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藝】傾訴(組詩)
2022-05-16 08:45:42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黄莺

 朱積

 

   ●貝殼


 潮水在你的身上

 紋進無數星光


 沒有人知道

 你的體內裝進多少波濤

 沒有人知道

 你收集了多少不羈的靈魂


 當你無聲地躺在沙灘上

 當你為我取出日月的光芒

 為我取出大海的芬芳


 我突然明白

 有的生命

 任是寬廣無邊的大海

 也無法把它裝下

 

   五月的大海


 是誰

 擺下這隻碩大無比的火盤

 藍色的火焰

 在風裏熊熊燃燒


 無數腳板蹚火而去

 無數靈魂舉旗飛揚


 彎腰拾起一隻貝殼

 我看到

 那些裸露出來的日子

 已經燒焦

 整座天空

 已經燒得透藍

 

   新娘


 燭光迷離

 洞房是你今晚的天堂


 你抬頭的一瞬

 羞澀如電

 把全世界的眼神炸響


 那是血與血對流時的呼喊

 那是心與心相碰時的歡暢


 是月季花在玖瑰花旁

 突然要發芽


 要問世上什麼最美

 最美不過新娘

 因為那不是美

 那是花苞拼命忍著

 不讓春天爆炸

 

   黃昏


 寫到花朵

 必須寫到黃昏

 寫到黃昏

 必須寫到落日

 寫到落日

 決不要寫西山

 更不要寫河流

 不要寫落花


 那就寫下一條山村

 寫下山村裏的一座庭院

 寫下庭院裏搶食的一群雞

 寫下那位餵雞的老奶奶

 她伸手抓起一把雞食

 輕輕一甩

 撒下一群飛鳥


 餵雞的老奶奶

 山風吹著她

 落日照著她

 她的臉紅紅的

 像秋天裏

 一朵燃燒的山菊

 飽含滄桑

 

   說愛情


 愛情是什麼


 今天

 你再次問他時

 滿頭銀髮閃閃發光


 他輕輕說

 愛情不是什麼

 也許

 是一個故事


 譬如你和我

 兩個傻傻的人

 搶到一柄刀

 磨呀

 磨呀

 直到刀磨成針

 捏在你手裏

 把單調的日子

 繡成一朵玖瑰花


 直到我比你更傻

 像不知方向的螢火蟲

 粘在你的指尖

 不斷地發光

 

   喊母親


 沿着有月光的地方喊你


 把你從縣城喊過橋頭

 從羅園渡一路喊過來

 喊你過紅嶺、過墨膠嶺

 喊你轉過三道灣

 拐進後灣村的燈火里

 看你在燈火里炒菜、餵豬

 洗頭、縫衣

 看你在燈火里埋怨、撒嬌

 看你在燈火里搖動葵扇

 講家史、講故事、說笑話

 你不認字

 卻通天理

 你不忍殺生

 卻敢斷陰陽

 全村的媳婦、閨女圍著你

 像花朵圍著春天


 母親呵

 我要你看着我寫作業

 我要你看着我畫畫

 我要你看着我割禾

 我要你舉著小木棍追我

 我要你被村人圍在祖屋

 永遠出不了門


 媽

 你應一聲吧

 今夜

 我又沿着有燈火的角落

 喊你

 

   想起秋天的臉


 秋天的空

 是從一粒霜開始的

 小河

 一點一點地淺

 淺得

 浮不起一片雲影


 秋天的空

 是從一聲雁叫開始的

 一聲一聲地遠

 一聲一聲地遠

 聽雁的人

 被遠飛的雁聲牽著

 一直飄泊在外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