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中醫防癌攻略】「復肝」法治療晚期肝癌
2021-12-28 17:35:39(更新時間:2021-12-28 17:36:00) 來源:香港商報副刊 責任編輯:副刊

 肝癌早期手術切除的遠期療效較好,但是大多數肝癌患者在確診時已屬中晚期,手術機會多已錯過,所能採用的現代綜合治療方法常限制在放化療和生物免疫治療上,而放化療對本病治療的毒副反應大,療效不理想。國醫大師朱良春教授,早年創立了「復肝」法治療肝硬化,療效顯著。自2003年從師學習朱老精深的中醫學術理論和臨床經驗,尤其在抗腫瘤蟲類中藥的臨床應用上頗有所獲。在朱老的「復肝」法治療肝硬化基礎上,隨證加減發揮,形成針對晚期肝癌中醫藥辨證治療系列方法,用於臨床,獲得較好療效。

 肝癌中醫病因病機

 肝臟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主疏洩和主藏血。肝氣主升、主動,喜條達而惡抑鬱;肝在五行屬木,為陰中之陽,與自然界春氣相通應。情志、飲食、外感病邪和舊病等因素,若持續作用在人體,傷害肝氣,肝氣鬱滯,導致肝氣虛,肝氣氣化功能失常;或肝氣鬱滯,氣鬱化火,肝火熾盛,火性燔灼,煎爍肝精,導致肝氣虛,肝氣氣化功能失常。若肝氣本虛,肝氣氣化功能失常,再有外來的致癌病邪或內生致癌病邪傷害,加重肝氣氣化功能失常,肝氣容易變異生癌。

 肝氣氣化功能失常,肝氣的疏洩功能失常亦會加重,不能正常疏洩氣機,導致肝氣升發疏洩不及,或升發疏洩太過,均會傷及肝體肝血,使肝的生理功能失常更加嚴重,不能疏洩一身的氣機,還會導致其他臟腑和一身氣血瘀滯,脾腎心肺等其他四臟功能下降,精氣血津液代謝障礙,生成痰濕、濕濁和瘀血等內生病邪。內生病邪,阻塞肝絡,再次傷及肝氣,導致肝氣氣化功能失常加重,有機會生成肝癌或加速肝癌的生長。

 肝癌中醫辨證治療

 中醫藥治療晚期肝癌,首先應明確並制訂治療目的,然後在整體觀念和辨證治療的基礎上,逐步實現治療目標,治療目標為①抑制腫瘤進展,②改善生存品質,③延長生存期。

 肝癌中醫藥治療的基本方藥是在朱老的「復肝丸」基礎上加減而成。基本方藥:人參鬚、炙鱉甲、炙龜板、煆牡蠣、廣薑黃、生雞內金、虎杖、石見穿、蒲公英、糯稻根、預知子、荔枝核、桂枝、吳茱萸、炒山楂核、炙土鼈蟲、炙守宮、炙川足等。(朱老復肝散:紅參鬚、參三七、紫河車、炙地鱉蟲、炮甲片、廣薑黃、廣鬱金、生雞內金、虎杖、石見穿、蒲公英、糯稻根。)

(聚焦疫情防控)(2)甘肃:中医药助力疫情防控-1-CO61bda57090ee6599056c8b7b.JPG

 肝氣鬱滯爲主型肝癌中醫藥證治

 肝氣鬱滯型肝癌,多由平素情志異常,鬱怒傷肝,木失條達,肝之氣機鬱滯,再感受致癌病邪所致,還可以是長期營養不良,或平素睡眠不足、久病傷血、過勞傷腎,導致肝之精血不足,肝氣疏洩不及,肝鬱氣滯,或外邪傷肝、他臟有病傷肝,導致肝疏洩失常,肝鬱氣滯。若肝鬱氣滯日久肝氣氣化失常,再感受致癌病邪,則肝氣變異生癌。

 肝癌初得,病邪則多自鬱於肝臟本經,而為脹為痛。肝鬱日久,則易於導致絡脈瘀阻,痰阻絡鬱,加重肝之氣化失常,肝氣凝結而成較大癌腫。進而肝氣鬱滯嚴重,可侮脾、犯胃、沖心、犯肺,導致病情進展,證候虛實寒熱錯雜。種種不同,皆是臨床常見的肝鬱氣滯變證。

 肝氣鬱滯爲主型肝癌中醫藥基本治法為疏肝理氣。初始,肝氣自鬱於肝臟本經,以肝經氣機鬱滯證候爲主時,治療當疏理肝經之氣,肝癌基本方藥治療即可。若兩脅脹痛較重,可加用九香蟲、香附、青皮等。若疏肝不應,脹痛不見緩解,這是氣滯兼有血瘀,肝經絡脈瘀阻,治療當理氣疏肝通絡,可加用全蠍、新絳、當歸須尾、桃仁等。若仍不應,這是氣滯兼有痰瘀阻絡,治療當疏肝祛痰通絡,可加用荔枝核、旋覆花、浙貝母等。

 若疏肝後,肝氣脹甚,注意是否有肝之精血不足,治療應輔以養血柔肝,不可一味攻伐,徒傷肝精肝血,可在基本方基礎上加用當歸、枸杞子、五味子等。若肝氣鬱滯兼中氣虛者,應輔以緩肝急、固脾氣治法,可在基本方基礎上加用炙甘草、紅棗、白芍藥等。若肝氣乘脾,脾氣不足,治療應培土洩木,可在基本方基礎上加用炒白朮、茯苓、炒白芍等。若肝氣乘胃,肝胃不和,治療應洩肝和胃,可在基本方基礎上加用法半夏、川楝子等;若脾胃氣因此而虛,大便稀爛,可再加用海螵蛸。

 肝火燔灼爲主型肝癌中醫藥證治

 肝火燔灼型肝癌多是由長期營養不良,或平素睡眠不足、久病傷肝、過勞傷腎,導致肝之精血不足,肝氣疏洩不及,肝鬱氣滯,氣鬱化火,火性燔灼,煎爍肝精,導致肝氣虛,肝氣氣化功能失常。在肝氣氣化功能失常基礎上,再有五志厥陽化火、或感受外來穢濁之邪鬱而化火,或飲食積滯鬱而化火,都可導致肝火燔灼。肝火煎爍肝精、肝血,耗傷肝氣,這時再有外來的致癌病邪或內生致癌病邪傷害,加重肝氣氣化功能失常,肝氣即可變異生癌。癌腫進一步生長,傷害臟腑經絡功能,導致精氣血津液代謝障礙,可生成痰濁、瘀血、濕濁和熱毒等內生病邪,內生病邪與癌腫相互結聚又作為致癌病機,可使癌腫進一步增大。

 因此,肝火燔灼型肝癌的證治應以「清肝火」為基本治法,兼以軟堅散結。肝火燔灼,必會煎灼肝精肝血,陰不含陽,肝氣容易上逆為患,治療當清肝熱、降肝火;用肝癌基本方減桂枝、糯稻根,加用黑山梔子、丹皮、黃連等。若因鬱怒傷肝,氣鬱化火,治療當加用化肝法,上方加青皮、芍藥、浙貝母等。若肝火熾盛嚴重,上方清肝不應,而肝火仍熾盛者,治療當瀉肝火,可加用龍膽草、澤瀉。若清肝不應,而木火刑金,火邪傷及肺陰,可在肝癌基本方基礎上,減桂枝、糯稻根,加用滋養肝肺之陰的生地黃、北沙參、麥門冬等。若是由於腎水虧損,陰血不能涵養肝木,以致陰虛火旺,治療當用補母法,用肝癌基本方減桂枝、糯稻根,加用熟地黃、山萸肉等。

 肝經火鬱至肝經濕熱型肝癌中醫藥證治

 肝癌若因肝經火鬱,又有脾虛濕蘊,可致肝經濕熱型肝癌。肝經濕熱型肝癌治療當用清利肝經火鬱,兼以健脾除濕。用肝癌基本方減桂枝、糯稻根,加用茵陳、金錢草、虎杖等。

 肝虛證肝癌中醫藥證治

 臨床也可見以肝氣虛爲主的肝癌,治療當用補肝氣之法,用肝癌基本方加枸杞子、酸棗仁、山萸肉等,須知肝體陰而用陽,補肝氣需要以陰養陽。臨床還可見以肝陰虛爲主的肝癌,治療當補肝陰,用肝癌基本方加生地黃、白芍藥、烏梅等。若肝癌以肝血不足爲主證,治療當補肝血,用肝癌基本方加當歸、川斷等。

 肝癌兼見肝經虛寒證,治療當溫補肝陽,用肝癌基本方加肉桂、川椒等。若寒侵肝經,肝經血脈凝泣,治療當溫肝陽、祛肝寒、通肝絡,用肝癌基本方加肉桂、人參、乾薑等。

 《黃帝內經》強調治病「必先五勝」,因此肝癌的辨證論治過程中,重點要注意肝臟和其他四臟的生理病理關係。注意腎水對肝精的涵養、腎精對肝血的生化,時時注意肝腎精血同源互化。《金匱要略》雲:「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強調治肝病時,還要注意肝臟和脾臟的相互關係。因此,臨證治療肝癌時,需要注意顧護脾胃後天之本,保護精氣血化生之源。並且實脾胃還可以強腎,使腎水上濟心陰,心陰可充潤心陽,使心火不亢;心火不亢,火不伐金,肺金濡潤,不去傷肝,則肝氣易復。中藥抗癌而不傷及正氣,體現了中醫治療癌症的基本治療原則,「扶正祛邪」。以上療法只供參考,食用前宜先諮詢註冊中醫。(文:徐凱)

31.jpg

 徐凱教授,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臨床部臨床教授、世中聯腫瘤經方治療專業委員會副會長、香港中醫藥學會腫瘤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世中聯醫案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主要研究中醫預防和治療各類惡性腫瘤、腫瘤併發病、癌前病變。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