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李有昌放棄賽車事業培養後進 馬遊塘舞麒麟後繼終有人
2021-10-07 16:04:22 來源:香港商報網 責任編輯:罗维维

 「我係客家仔,梗要識舞麒麟啦,人生結婚最重要,唔識舞,幫唔到兄弟姊妹」,麒麟教頭李有昌八歲開始學舞麒麟,至今40多年不厭不倦,才明白客家仔這個身份如何重要。在賽車界有不錯成績的他,為振興家鄉坑口馬遊塘村的麒麟文化,放棄回內地發展的機會,創立馬遊塘村國術麒麟會,培養村中子弟及外間年輕人舞麒麟,幾年下來,終有點成績,全港唯一、年齡平均11歲的小麒麟隊逐步成熟,已出外表演多次。已成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西貢坑口客家舞麒麟,可說後繼有人。    

2.jpg

   設於馬遊塘鄉公所的國術麒麟會,有很多麒麟頭,目不暇給。

 疫下課堂一度全面停頓

 馬遊塘村國術麒麟會於2016年7月17日成立,目前恒常練習的學生有十多人,全部都是「靓仔靓妹」,其中小麒麟隊成員有5人。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麒麟課堂全部停頓,至近月疫情回穩,位處馬遊塘鄉公所內的國術麒麟會,終於在6月底迎來學生,他們整個暑假的周末都在練習。開學後也沒有中斷,約兩周來學一堂。

 鄉公所外有頗大空間,學生到來後先拉筋十多廿分鐘,後分別上音樂課及麒麟套(麒麟舞套路)步法。在國術麒麟會的牆壁,貼有麒麟套內容,共十六個之多,如麒麟瞓醒擦眼洗腳、遊花園、洗身、瞌眼瞓、食青、吐青、參拜等,而麒麟舞的伴奏音樂由鼓、鑼、鈸三種樂器合奏而成,因此學生們「唔怕無嘢玩」。

3.jpg

   學員在練習翻王,李有昌一旁指導。

 最年少學員僅得4歲

 馬遊塘村原居民代表李健安擔任音樂課導師,他向學員仔細解釋如何奏出適合麒麟舞的音樂,李村長負責打鑼,另外兩個小學員分別打鼓及打鈸,不久「喳、噹、咚」聲不絕,發出獨特的節奏。另一邊廂,總教練李有昌指導學員翻王(即滾地)。空地上放了小板櫈,旁邊有軟墊。學員逐個踏上板櫈,然後輕輕翻落軟墊完成滾地動作。

 在一眾學員中,個子最小的是朱佫洺,只有4歲的他,在眾學生中最年幼,但翻王動作似模似樣,翻完後排隊再來,看起來樂此不疲。另外11歲的孿生姊妹李晞妍及晞彤動作利落,同時也很矚目,因為她們是學員中僅有的女孩,身份也特殊,是李有昌師傅的女兒。

 朱佫洺的父親朱緯豪說,兒子歲多兩歲就已很喜歡麒麟,現在已到了入迷着魔地步,疫情影響下兒子沒法來上課,當得知再有課時,自動自覺早早上床睡覺,早上醒來時,還催促他呢。

 有助強身健體學懂尊師

 雖然舞麒麟一向是男士天下,但李有昌十分開放,認為這傳統活動有助強身健體,訓練一個人的紀律、毅力,因此當2016年成立馬遊塘村國術麒麟會時,就讓兩女兒學舞麒麟。現時小麒麟隊成員除了李氏姊妹,還有家住秀茂坪的朱晁陞、住在鄰近村落茅湖仔村的阮庭熹,以及村中子侄李子維。

 8歲的朱晁陞是小麒麟隊成員中年紀最小,他4歲起開始學習,原來朱父與李有昌是好朋友,認為學舞麒麟可強身健體,亦懂尊師重道,小小年紀的晁陞也覺自己很尊重「爹哋」,舞麒麟則是很好玩的玩意,「牠是瑞獸,有動物神態,我是舞麒麟頭,會看一些片段,看怎樣舞得似樣」。11歲的阮庭熹主力打鈸及舞麒麟頭,6歲起學習;12歲的李子維主力打鼓及舞麒麟頭,學了5年,他們都覺得麒麟的樣子及姿勢都好有型,採青、拜神的動作,令人着迷。李氏姊妹嚷着說是爸爸常常播麒麟片給她們看,叫她們學習,結果一學5年,現時出外表演有人見到是女的,覺得特別又驚奇。原本性格內向的妹妹晞彤現在變得沒那麼怕羞,力氣不夠的她負責舞麒麟尾及打鑼。家姐晞妍舞麒麟頭,穩打穩紮的模樣有點小女俠風範,她也說舞麒麟很有型。

4.jpg

   小麒麟隊已多次出外表演,隊員愈來愈有自信心。

 李有昌說,女兒跟他學麒麟,他8歲時亦是跟爸爸學,但爸爸舞得「唔叻」,但就明確告訴他客家仔一定要識舞麒麟,因為一生中結婚最重要,要出動麒麟慶賀,若不懂舞麒麟,就幫不到村中兄弟姐妹。他最初見到麒麟害怕它會撞過來,但爸爸告訴他不用怕,要明白麒麟舞動時,是看不到周邊。此後生猛、紮紮跳的麒麟,深深吸引着客家仔李有昌。到9歲,他跟村中師傅劉兆光學習,但其時劉已年老,不久他隨一些大師兄學藝。小學畢業後他沒有繼續學習舞麒麟。

 馬遊塘村的麒麟舞其後一度衰落,在讀書、工作等等因素影響下,不但少人去學,更是無人去教,水準自然差。在節慶如天后誕,無人邀請麒麟隊表演獻瑞,情況最惡劣時,全村只有4個人懂舞麒麟,幾近荒廢地步。

5.jpg

   去年3月,有馬遊塘村民結婚,國術麒麟會出動迎接一對新人,其中小隊員也參與,並與新人大合照。

 舊有教學方式已不管用

 「我早有麒麟舞振興之心,新年要燒炮仗、舞麒麟遊村,結婚、天后誕都要出動,有村中兄弟叫我回來教,但我十五十六,一時拿不定主意」,當時李有昌的賽車事業發展順利,2009年更獲邀回國內教賽車,他在教麒麟與教賽車之間苦苦掙紮,最終還是自己家鄉馬遊塘村的事「行先」。不過回來教學初時並不如意,或許學習太辛苦,沒多久學生就全走光。他沒有氣餒,勤加練習(2007年已出外拜師),令技藝更精進。到2016年,在村中兄弟支持下,裝修村公所,撥出地方成立馬遊塘村國術麒麟會,此時他對如何吸引年輕一代學舞麒麟較有心得。

 「你不能用以前那一套,要做好這步才准做那步,有些小朋友這部分做得不好,但另一部分有天分,就讓他盡情發揮。我的教法是讓他們慢慢進入角色,來到時可以打下機,周圍玩一玩,然後大家去舞一舞麒麟頭,做些動作如拜神。」

 李有昌續說,瑞獸麒麟辟邪可保平安,大家亦靠它維繫感情,現在更推動承傳工作,所以他愛麒麟愛得不得了,未來希望再有多一支小麒麟隊,51歲的他說:「青出於藍呀,9歲、10歲就已出外公開表演,我要40幾歲呢!」(香港商報記者 鄭玉君)

   顶图:李有昌(左三)說小麒麟隊員青出於藍,右起:阮庭熹、李子維、李晞彤、李晞妍、朱晁陞(左二),最左邊小個子是朱佫洺,未來有潛質成為小麒麟隊一員。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轉載須註明出處。
掃碼瀏覽
分享