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香港脈搏】減貧扶貧尚需理財教育
2021-12-01 00:15:26 來源: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程向明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雖在上世紀已進入發達經濟體的行列,但依然存在諸多貧窮人口。據香港特區政府《2019年香港貧窮問題報告》推測,(在政策介入前)香港貧窮人口將近150萬,佔比超過1/5。也就是說,在香港每5人中就有一個貧窮人口(2019年貧窮線為一人戶每月收入4500元以下,二人戶10000元以下等)。

 雖然香港政府一直以來都有實施各種扶貧政策,包括恒常與非恒常現金項目以及福利現金項目等,但「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貧窮人士除了需要資金支援外,亦需要理財教育提升理財素養,助其合理安排財務收支,進而主動擺脫貧窮,向上流動。

 理財教育對減貧的重要性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將「理財素養」(Financial Literacy)定義為「做出合理的理財決策並最終實現個人財務福祉所必須的意識、知識、技能、態度和行為的結合」,所以理財素養並不僅僅是投資知識。理財素養可以通過「理財教育」(Financial Education)來提升。OECD將理財教育定義為「金融消費者/投資者提高他們對金融產品、概念和風險的理解,並通過資訊、指導和/或客觀建議,培養技能和信心,從而更好地認識金融風險和機會,作出明智的選擇,知道向哪裏尋求幫助,以及採取有效行動來改善他們的金融福祉的過程」。因此理財教育不僅指投資,還涵蓋了日常資金管理、財務規劃、退休保障、投資和資源管理,基本上與每個人的財務福祉都高度相關。

 透過理財教育提高理財素養也被認為是減少貧困的另一種方法。理財教育以解決資產貧困為目標,從日常理財訣竅到選擇合適的投資產品,幫助弱勢群體提高理財素養,作出合理的理財決策。通過傳遞正確的理財理念,理財教育可以作為一種服務干預來幫助窮人獲得和實踐理財技能,積累資產,切實改善他們的財務狀況,並通過加強金融保障來擺脫貧困。

 窮人的困境

 獲得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Banerjee夫婦就是從細節入手,尋找貧窮的原因以及改善窮人困境的具體方法。他們在《貧窮的本質》(Poor Economics: A Radical Rethinking of the Way to Fight Global Poverty)一書中剖析了窮人的困境,指出窮人理財知識技能的匱乏以及不合理的消費習慣等因素的影響。Banerjee從細節着手改善貧困的實際效果證明,從諸如健康管理、合理儲蓄、消費習慣等細微處切入,也可有效使人脫離貧困的惡性循環。那麼理財教育就可以充當布道者的角色,幫助貧困者了解自身現狀和分析可能的解決方案。

 然而服務於窮人的金融市場目前並不完善,使得窮人處於更加不利的地位。一般金融機構如銀行不願意借款予窮人,「他們的貸款額太少,不值得一貸」。而財務公司以及私人借貸的利率通常較高,甚至可能讓窮人債台更高,雪上加霜。並且事實上,通常愈窮的人貸款的成本(利息)愈高。那麼如何尋找、管理、規劃和合理使用有限的資金,對於窮人來說更加關鍵,正因如此,針對窮人的理財教育更加必要。

 2019年的一項針對香港青少年的研究顯示,貧窮家庭的孩子缺乏作出高風險高回報投資決策的信心,他們無法承擔財務管理風險。這些底層家庭年輕人在投資選擇和物質回報上畏縮不前,易錯失向上流動和致富的機會(援引嶺南大學朱岳峰博士研究)。所以貧窮青少年更加需要理財教育提高金融素養,助其在將來改善現狀。

 成年人理財素養不足

 香港投資者和理財教育委員會2019年對香港成年人的調查認為,「提高公眾的金融知識仍然是一個關鍵的優先事項」。香港成年人金融素養14.8的得分距總分21分仍有一定的差距。調查中發現仍有近三分之一的香港成年人不明白複利是如何運作的,而複利是財富積累和債務管理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此外,金融服務業不斷變化,新的金融產品層出不窮,這要求金融消費者有能力了解產品特點和評估是否適合自己。尤其是讓退休人士掌握選擇金融產品的知識和技能,對於幫助他們保護自己的資產至關重要。

 香港的減貧扶貧需要理財教育,這種理財教育並非只針對中小學學生,更應包括各階層的成年市民。然而香港針對基層人士的理財教育存在不足。目前主要的公共理財教育項目多為投資類,且針對學校或學生群體居多,未滿足困難人士的理財需求。香港投委會投資者教育中心2015年的調查報告顯示,香港在2011至2013年的理財教育項目中,近70%都是面向普羅大眾或金融消費者,針對低收入等弱勢群體的項目不足7%。而且大部分理財教育都聚焦於投資相關的主題,與窮人密切相關的理財知識,諸如借貸、預算、消費、儲蓄等內容寥寥無幾。2016年香港社聯(HKCSS)的研究報告亦顯示出類似的結論,並且還表示,因為沒有多餘資金需要管理,香港經濟條件較差的群體(例如綜援家庭和居住在私人出租單位的低收入家庭)會對理財教育的適用性表示懷疑,部分人甚至對之表現出敵意,覺得毫無必要。在這一點上,我們恰恰需要理財教育作出更多的努力,讓基層人士首先認識到理財教育對於他們的重要性。

 總而言之,理財教育除了為富裕群體錦上添花之外,亦應當為低收入群體雪中送炭,事實上窮人更加需要理財教育的指導。富人除了具備更強的抗風險能力,通常還具備更高的教育水平和更闊的資訊來源說服其管理財務。但現實對於窮人要殘酷的多,他們通常抗風險能力較弱,一旦理財不慎,容易陷入財務危機。而且與富人相反,窮人獲取財務資訊的能力和渠道較少,所以理財教育對他們更加重要。(作者:香港教育大學副教授 譚偉強)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