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鑪峰遠眺】準確理解前海橫琴合作區制度
2021-09-23 00:10:44 來源: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蒋璐

 有一種觀點稱,按照《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和《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前海合作區是實行香港制度,橫琴合作區則是貫徹澳門制度。

 其實,只要認真閱讀兩個方案,就能夠準確理解前海與橫琴兩個合作區在制度安排上的差異,就能夠明白上述觀點是主觀臆想。如果不予以澄清,以訛傳訛,則將妨礙方案落實。

 一年多前媒體披露,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向中央呈交關於澳門與橫琴深度合作的建議,有人的確表示,橫琴將被打造成為「第二個澳門」。果如是,則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將施行澳門制度。

 琴澳一體化發展

 然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如是說—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使命,是「率先在改革開放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大膽創新,推進規則銜接、機制對接,打造具有中國特色、彰顯『兩制』優勢的區域開發示範,加快實現與澳門一體化發展」。《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第五章的標題是「健全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用的新體制」。具體安排包括:建立合作區開發管理機構。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領導下,粵澳雙方聯合組建合作區管理委員會,在職權範圍內統籌決定合作區的重大規劃、重大政策、重大項目和重要人事任免。組建合作區開發執行機構。合作區上升為廣東省管理。成立廣東省委和省政府派出機構,集中精力抓好黨的建設、國家安全、刑事司法、社會治安等工作,履行好屬地管理職能,積極主動配合合作區管理和執行機構推進合作區開發建設。

 上述規定,與其說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是實行澳門制度,不如說是在中央領導下逐步推進澳門與粵港澳大灣區中廣東省九城市一體化。這一點,體現在橫琴合作區的目標是到2024年澳門回歸祖國25周年時,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用體制機制運作順暢,琴澳一體化發展格局初步建立;到2029年澳門回歸祖國30周年時,合作區與澳門經濟高度協同、規則深度銜接的制度體系全面確立,琴澳一體化發展水平進一步提升;到2035年,琴澳一體化發展體制機制更加完善,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目標基本實現。

 以前海合作區支持香港發展

 相比較,《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沒有賦予前海合作區以推進深圳與香港澳門一體化使命。該方案開宗明義指出:「開發建設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以下簡稱前海合作區)是支持香港經濟社會發展、提升粵港澳合作水平、構建對外開放新格局的重要舉措。」

 前海位於深圳。前海合作區發展,不涉及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政府。是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指導下,中央有關部委參與,廣東省和深圳市切實加強組織領導。

 《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為前海合作區制度建設設定目標:到2025年,建立健全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到2035年,高水平對外開放體制機制更加完善,建立健全與港澳產業協同聯動、市場互聯互通、創新驅動支撐的發展模式。換言之,前海合作區不實施香港制度,而是通過前海合作區本身制度創新,來吸引香港澳門的人才、資金和技術,通過前海與港澳規則銜接和機制對接,來構建與港澳產業協同聯動、市場互聯互通、創新驅動支撐的發展模式。

 規則銜接和機制對接,是前海和橫琴兩個合作區的共同使命,也是兩個合作區共同的發展基礎。這一點,中央制定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綱要已作出明確規定。按照落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綱要的具體部署,2022年就應當實現廣東省珠三角九城市與香港、澳門在規則上的基本對接。至今,澳門與廣東省九城市的制度對接進展大體符合預期。其中,一個已引起香港社會羨慕的方面,便是在防抗新冠肺炎疫情中,澳門很早與內地建立了健康碼對接。香港至今在健康碼問題上躊躇不決,遑論與廣東省其他更深層次規則對接。與其臆想前海實施香港制度,不如加快推進與廣東規則銜接和機制對接。(作者:周八駿)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