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鳳凰花開
2022-07-05 16:28:07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实习生怡婷

    王劍冰

    這裏是深圳市光明區鳳凰街道。光明與鳳凰,兩個光彩奪目的字眼,十分緊密地連在一起,不是因為追求時髦,而是深圳的發展使然。曾經代表着農鄉的老名字,成了現代化都市的符號。現在,又加上了一座麒麟山,讓你迷惑,似是走進了詩的故鄉。

    麒麟山雖然不大,卻顯出了寸土寸金的高貴。周圍已是萬丈高樓平地起,鳳凰街道卻留下這塊風水寶地,讓它顯示出更為強大的生命力。那是新城亮眼的胸針,挺立出鮮活而豐華的氣質。

    鵝頸河,一幅丹青水墨,繞著鳳凰洇染。靈動而悠長的鵝頸啊,多麼富有想像力。站在這裏,會聽到心底的潮汐。一河九溪,山環水潤,遠遠連通著東江與西江,柔滑著城市的肌體。

    山很古老,河水依然年輕,原本的一片遼闊田野,早長成城市叢林。難得有這樣一處所在,讓叢林的呼吸,變得深長而深情。

    一座城不能沒有泥土,鄉間的泥土,幾乎都聚在了這麒麟山上。據說一個光明區,就有公園二百多個,如何不提升「光明」的幸福亮度?

    瀑布般的五彩繽紛,從山頂直瀉下來。近了才知道,那是一叢叢的花,一蓬蓬的草。我認識有金桂,有月季,有白色的玉簪、藍色的鳶尾、紫色的雲英,還有紅黃相間的格桑花。玉潔無瑕的梔子,散發出馥郁的芳香,成串吊掛的禾雀,像成群的小鳥在飛舞。那些草,雖嬌小細嫩,卻青翠鮮亮,眨眼間,說不定就有一株花蕾綻放。

    還有樹,火焰木、花旗木、無憂樹,起先與它們並不相識,相識來自一位花工的熱情。那麼多的鳳凰花,是特意生長的嗎?陽光在花草上打着鞦韆,鳥鳴堆滿了麒麟山。每一朵花,都在述說生命的遇見。

    竟然有高鐵列車在山邊通過,還有高架橋,那是快速公路,時刻提醒你,這是深圳,是經濟發展的最前沿。然而又不得不承認,你時常會忘掉這提醒,長久地沉浸於鳥語花香中。

    一縷縷樂音飄蕩過來。那是身著曼妙旗袍的女子,用琵琶、竹笛、古箏和葫蘆絲在演奏。熱鬧而喜慶的鳳凰舞麒麟過後,一個個青春亮麗的女子,在花叢中展示了一場旗袍秀。精巧的團扇,搖出千般溫柔,輕盈的紙傘,擎出風情無限。誰說,她們就是一朵朵美麗的鳳凰花。那是因為,這些風姿綽約的女子,本是鳳凰街道各單位的工作人員。

    同我們對話的鳳凰街道的代表,也都是線條優美的「旗袍女」。琵琶和笛子還在輕歌曼舞,「鳳凰公共空間如何彰顯文化」的主題對話,在鮮花叢中開始。鳳凰街道黨工委書記麥雄光主持,鳳凰街道黨工委委員張玉琴、飯飯得創辦者王慧博士、新陽唯康創辦者田芳博士,分別分享著她們的故事。那些故事屬於充滿夢想的青春,屬於細膩敏感的女性,屬於成熟沉穩的事業,也屬於愛,屬於真誠。

    她們的講說,在陽光下有了七彩顏色,微笑順著每一葉草、每一朵花散發出芬芳。她們都是來自內地,而且兩位還有海外發展的經歷,卻都最終落在了鳳凰街道,而且還引來海外的精英。現在我把她們看作麒麟山上青翠的梧桐,因為她們,將引來更多的金鳳。

    實際上鳳凰這塊寶地,已經有各種各樣的人才和大大小小的企業,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東江集團。在李沛良的東江科技園裏,也有一片鄉村小景。大家的理念都是一樣的,不僅要在光明區打造世界一流的科學城,而且要打造具有田園格調的現代城,只有這樣,才是梧桐與鳳凰的概念,才是充滿煙火氣的家園,才會人心所向,來之而安。

    怪不得總是有那麼多年輕人,給這個充滿朝氣的地方注入新的活力。「鳳凰鳴矣,於彼高岡。梧桐生矣,於彼朝陽。菶菶萋萋,雍雍喈喈。」走過麒麟山一塊塊文化意味十足的標牌,走過長長的開滿鮮花的藤廊,蓬勃的氣息撲面而來。

    有人在拍照,多麼複雜的攝影技巧,在這裏都變得簡單。有情侶攜手其間,認識與不認識的人在這裏相視而笑。深度的安謐,蜜蜂在羞澀的花朵上纏綿,睡蓮在水中似醒非醒,風雨花正念誦著新的細雨微風。無限的生機,永遠處於新奇之中。關於田野、關於故鄉的嚮往,在花間小路上節節瘋長。

    想起鳳凰街道黨工委書記麥雄光的話,抓好工作,也要抓好文化,文化會讓城市充滿詩意。我明白他的理念,那文化,應該也包括麒麟山的一切。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