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經濟點評】美元強勢會引發全球金融風險嗎?
2022-09-23 08:00:40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黄莺

 易憲容

 美聯儲昨凌晨宣布加息0.75厘,此舉將延續美元對非美元貨幣的強勢升值。當前國際金融市場最為關注的問題是,今年美元過度強勢會不會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危機?因為,從歷史的經驗來看,無論是上個世紀80年代的南美債務危機,還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基本上都與美元突然快速升值有關。從今年5月以來,美元對非美元貨幣也一直處於強勢快速升值之中。

 美元升值始於貨幣緊縮

 有不少分析認為,今年以來的美元對非美元強勢升值,主要的原因是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快速收緊;是非美元主要貨幣國家的經濟風險增加,如俄烏衝突導致歐洲能源危機並讓其經濟體更為疲弱;中國經濟增長動力減弱,日本經濟更是步履艱難等。而且市場普遍認為,美聯儲在9月將第三次宣布升息三碼(即0.75%)至3.25%,年底的美聯儲的聯邦基準利率則可能升到3.75%,甚於4.0%。美聯儲在快速升息的同時,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也全面緊縮,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也由以前的每月475億美元倍增至950億美元。也就是說,在未來幾個月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會進一步緊縮。

 可以說,在當前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下,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既是美國國內經濟的貨幣政策,也是全球金融市場的貨幣政策,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突然全面快速緊縮,不僅會全面影響全球金融市場資金的流動方向,讓大量的資金流向美國,也會全面影響各國貨幣之間的匯率關係及利益格局。即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全面收縮,基準利率快速上升,不僅容易擠破以往持續膨脹多年的資產泡沫,也會讓美元越來越強勢,讓在全球金融市場快速流動的熱錢紛紛湧入美元,從而導致美元對非美元全面快速升值。比如,美元兌日圓匯率創下1997年以來的歷史新高,挑戰145日圓兌1美元大關,日圓兌美元,今年以來已經貶值24.8%;歐元兌美元匯率也跌到1比1的平價以下紀錄;人民幣兌美元也迫近2020年初的7.0指標性關卡。而美元匯率指數(DXY)9月7日向上突破110,更是20年以來從來沒有見過的高點。

 因為,這種非美元對美元的貶值不僅表現於全球各國經濟的一種趨勢(美國經濟弱勢程度比其他國家要低),也表現了國際投資者的一種市場預期。因為,當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持續緊縮時,有可能引發一場全球金融市場的危機。如果這場危機真的爆發,儘管全球任何一個市場都面臨着巨大的風險,但至少在美元市場所存在的風險可能最小,美元可成為規避風險的貨幣,而加上現在市場上的金融科技及金融衍生工具更為會強化這種市場預期,讓更多的資金流向美國,及造成國際匯率市場更為震蕩。

 還有,儘管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對全球金融市場會產生巨大影響,但美聯儲貨幣政策出手之時,當然只會從本國經濟形勢出發,更多的關注國內經濟資料。所以,當美國的通貨膨脹率達到驚人高度時,儘管一般認為美聯儲出手抑制通貨膨脹的時機有點晚,但美聯儲緊縮貨幣政策一旦出手,其通貨膨脹率不到正常的2%左右目標水準是不會收手的,而且由於美國經濟動能強勁、就業市場火熱,更是會強化美聯儲貨幣政策緊縮決心,為達其目標,甚至於不惜犧牲經濟增長率。所以,美聯儲貨幣政策還會繼續緊縮,美元對非美元貨幣升值還會持續,這對全球金融市場及各國貨幣巨大的影響與衝擊是不可小視的。這也就是為何不少市場分析一直在質疑,如此強勁的美元會不會引發又一場全球金融危機?

 美元強勢難致全球危機

 我們先從發達國家歐盟及日本等的情況來看,歐元與日圓兌美元匯率持續貶值,並不會造成大量的資金外逃及由此引發金融危機的風險。從日本來看,今年以來日圓兌美元大幅貶值,並創下了1997年以來最低紀錄,但是這對日本企業來說是大受其惠。比如今年以來,由於美聯儲貨幣政策的緊縮,導致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超過了16%,納斯達克指數下跌了25%,但是日經225指數只是下跌2.8%,日本傳統績優股在國際股市暴跌震蕩的情況下,逆勢上揚,日本股市成了全球金融市場表現最好的股票市場。對於歐洲市場,無論是英國還是德國及法國,由於俄烏衝突給歐洲經濟增加了一系列的不確定性,其通貨膨脹率也衝上極高水準,加上能源價格上漲的困惑,對經濟成長影響非常大,但這些國家的經濟基本面並沒有出現重大危機,完全能夠應對這次非美元貨幣兌美元急速貶值的衝擊。對於中國貨幣沒有完全放開的經濟體來說,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的影響可能會更小些。不過,我們要在更高的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把握好這次人民幣國際化的機會。

 當前美元強勁升值影響和衝擊最大的可能是新興國家市場。因為,不少新興國家都高度依賴國外資金,多年來債務在不斷膨脹。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資料,新興國家官民的債務截至2022年3月底達到98.6萬億美元,在短短一年裏增加了一成以上。另外據世界銀行統計,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官民債務,截至2020年為GDP的207%。債務率如此之高,如果這些國家的債務是以美元為主導,隨着美元的持續升值,其債務負擔會越來越重,甚至於容易陷入債務違約的風險。不過,由於這些新興國家及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體量都較小,即使引發了危機也可能是局部性,全球性的概率較小。但是,我們對此同樣要密切關注。

掃碼瀏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