方面,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貿易融資業務相當成熟,加上香港一向使用普通法,可藉此為內地及世界航運商人提供相關法律服務,從而實現區內城市融通,並且透過海運連接內地與世界。

1.jpg

 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方舟認為,「相比大灣區其他城市的港口,香港葵涌貨櫃碼頭的運輸及裝卸費用較高,未來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城市的港口應有分工,香港未來應從事高端的航運服務,碼頭裝卸應交予珠三角城市的港口,香港應從事海事金融、船舶金融,以及航運法律仲裁,而非單純碼頭裝卸。」

 方舟舉倫敦為例,指出香港絕對有能力從事海運服務提供者,「今天倫敦是全球的航運中心,全球70%的航運仲裁都是在倫敦進行,香港也絕對可以做得到。」他續指,相比大灣區其他城市,香港奉行普通法,更易為國際接受,故此應秉承這個「天然優勢」,加強航運法律及仲裁兩大領域。

 在海運業配套服務層面上,方舟認為,在海事金融及法律方面,新加坡在政策上很積極,已推出多項優惠,建議港府應主動引入海事法律專才。立法會航運交通界議員易志明認為,雖然上屆政府為船舶管理已作出稅務減免,但新加坡同樣有稅務減免,搶走了香港部分客戶,故建議應為海事金融引入更多稅務優惠,從而讓香港發展成為高端航運中心。

5.JPG

 發揮協調作用 做「樞紐中的樞紐」

 截至今年7月底,在香港註冊的船隻數目為2451艘,總註冊噸位逾1.28億噸,在全球排行第四,僅次於巴拿馬、利比里亞和馬紹爾群島。林世雄指出,香港要進一步發展成為海運服務樞紐,應吸引船舶融資、海事保險及海事仲裁以及其他高增值海運企業來港落戶,壯大海運服務業群。近年相關公司有900家在香港營運,港府將持續與業界持續推廣和推行各項措施,以增加吸引力。要發展高端航運中心,香港應朝向哪些方向發展?易志明認為,為鞏固香港的航運中心地位,除從事原本的貨櫃業務外,也可加入大豆及礦產等大宗商品貿易,並提供相關服務及稅務優惠,從而為航運業提供一站式服務。

 理工大學董浩雲國際海事研究中心副總監葉子良建議,香港應發展第五代港口,即以大型海港為母港(中轉港),以國際陸港、支線港和設在內陸的港區為子港,形成母港與各個子港聯合經營、合作發展、共生共榮的子母港群。葉子良續指,除了香港,大灣區的港口航運樞紐還有廣州、深圳,但香港可在各港口樞紐中發揮協調作用,從而晉身成為「樞紐中的樞紐」。

 推綠色航運 引入港口數碼化

 另一理工大學董浩雲國際海事研究中心副總監唐杏花還建議,「除了做貨(從事貨運裝卸),也可為收貨人及付貨運提供安排。」香港可為船隻提供船身檢驗以及靠泊安排等服務,同時推動綠色航運,並引入相關法規,藉以減低二氧化硫排放。

 至於本港碼頭現有的運輸裝卸業務尚有何改進空間?方舟認為,香港港口應致力引入數碼化。「效率最為重要,觀乎全球不少港口『擠塞』延誤問題嚴重」。他認為,港口數碼化非常重要,「雖然上屆政府已開發了電子平台,減少了人手處理部分,但香港在這方面仍較其他地方落後,必須加倍努力去做」。

3.jpg

 在2022年上半年,深圳港口貨櫃吞吐量,位於大灣區內首位。圖為深圳鹽田港。

 善用「天然優勢」 助灣區港口解爭端

 大灣區內的港口要實現融通,互補優勢,讓整體港口群的效益最大化。分析認為,香港除要發揮好聯通內地與世界,更要利用本港金融及專業服務中心的角色,為大灣區其他港口服務。

 2019年,國務院印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其中在第五章第一節提到,要提升珠三角港口群的國際競爭力,尤其是提升香港國際航運中心地位,支持香港發展船舶管理及租賃、船舶融資、海事保險、海事法律,以及爭議解決等高端航運服務業;同時增強廣州和深圳的國際航運綜合服務功能,從而與香港形成優勢互補,互惠共贏。

 在地理位置上,香港不僅處於廣東的出海位置;由於香港實施普通法,與英國、美國和英聯邦國家接軌,可從中協助大灣區其他城市的港口,解決跨國航運所涉及的法律爭議。

 事實上,今年5月,前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曾提及,大灣區擁有「一國、兩制、三法域」的獨特法律環境,可助香港法律界拓展業務。為此,律政司正探討大灣區全面實施「港資港法港仲裁」,容許港資企業選用香港法律,以及選用香港作為仲裁地。

7.jpg

 貨櫃碼頭升級轉型須考慮周全

 香港要維持國際航運中心地位,加強與大灣區其他城市合作,港口有需要進一步升級轉型。不過,現時本港葵涌貨櫃碼頭的設施已漸殘舊,維修耗費不菲,有聲音認為,香港應該覓地重置貨櫃碼頭,騰出現有用地興建住宅。

 近年有消息傳出,中央考慮把珠海桂山島填海借予香港發展港口,運輸及物流局局長林世雄接受本報書面訪問時表示,覓地重建一個具備一定規模和完善配套設施的國際貨櫃碼頭,必須全盤考慮,考慮因素包括港口規劃、用地要求、土地使用兼容性、環境因素、水流、海上航道、道路連接及其他基礎設施要求和可持續發展等。

 事緣2020年9月,香港房地產協會建議,由廣東省政府統籌、大灣區城市合組基金投資發展,分約29年將桂山島及周邊島嶼填海,所得土地用作重置本港葵涌及青衣貨櫃碼頭。

 就上述建議,坊間意見分歧。贊成的認為,桂山島較香港更靠近珠江中山,可讓香港的航運業更好地服務大灣區,同時可將葵涌貨櫃碼頭的用地騰出,用於興建房屋;但反對者則認為,桂山島離香港市中心較遠,須在交通方面重新規劃,相關交通配套昂貴,實行難度甚高。

 上海洋山港模式值得參考

 理工大學董浩雲國際海事研究中心副總監葉子良坦言,葵涌貨櫃碼頭早於上世紀70年代發展,設施較為殘舊,較難翻新;但礙於難以重新規劃現有葵涌貨櫃碼頭,建議除保留現址部分設施,但其餘港口營運搬離市中心。

4.jpg

 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方舟認為,如果香港的港口碼頭搬至外島繼續營運,可望促進貨櫃碼頭的現代化。他引述上海洋山港的例子,上海港口搬至洋山港新址後,與浙江省共同分享港口的所得稅收;香港可以取經,遷至桂山島與澳門及珠海市共同分享稅收。(香港商報記者 王匡、韓商)

 頂圖:香港葵涌貨櫃碼頭,是大灣區最早的世界級碼頭。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